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阳炎大师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阳炎大师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那魁梧大汉一边骂一边朝外走去,不大片刻便消失不见了。

“哎,那阳炎大师又找骂了。”大厅内有人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啊,连一件圣王级秘宝都炼制不好,还好意思吹嘘自己是虚级炼器师,世上的炼器师若都是如此,那我们的秘宝质量谁来保证?”

“是啊是啊,我听说前几天有人拿着自己用了几十年的秘宝来找阳炎大师,让他精炼一番,本是一件极好的圣王级上品秘宝,哪知道被精炼之后档次掉了一阶,变成了圣王级中品秘宝,那秘宝的主人哭的死去活来,可怜啊!”

“这有什么,我还听说有人求那阳炎大师炼制一件剑形秘宝,他偏偏给炼制成一柄厚重的砍刀……哎,不能满足我们武者要求的炼器师,怎么算是合格的炼器师?我看他的水平也有限的很,炼器阁怎么会聘用这么差劲的炼器师?”

“这与人家炼器阁无关,阳炎大师只是被聘用来的,所有去寻他炼器的人,炼器阁的伙计都会将实情相告,却依然有人上当受骗,只能说那些人愚蠢透顶,贪图那虚假的虚级炼器师的分量而已。”

“反正我宁愿等上几个月,也不会找那个人炼器的。”

……

种种言辞传入耳中,杨开的表情愈发古怪。

那伙计也在一旁叹息一声:“哎,阳炎大师真是够特立独行的。我们炼器阁已经警告他很多次了,他依然冥顽不灵。不知悔改,看样子过不了几天他就得离开了。”

“为什么?”杨开扭头望着他。

“他这么搞,对炼器阁的信誉也有一些损失,这里自然容不下他!”

“但是我看刚才那个大汉拿出来的大锤秘宝,质量很不错啊,而且也很符合他的体型和圣元属性,为什么他还不满意?”

伙计笑了一声:“那位壮士要炼制的不是大锤,是一柄大斧而已……”

杨开脸色一黑。立刻明白那大汉为何暴怒非常了,确实如刚才那些谈论之声所说,不能满足武者要求的炼器师实在不是个好的炼器师。

“客人你选好了没?”伙计又望着杨开问道。

“选好了。”杨开点点头,将那张纸递了回去,“就阳炎大师吧。”

伙计愣了一下,古怪道:“你确定?”

杨开笑了笑:“我要炼制的不是什么秘宝,只是一些很简单的东西。他就算再差劲也能炼制的出来。”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多说了,请这边来!”伙计不再劝阻,领着杨开朝那边的房间中走去,待到房间前才停下,示意杨开自己进去就可以了。临了还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声:“祝好运!”

杨开哑然失笑,迈步走进。

房间很大,占地足有方圆百丈,房间内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熔炉,熔炉后面似乎有个人影。盘膝坐在那里,应该就是所谓的阳炎大师了。

刚才那大汉的怒骂都没有影响他分毫。他的气息平稳,古井不波,只有均匀的呼吸声从那边传来。

杨开走到熔炉前的一个蒲团坐下,那熔炉后立刻传来了阳炎大师的声音:“要炼制什么东西?”

杨开一愣,不由自主地歪了下身子,从熔炉的侧面朝阳炎望去。

因为他发现,这个叫阳炎的炼器师居然是个女人!

而且声音甜糯悦耳,让人精神一震,他很想知道拥有这样甜美声音的女人长什么样子。

一看之下,杨开很失望。他只看到黑暗中一双明亮的眼睛朝自己望来,阳炎整个人都包裹在一个巨大的黑袍中,看不到五官,也看不到身材。

“每个人都这样,你们是来炼器的还是来看人的啊?”阳炎不满地嘀咕一声。

杨开神色讪讪,立刻明白恐怕每个来这里的人都跟自己一样好奇,不好意思道:“抱歉,是好奇了一些,我以为阳炎大师是个男人。”

“恩。”阳炎也不以为意,继续问道:“要炼制什么?”

杨开答道:“炼制几个简单的东西,并不是秘宝,我画给你看吧。”

这般说着,他拿起蒲团旁边早就准备好的纸笔,快速地画了几个奇形怪状的东西。

武者们在炼器的时候都会提出自己的要求,秘宝是什么模样都有着自己的构思,所以纸笔是肯定会准备好的。

画好了之后,杨开将之递了过去。

阳炎接过看了看,轻咦一声,似乎很是惊讶的样子,问道:“你要布置阵法?”

杨开愕然:“只从这东西的形状上,你就看出来了?”

阳炎嗤笑一声:“这有何难,你要炼制的这几个东西,除了布置阵法之外再无他用,我要是看不出来岂不是瞎子?你懂阵法么?”

“不太精通。”杨开老实摇头,他虽然有把握布置出一个阵法,但具体有多少效果就不敢保证了,或许效果很微妙也说不定。

“不懂就不要瞎摆弄,白白浪费钱财,炼制这几样东西需要的矿石和材料可值不少钱。”阳炎淡淡地说道。

杨开顿时不悦起来:“布置阵法是我的事,炼制东西是你的事,我会付给你酬劳的。”

他总算明白这个阳炎为何门可罗雀了,她似乎很喜欢插手干涉旁人的事情,这样的人注定不讨人喜欢。

出乎杨开意料的,这女人也没有反驳的意思,沉默了好一会才忽然道:“这样吧,我帮你炼制这几个东西,甚至可以帮你布置出一个很好的阵法,你付给我酬劳怎样?”

“你会布置阵法?”

“会?”

“不是骗人吧?”

“我骗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