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圣王境

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圣王境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不知道怎么说,家里的网络问题还没解决,只能上午在家码字,下午来网吧上传,更新晚了,见谅

******************

杨开的恐怖实在让海克家族的人忌惮无比,徐家的一个长老说杀就杀了,他们海克家族实力最强的,也就跟徐至深差不多,他若是要对付海克家族,谁能抵挡?

唯有将这种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文學吧wxba

巴青岩苦笑一声,缓缓摇头。

“长老……”那提议的中年人不解地望着他,不知道巴青岩在忌惮什么,虽然杨开刚才的表现让人震惊,但他此刻正在突破的关头,是下手的最好时机,错过这个时候,整个海克家族将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你看不到那穿着黑袍的女子刚才在他身边布置了阵法么?”巴青岩冷哼一声。

“阵法又有何惧?”中年人不以为意。

巴青岩冷笑起来:“刚才徐至深祭出百岳图,冲击的余波扩散到那女子面前,她和妩衣余锋三人纹丝不动,你说她布置的阵法有多高明?”

“啊!”中年人惊呼一声,他刚才只顾着观看杨开和徐至深的战斗,还真没注意到阳炎那边的情况,此刻一听巴青岩这么说,立刻朝阳炎等人望去,忍不住眼帘一缩,这才发现那边三人确实站在距离战场很近的位置,可三人此刻连衣服都光洁如新,没有沾上一点灰尘。

“她难道还是个精通阵法的高手?”中年人吃惊万分,喃喃道:“她不是个圣级炼器师么?”

“她就是上次家族要招揽,却没有成功的炼器师?”巴青岩忽然也记起了这件事,冲一旁喊了一声:“周福,上次是你来招揽她的?”

叫周福的男子一头汗水地走了过来。连忙应道:“是的长老,上次确实是我来招揽那女子的,但是那女子毫不客气地拒绝了,所以我……”

“所以你就没有再努力,白白地让家族错了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巴青岩恶狠狠地盯着他。

周福浑身战栗,苦着脸道:“长老恕罪,当时我也不知道她有这个本事啊,我只以为她是一位圣级炼器师而已,若是早知道的话。我……”

“无能!”巴青岩长叹一声。

一个圣级炼器师,海克家族可以不在乎,毕竟这种档次的炼器师家族也能培养的出来,但是能随手布置下挡住百岳图冲击阵法的人,家族就不能忽视了。

百岳图是虚级秘宝。就算那冲击的气劲没有直面她布置的阵法,可从现在她的状态来看,她布置的阵法也是极为高明的。

妩衣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人?一个男子以入圣三层境的修为击杀了徐至深,现在就要突破,另一个不但是圣级炼器师,还精通阵法。

巴青岩忽然有些后悔了,后悔刚才对妩衣的态度那般恶劣。他甚至想收回之前的话,让妩衣再次回到家族。

只要妩衣回到家族,说不定能通过妩衣招揽到那一男一女。

若是巴青岩知道阳炎是个虚级炼器师,恐怕就算让他给妩衣赔礼道歉。他也毫不迟疑。

杨开沉浸在那玄妙的感觉中,他之所以敢在这里突破,是因为根本没将海克家族的这些人放在眼中,他们若是识相。站在远处也就算了,若是敢来打扰。杨开不介意让他们长点记性,让他们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

阳炎在他身边布置阵法,海克家族那些人的蠢蠢欲动,他都看在眼中,不过他依然沉浸在那种玄妙的感觉中。

自身的经脉似乎鼓胀起来,逐渐变得酸疼难忍,身体犹如一个旋转的漩涡,产生了庞大的吸引力,四周的天地灵气正在缓缓朝这边聚集。

蓦然,经脉一疼,就浑身的血肉都蠕动起来,杨开闷哼一声,几乎叫了出来。

但是很快,那种疼痛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无尽的舒畅,整个人体内的经脉在刹那间变得比以前更凝厚结实,涌簇在身边的天地灵气齐齐朝身体中灌入,几乎不用吸收。

风云突变,龙穴山上方,灵气逼人,难以想象的灵气汇聚成了灵云,那天地威能成型,疯狂地加诸在杨开身上,犹如闪电般朝下劈落,将杨开所处之地方圆百丈,砸的千疮百孔。

“我们走远点!”阳炎小脸一白,赶紧跑开,再也不敢停留在原地,妩衣和余锋也紧随其后。

巴青岩张大了嘴巴,为眼前这疯狂骇人的一幕而感到震惊悚然,心头更是暗自庆幸,幸亏刚才自己没让族人冲上去落井下石。

要是真的这么做了,不用那个青年动手,单是他突破大境界产生的天地威能,便能将海克家族的这些人砸的灰飞湮灭。

其他的族人同样身躯颤抖。

可以说,这样的晋升动静,比刚才的那一场越阶战斗给他们带来的震撼还要大。

他们从来不知道,一个人晋升的时候,能让天地产生这样的变化,他如何能承受的了?

一时间,许多人心中甚至开始暗暗诅咒杨开陨落在晋升的过程中才好,和这样的人比较起来,他们简直自卑的无地自容。

轰隆隆的动静,简直要裂人心魂,整个龙穴山地动山摇,每一道天地威能的落下,都犹如一柄大锤砸中人的心脏,让人呼吸不畅,脸色发白。

单是观看,就让他们难以忍受,可那正在突破的青年却脸上洋溢着兴奋之情,敞开了身心疯狂地接受天地威能的洗礼。

伴随着天地威能的落下,他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越来越猛烈。

他就如一个上古神砥,傲然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