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太简单了(求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太简单了(求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阳炎阵法一开,杨开就知道徐家人完蛋了。

那氤氲的雾气笼罩着方圆千丈范围,虽然他的视线也有些受阻,甚至探查出去的神识也如落到了泥沼般阻塞不堪,但他最起码还能看到徐家人的身影。

可那十几个徐家的圣王三层境却个个脸色仓皇,神情茫然,明明自己就站在他们不远处,可他们却仿佛没发现一样,警惕惊恐地四下打量,有几个甚至如无头苍蝇般乱转,很快就来到了杨开身边。

“杨开,现在的阵法不具备杀敌的能力,想杀人,只能靠你自己动手。”阳炎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杨开咧嘴一笑:“明白了。”

话音落,一团漆黑的火云忽然呼啸而出,如咆哮的火龙般,朝离他最近的一个徐家长老覆盖过去。

那徐家长老还处于晕头转向的状态中,虽然警惕万分,但直到火云烧到他的面前,他才有所察觉,一身力量骤然爆发出来,凶猛地朝火云打去。

但他的圣元灌入火云中,却不能减弱火云的丝毫威力,反而有火上浇油的趋势,就火势不弱的火云更加凶猛了,如一条上古巨龙将他吞没。

“黑火……”那徐家长老临死前惊恐地吼叫起来。

他从那几个逃回徐家的武者口中得知,徐至深就是被这种漆黑的火焰烧死的,而且这种火焰的威力连百岳图都无法抵挡。

他的实力不如徐至深,也没有百岳图这样的强大秘宝,哪能挡的住?

下一刻,这徐家长老便成了一块焦炭,身上穿戴的圣王级中品宝甲根没起到一丝一毫的防护作用。

“五长老,发生什么事了?”就在这个长老身边三丈远的一个位置。有个中年人嘶吼起来,他明明听到了五长老的叫声,可等他询问的时候,五长老却没有回音了。

浓浓的不安从心头升起,一转身,忽然看到一个青年站在他的背后,冷笑连连地望着他,那笑容中满是讥讽和不屑。

“是你!”他一眼就认出了杨开,想都没想。立刻祭出自己的长鞭秘宝,甩出无数道鞭影,朝杨开笼罩过去。

杨开慢悠悠地往后退了一步,让这人感到惊骇万分的是,只是这一小步。杨开就忽然从他眼前消失了,那无数鞭影竟卷了个空,就好像对方从来没出现在那里一样。

全力的爆发,却没有打中目标,这中年人顿时感觉胸口气血翻滚,一口甜腥味蔓延上来,心知不好。自己被自己的攻击反噬了,不等他稳住心神,就忽然察觉脖子被一只大手卡住,那大手中涌出灼热的力量。心头只涌起一个惊骇的念头,身体便迅速燃烧起来,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毙命了。

杨开抛下手上的尸体,转头盯向另一个距离自己不远的徐家高手。闲庭信步地走了过去。

几息后,惨叫声再一次响起。

简单。太简单了!

虽然杨开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就算正面与一个圣王三层境战斗,也能迅速胜利,但肯定不会这么简单。那些陷入阵法中的人似乎看不到自己,自己只需要过去收割他们的性命就可以了。

这就是阵法的威力?当初九天圣地的阵法跟这个比起来简直就是渣啊。

阳炎到底什么来头?她年纪轻轻,怎么既是虚级炼器师,又是个阵法大师?

从来都只有旁人惊叹杨开的事,可这一次杨开是真的被阳炎给惊到了。而且据阳炎所说,这才只是一个防御的阵法,还没有布置完全,如果布置完全的话,那自己岂不是无需动手,徐家这些人也必死无疑?

这小妞不得了啊,除了胆子小一点,不懂战斗之外,其他的能力简直太逆天了。

阳炎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但是杨开也不会去刨根问底,等到哪一天她自己想说了,自然就会说出来。

覆盖了方圆千丈的阵法内,徐家高手的惨叫声连绵不绝,每一声惨叫都代表着一个人的死亡,杨开在那雾气弥漫的阵法中慢步行走,他所过之处,能阻挡视线和神识查探的雾气都会主动地分开,为他指引杀敌的方向。

杨开知道,这是阳炎在辅助他。

徐家家主徐至坤此刻哪还有之前的嚣张和目中无人,他的脸色苍白万分,挥舞着手上一根长棍,凶猛地朝四周轰击,五个徐家高手紧紧地围聚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但无论他们如何攻击,那些雾气都萦绕不散,始终包裹着他们。

这些雾气虽然没有任何危害,但徐家的这些人依然如受惊的兔子,每一声从旁边传来的惨叫声都让他们头皮发麻,让他们心惊胆战。

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能听到不少自家高手的呼唤吆喝,攻击四周的动静。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声音和动静逐渐地变少,然后消失不见。

跟随在徐至坤身边的一个长老不断地喊着一个又一个徐家高手的名字,却得不到哪怕一点回应。

“他们都死了……他们都死了……”那人脸色惨白,不停地喃喃道。

仅剩下的六人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浑身冰凉。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种等死的感觉!来了十几个圣王三层境,是徐家所有的精锐,是徐家最强的一批人,可就是这样的一批人,此刻居然死了一大半。

还活着的几个连敌人的手段都没弄清楚。

“我不要留在这里,我要离开!”那一直在说话的徐家高手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恐怖的折磨,一边挥动手上的砍刀,劈出一道道凌厉的刀气,拔脚就朝外冲去。

“刘供奉,不能走!”徐至坤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