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百岳图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百岳图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尖枪旋转的力量引动了空气,一条睡倒的龙卷风忽然出现,横亘在杨开身后,气势惊人。

幽影魂丝汇聚成的尖枪速度奇快,眨眼的功夫便袭至杨开身前,让所有人感到惊诧的是,面对这样恐怖的一击,杨开居然没有要躲避的意思,他反而探出一只手,朝那尖枪抓了过去。

手掌上魔焰翻滚,杨开的神色也显得很凝重,明显用了全力。

刺……

刺耳的让人难受的声音响起,在杨开握住那尖枪的一瞬间,巨大的旋转力道就将他带的转动起来,速度快的不像话,就仿佛杨开正在被人甩动一般,而且他的身影也不断地在朝后退去。

有金色的血液从中飞溅出来。

但是很快,杨开后退的速度就变慢了,被甩动的看不到踪影的身子也逐渐稳定下来,最终稳定下来。

他的手掌上,除了翻滚的魔焰之外,还有一股焦糊的味道传出,明显已经受了些小伤。

但他却毫不在意,徐至深这个黑色的细线实在是有些防不胜防,而且怪异至极,连魔焰都焚烧不掉,不管它是什么,杨开都先将其废掉或者抢夺过来再说。

要不然他老是用这个东西来袭击,杨开还真没什么脾气。

杨开的身子才刚站稳,徐至深就如一只展翅的大鹏般飞窜到了他的头顶,在阳炎和妩衣的惊呼声中,狂暴的力量从徐至深的双掌上宣泄而下,形成了种种诡秘攻击,统统朝杨开轰击过来。

杨开一手握着那黑色的尖枪,神魂力量迸发,冲进那一道道丝线内部。焚灭徐至深留下的神识烙印,抹除他对这个东西的掌控,同时又是一记遮天手迎上。

轰轰轰……

天崩地裂般的动静传出,徐至深犹如断了线的纸鸢,仰面飞了回去,半空中呕出鲜血,脸色一下子再度苍白起来。

杨开同样倒退了十几步,迎敌的那一只胳膊甚至有一种短暂的无力感,心口处气血翻滚。一口金血喷涌。

但是他的状态明显要比徐至深好很多,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看了一眼在自己手上散落成无数道的丝线,直接丢进了空间戒里。

“你……你竟然能在瞬间抹除我的神魂烙印?”徐至深脸色大变,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不敢置信。身躯都颤抖起来,伸出一手遥指杨开,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哈哈哈!”杨开大笑,擦了擦嘴角边的血迹,傲然道:“老狗,我说那东西我要了,我便要了!”

猖狂!霸道!盛气凌人!

全场哗然。

众人这才想起。刚才杨开确实说出那样一句话,哪里晓得前后不过十个呼吸的功夫,他真的做到了。

一个入圣境的武者,居然从一个圣王境手上抢夺秘宝。而且还在一瞬间就抹除了那圣王境的神魂烙印,这该要多么强大的神魂力量?他怎么可能有这个能力?

“我操!”余锋忍不住骂了一声,两只眼珠子剧烈颤抖。

不但阳炎和妩衣看的目眩神驰,心中大为解气。就连海克家族那几个年纪不大,与妩衣同辈的年轻女子也目露异彩。望着杨开的目光几欲吃人。

她们忽然发现,自己以前见过的那些所谓的青年俊彦,与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根本没有可比性,那些人简直就是渣渣啊。

甚至连巴青岩,也是瞳孔紧缩,眸子深处涌出浓浓的惊骇。

徐至深是什么水准,他比谁都要清楚,单打独斗,他不一定是对手,但是这样一个人只打出两招就被那个青年抢走了秘宝,而且看起来还受伤不轻的样子。若是自己对上那个青年,结局会如何?

巴青岩忽然觉得脑袋有些疼,胸口发闷。

杨开笑的及其开心,倒不是因为抢了徐至深的秘宝,而是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的战斗力果然能与圣王三层境的人抗衡,虽然不可否认,徐至深在这个等级的武者中战斗力应该不算高,可毕竟境界摆在那。

而且,杨开也没出全力。

空间力量的奥秘,金血的力量,灭世魔眼……这一招招杀手锏,他都没有动用,他凭借的,只是自己身体中储藏的力量。

“长老!”徐家那几个圣王境武者眼见徐至深吃了亏,纷纷变色,惊呼起来。

徐至深一摆手,制止了他们上前,脸上一片狰狞疯狂的神色,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好好好,后生可畏,老夫没想到还有你这样的人,今日不杀你,老夫誓不为人!”

这般说着,忽然祭出一张古朴的画卷,那画卷上荡出厚重凝实的气势,画卷一出,所有人都感觉有些呼吸不畅,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头顶处。

“百岳图!”巴青岩明显认得这张画卷,脸色大变,厉喝道:“退!”

海克家族的人对他的话无条件的信任,自然紧随在他身后,立刻远退,而徐家那些人自然也知道深浅,同样转身就跑。

一见他们跑了,妩衣和余锋顿时不安起来,妩衣急道:“我们也退!”

“不用!”阳炎摆摆手,这般说着,小手上出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这些东西被她摆放在四周,将三人围绕起来,很快,她便布置好一切,轻松愉快地拍拍手道:“这个位置不错,正好看戏。”

妩衣望着她,有些无语了,不知道她到底是无知者无谓还是什么情况。

但是现在再退已经来不及了,百岳图被徐至深祭出之后,立刻从那画卷中冲出一座小山的虚影,那小山足有几十丈高,夹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朝杨开当头砸下。

难以想象的危机感自心底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