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败家的修炼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败家的修炼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心动归心动,杨开也不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问道:“你的空间法阵若是真的研究成功了,传送的距离有多远?”

阳炎嗤笑一声:“空间法阵就是为了突破距离的束缚,只要能精准的定位到两个点,距离不是问题。”

“没有距离限制?”杨开眼前一亮。

阳炎沉吟了下,严肃道:“理论上是这样,但实际如何还要仔细研究下才行……你给不给嘛。”

“给!”杨开大笑,豪爽地挥了挥手,反正这里的空灵晶这么多,怎么用也用不完,到时候自己那些亲朋好友过来,甚至还可以让阳炎给他们每人炼制一个空间戒。

“太谢谢你了,你真是个好人。”阳炎开心死了,恨不得扑过来亲杨开一口,立刻就跑到一旁采集起来,虽然她采集空灵晶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石傀,但是只有放进自己戒指里的东西才能算是自己的。

阳炎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

杨开倒没像她这么不堪,经历了最初的惊喜和振奋之后,心情慢慢平复,在一旁看着石傀啃噬空灵晶矿,看着一层又一层的杂质从它体内渗出来,然后又剥落,百看不厌。

这么多年的培养和等待,耗费了那么多珍惜的矿石,如今总算是有回报了,而且石傀的回报还如此惊人,找到的第一处矿脉便是空灵晶矿!

按阳炎的说法,它天生就对珍稀的矿石敏感异常,只要有它,以后别人找不到的珍稀矿石杨开就唾手可得。

可惜了,自己只有一块血精石,如果再有一块的话。另外一个石傀应该也能完全地活过来。

咔嚓嚓的声响不绝于耳,阳炎在那边采集的香汗淋淋,石傀也干的热火朝天,杨开就很闲。

半天后,阳炎气喘吁吁地跑到杨开身边,取出一块圣晶恢复起来,看她的样子,似乎还要再去开采。

“可惜了啊。”阳炎忽然说了一句。

“什么可惜?”杨开愕然。

“旁人只知道空灵晶是用来炼制空间戒,布置空间法阵的。其实它还有一个作用。”

“哦?你又知道些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东西?”杨开笑了起来,跟阳炎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这小妞每每能让人有惊艳之感,这无关于她的相貌,也无关她的身材。完全是她的真本事,所以杨开也没有小瞧她的意思。

“它还可以用来修炼。”阳炎摇晃着脑袋,“你不知道吧?很多人都不知道,恩,可以这么说,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空灵晶能用来修炼?”杨开怔住了,“它也能像圣晶一样。用来吸收增强力量么?”

“恩,但是我们不行,它只针对一种特殊的人——懂得空间力量的武者才能用它来修炼,增强自身对空间力量的理解。”阳炎自顾地说着。完全没注意到杨开的表情变得古怪,“空间力量很偏门,也很玄奥,不但入门难。想要精通更是难上加难,现在遗留下来的空间法阵。都是上古时期那些空间力量的修炼者弄出来的,空间戒的炼制,也是他们开发的,我们只是拾人牙慧罢了。我可以大胆地说,整个星域,懂得运用空间力量的武者,不会超过二十人,而这二十人中,能将这种力量用来对敌的只有寥寥几人,呃,你干什么呀?”

阳炎一扭头,赫然发现杨开居然手上握住了一块被石傀淬炼好的空灵晶,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不会是想吸收空灵晶的力量吧?不用试了,不懂空间力量的话,是没办法吸收的,但是如果懂空间力量,就能做到这一点,你知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在空间力量上的研究不深?一来他们不知道利用空灵晶修炼,二来是因为空灵晶的数量太少,根本无法给他们用来修炼,这种力量的修炼,完全就是烧钱,一般人可烧不起。”

说着说着,阳炎就闭上了嘴巴,眼珠子莜地瞪大,不可置信地盯着杨开手上的空灵晶。

她似乎发现有一股晦涩难明的能量,从这块空灵晶中溢出,然后被杨开吸收进了体内。

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不由地更加紧密关注起来。

确实有能量从空灵晶中流淌出来,宛若涓涓溪流,逝入杨开体内,这不是错觉!

“你……”阳炎芳心震骇。

“还真的可以啊?”杨开大为惊喜。

在空间力量的研究上,他一直借助于空间裂缝中的乱流,但是在那里面研究,不但危险,而且收获很少,自从悬空大陆上出来之后,他就没再这么做了,因为他发现对空间力量的掌握,已经陷入了一个瓶颈状态,再那样做也没有意义。

今日听了阳炎的一番话,忍不住试了一下,效果居然好的出奇。

空灵晶真的可以用来修炼,增强自己对空间力量的掌握。

“你懂空间力量?”阳炎再也忍不住,失声尖叫起来。

“不错,我就是你所说的那二十人当中的一个。”杨开嘿嘿轻笑。

“我的天,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啊?”阳炎花容变色,她从来没想到,自己居然能碰到一个这样的人,杨开精通空间力量,比她是虚级炼器师还要让人难以置信。

“彼此,咱们都是有秘密的人。”杨开轻轻点头:“恩,我要修炼一阵,你自己去开采空灵晶吧,采出来多少都是你的,到时候让石傀帮你精炼一下就行了。”

这般说着,杨开也不再理会阳炎,自顾地握着空灵晶修炼起来。

阳炎失神了好一会,才摇了摇头。

越和这个男人接触,她就越有些看不懂这人。

但是杨开这样对她不设防,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