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再无徐家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再无徐家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没想到返虚境强者的势居然如此了得,洪震师兄弟两人落入阳炎的阵法中,顾首不顾尾,居然还能阻碍自己的金血攻击。

这越发坚定了他要击杀两人的决心。

身形紧随在万道金芒之后,手上的魔焰长剑再一次出现。

阵法外面的那些人在杨开冲进去的时候就愣住了,很快,他们就听到了洪震师兄弟两人的惨叫和怒骂声,旋即某一处传出剧烈的能量波动,一道人影忽然从里面激射出来。

飞出来的是杨开,身在半空中,几口淤血吐出,在夕阳的余辉下撒出耀眼的金光,他的脸色苍白至极,手上翻滚的魔焰长剑几乎快要熄灭了,一身圣元也及其不稳。

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胸膛似乎凹陷下去不少。

“杨开!”妩衣小脸一白,连忙冲上去将杨开接住,冲撞的力道让她退后了十几步,才勉强站住。

身形未稳,杨开又是一口金血喷出,这才冲妩衣摆了摆手,抓起一把丹药塞进嘴中,盘膝坐了下来,那凹陷下去的胸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过来。

现场寂静无声,只有被雾霭包裹的那一片范围内,传出洪震师兄弟二人抽着冷气的动静,这两人居然还没死!但他们到底如何,除了阳炎之外,没人看的到。

“谁还在动手!”一道人影落下,夹着一股让人畏惧的气势,席卷八方,所有被席卷到的人都不由打了个寒战,谢宏文的身体抖似筛糠,根本不敢说话。

“钱长老!”罗庆连忙上前,冲钱通抱拳施礼。

“恩。杨贤侄呢?”钱通落下来之后,第一个就询问杨开的情况,不过不等罗庆回答,他就发现了正在那边疗伤的杨开,神念一扫,立刻知道杨开受伤不轻,本就阴沉的老脸更阴森了,看起来就如一座火山马上要爆发的样子。

杨开背后有个虚级炼器师,影月殿的格林大师已经时日无多。若是不能在格林大师逝去之前找到合适的替代者,那以后影月殿的虚级秘宝就都得从别的势力购买的,若是损坏也得去找别的势力的虚级炼器师修补。

这不单单是一个虚级炼器师的问题,这关系到整个影月殿与其他势力打交道的本钱,虚级秘宝的命运若是被旁人抓在手上。影月殿就得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所以他在接到罗庆传讯的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找杨开的麻烦,自己明明已经把杨开的影像发了下去,居然还有人跟自己对着干,吃了熊心豹子胆?

现在看到杨开受伤,立刻便要上前。但他的脚步才动,马上又顿住了,目光惊颤地望着那阵法所在的位置,眼帘一缩。失声道:“大师级阵法?”

他的实力比洪震等人高,见识也广,一眼就看出这阵法不是普通人能够布置出来的,即便以他的神识修为。也没法看清楚里面的一切。

山洞那边,杨开身边有不少人。正警惕地盯着自己,钱通顿时明白他们对自己很有戒心,这个时候上去未必是好事,想到这里,他连忙喊道:“杨贤侄,老夫这里有一粒蔷薇丹,对疗伤有些许功效,若是不嫌弃,还请赶紧服下!”

这般说着,伸手将一个玉瓶抛了过去。

他明白杨开现在没办法回答自己的话,甚至没法做出什么回应,但他必须将自己的立场摆明,让杨开身边的那些人不要太紧张了。

果然,听了他的话,妩衣和阳炎等人紧张的神色都放松许多,妩衣伸手将玉瓶接了过来,还客气地说了一声:“谢谢前辈。”

她表现的宠辱不惊,神色平淡,实则心中已经翻起了惊涛骇浪。

蔷薇丹,圣王级上品丹药,主材料是圣王级上品血色蔷薇,材料不难找,但是极难炼制,一个虚级下品炼丹师炼制十炉蔷薇丹,能成功三成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种疗伤丹炼制的难度,丝毫不逊色于虚级下品丹。

这钱通怎么会对杨开这么好?两者之间又有什么关系?连蔷薇丹这样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如果不是自己亲自将杨开从星空中带回来,知道他来自外面的世界,妩衣肯定要怀疑杨开是影月殿哪位长老的儿子了。

正要将蔷薇丹取出来给杨开服下,耳畔边却响起了杨开虚弱的声音:“不用。”

他当然用不到钱通的丹药,刚才服下的疗伤丹都是他自己炼制的,档次虽然比蔷薇丹稍差,但以他的体质就算不服用丹药,也没有什么大碍,只要修养一段时间就会痊愈。

之所以服用丹药,是他也不确定钱通会站在什么立场,如果站到他的对立面,他就还得再战斗。

所幸的是,钱通一来就向自己示好,这让杨开对其好感大生,不管他对自己示好是什么目的,反正杨开没感觉到他的恶意就行了。

“怎么回事,仔细说来。”钱通的脸色又阴沉下来,一双眼睛在瑟瑟发抖的谢宏文身上打转,又看了看那阵法,这才冲罗庆淡淡地问道。

罗庆不敢隐瞒,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

听说谢宏文在得知自己下的命令之后,居然还敢要击杀杨开,钱通怒不可揭,一巴掌就扫了过去,众目睽睽之下,谢宏文直接被打飞,原地转了好几圈,才一头栽倒在地。

“钱长老……”谢宏文肝胆俱裂,一嘴的牙齿掉了好几颗,脸颊高高肿起,却不敢有丝毫怨言,只是可怜兮兮地喊了一声。

“若非你有个身为执事的父亲,今日你必死无疑!”钱通冷冷地望了他一眼。

谢宏文闻言,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