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一百章 落脚地

第一千一百章 落脚地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幽暗星和其他的修炼之星有很大的不同,那就是地心牵引力的庞大。

以前杨开就发现了,体积越大的修炼之星,地心牵扯力就越大,似乎两者之间呈现出正比的关系,而幽暗星的地心牵引力则显得尤为猛烈,旁的修炼之星与这里根本无法比较。

在这种环境下修炼,能得到的好处绝对比在别的修炼之星要大。

而且这里的天地灵气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稀薄,与雨瀑星,水月星比较起来确实稍逊一筹,可杨开来自通玄大陆,这里跟通玄大陆比较,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他很满意这里。

在星域中闯荡了好几年,他觉得自己也该找个地方,暂时安稳一阵,好好修炼一番,只有实力足够强了,才能有确实的力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茫茫星域,他想找苏颜无异于大海捞针。

但是他从自己以前的道路中,看到了一个可行的方法。

那便是将自己的名号打响,让整个星域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存在,这样一来,不管苏颜身处何方,肯定都会主动来寻找,就不需要他跑来跑去,苦苦搜寻了。

当初在通玄大陆上,胡家姐妹胡娇儿胡媚儿正是因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才能寻找到九天圣地向自己求救的。

这个过程可能会很漫长,但比起自己如无头苍蝇般乱窜,可行性要高出很多,杨开准备花上十几年甚至几十上百年的时间来达成这个愿望。

他不在乎时间,因为即便时间再长,也磨灭不掉他和苏颜之间的感情。

小师姐也是,等到自己足够强大之后,便可以回到通玄大陆。将她们也带进星域中。

而幽暗星,便是他决意停留的一站。

在海克家族的庄园中转了一圈,百无聊赖,正在考虑要不要去那天运城看一看的时候,庄园内忽然升起一道星梭的光芒,急速朝外窜去。

杨开分明看到了妩衣的身影立在星梭上。

想了想,杨开御使星梭跟了上去,缀在妩衣身后几里处。

妩衣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似乎很委屈的样子。一路飞去,杨开还能听到嘤嘤的啜泣声,她飞的有些漫无目的,片刻后,落在了一座荒山上。独自坐在山头处,一袭绿衣,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将脑袋埋了起来。

杨开落到她身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便站在那里,等她缓过神。

妩衣的香肩轻颤着。似乎是察觉到有人靠近,抬头看了一眼,待发现是杨开之后便没再理会,反而哭的更大声了。

杨开头大如斗。

好一会功夫。她的哭泣声才渐渐止住,拿两只手擦拭着眼角,斜眼看着杨开道:“不许跟旁人说!”

杨开轻轻点头。

“太委屈了。”妩衣一边哽咽一边说道,“死了那么多人。才采到那些矿石,家族里那些人一句话。便送给了谢宏文那个混蛋,连一点像样的赏赐都没有!”

“小家族有小家族的悲哀,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吧?”

“为什么那些强大的人都喜欢欺负弱小?这世上就没有公平公道可言么?我若是站在高位上,绝对不会这样做。”妩衣愤愤不平地叫嚷起来,似乎是在宣泄自己心中的怒火,“他们就不知道这样会寒了人心?一旦人心没了,家族也就没了,他们怎么这么目光短浅?非得卑躬屈膝苟延残喘?”

“等你真的站在那个位置上,或许就能体会这种无奈了。”

“你站在哪一边的?”妩衣恨恨地瞪着杨开,有些恼火他不为自己说话。

杨开连忙举手:“好好好,你说,我闭嘴,只听。”

妩衣仿佛得到了鼓励般,红唇蠕动,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直把这些年受到的委屈和不公全部倾泻了出来,也不管杨开乐意不乐意听,家族的懦弱让她伤心,影月殿的强势让她无奈,自身的弱小让她悲哀,她似乎承受了很多的压力和折磨。

絮絮叨叨说了好半天,妩衣的情绪总算是缓和许多,唯独那双眼睛肿的像桃子。

她话锋一转,忽然冲杨开问道:“那金色长矛是不是你弄出来的?”

杨开果断摇头。

这女人果然还是有些怀疑,毕竟她对自己的那些手下知根知底,唯一不清楚的就是半路上捡回来的杨开了。

“真不是你?”妩衣好像有些不太相信,“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弱小?”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直觉是很可怕的。杨开笑了笑道:“我一个入圣三层境,就算有些隐藏的手段,又能强到哪去?”

妩衣怔怔地看着他,缓缓摇头:“我不清楚,我就感觉你这人不好惹。如果我跟你打的话,败的那个人可能是我,这是一种感觉,我很相信自己的感觉。”

“你太看的起我了。”杨开矢口否认,叉开话题道:“对了,我要跟你辞别。”

“辞别?”妩衣愕然,“你要到哪去?幽暗星上有你认识的人么?”

“没有,但是你别拉拢我,我不会加入你们家族的。”

妩衣笑了笑:“我们这个小家族想必你是看不上的,虽然你修为境界不高,但毕竟也是外面来的,见过大风大浪。恩,这样吧,你也别跟我辞别了,我不拉拢你就是,但是我们之间还有约定你可别忘记了。”

“我当然没忘记。”

“那就别走了。”妩衣款款起身,夸张地伸了个懒腰,口中发出猫叫般的呢喃,凹凸有致的身材展露无疑,她毫不介意杨开怪怪的眼神,跺了跺脚道:“这座荒山送给你怎样?”

“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