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淬体神池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淬体神池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听他们四人吵来吵去,杨开这才明白,所谓的雷鸾根就是一种十阶飞禽妖兽,数量及其稀少,它死后,血肉和内丹化作养分,让这棵禽木生长了出来。

禽木只有在那些实力非常强大的飞禽妖兽死亡的地方才会生成,几率也很小,一万只死亡的高等级飞禽妖兽,也不一定能滋生出一颗禽木,这需要天时地利,缺一不可。

而每一棵禽木的特性都不一样,完全取决于滋生出它们的飞禽妖兽是何种属性。

雷鸾是雷属性的妖兽,它死后滋生出来的禽木自然也是雷属性的。

尽管对纪平隐瞒了雷鸾存在一事众人有些愤愤不平,鬼彻更是放言出去之后找他算账,但这棵禽木的巨大价值却依然让所有人动心。

进了这个地方,除了杨开只收获了一些草药和微不足道的好处之外,其他人都赚的盆满钵满,如今又有一棵雷属性的禽木摆在眼前,而且还是十阶妖兽雷鸾死后滋生出的禽木,巨大的喜悦和兴奋让他们也没功夫去寻纪平的晦气。

纷纷动手开挖,将四周的土地拨开。

纪平眼中一缕隐蔽的寒光闪过,杨开撇过脑袋,佯装没发现,也在一旁帮忙。

不大一会功夫,原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坑内有一只体长上百丈的巨大骨架,从骨架上来看,确实是一只飞禽妖兽无疑,但是它的血肉早已消失不见,内丹也不知所踪,就连那骨头也腐朽了,伸手一碰就变成齑粉。

十阶妖兽雷鸾的所有能量,都已经转移到了那棵禽木上。

鬼彻运转圣元。守护周身,小心翼翼地将那一人高的禽木从原地拔了出来,连根茎都不敢损伤。

眼看着他又要将这等宝贝放进自己的空间戒中,其他三人立刻不干了,纷纷嚷了起来。

鬼彻置之不理,强硬地将那禽木收为己有,虽然口口声声言明等出去了再分配,但任谁都看的出来,他想独吞这棵禽木。

原欢喜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怪异。杨开置身事外,暗暗猜测若非有更大的好处在等待他们,另外三人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冲鬼彻下手。

不过最终的目的地就在不远处,他们只能按捺住心头的愤怒,等收取最后的好处之后再做打算。

队伍的气氛很是诡谲。杨开一声不吭的跟在最后面,很不起眼。

越往前走,越是荒凉。

似乎从那赤尾紫甲蝎所在的区域开始,大地就变得荒芜起来,应该生机澎湃的土地不知道为什么会变得寸草不生,甚至就连天地灵气也逐渐消失殆尽。

这一日,正在行走间。众人忽然感觉到前方有一股诡异的能量波动传来,与此同时,每个人体内的鲜血都不受控制的鼓动起来,让一行五人全都面色涨红。血液的蕴动让人变得亢奋,暴戾,每个人的眼珠子都渐渐变红,呼吸粗重。

“找到了!”纪平怔了一下。毫不犹豫地御使星梭,循着那能量传来的源头飞了过去。其他几人见状也不甘示弱,紧随其后。

那种诡异的能量波动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能鼓动鲜血的流动,杨开甚至听到了胸腔内传来剧烈的心跳声。

这种情况很不正常,杨开顿时警惕。

须臾间,几人全都窜到了一个凹坑的上空,在那凹坑内,装满了艳红的液体,看上去宛若鲜血般浓稠,那些液体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粼粼波光,让这偌大一片范围看上去既诡异又美丽。

“淬体神池?”鬼彻扭头望向纪平。

纪平重重地点头,眼中满是喜悦之色。

“如何使用?”甘基急急地发问,他们一路艰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就是为了寻找这个池子,如今到了近前,他自然迫不及待地想要淬炼自己的身躯,让自己的肉身变得更加坚固。

这才是一个武者的根,路上得到的种种好处根无法与这种从根上的提升比较。

“没有讲究。”纪平哈哈大笑着,头一个朝那血红色的池子中落去,池水四溅,纪平只浮出一个脑袋,闷哼一声,似乎在承受着什么痛楚。

但是很快,那种痛楚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无尽的喜悦,面上一片之色,肉身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滋润,圣王两层境的气场不由自主地轰然扩散。

任谁都能察觉到他的气血之力在迅速提升。

鬼彻甘基和骆瑶等人来还有些警惕,生怕纪平在这最后关头隐瞒了什么,但亲眼看到他就这么肆无忌惮地跳了下去,也不再犹豫,惟恐好处被纪平一个人得了去,纷纷朝那所谓的淬体神池中落去。

池子并不算太大,约莫只有方圆三十丈左右,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蕴藏了何种玄妙,反正三人一进入其中,便齐齐露出欣喜的表情。

杨开站在原地没动弹,纪平睁开眼帘瞅了他一眼,嚷道:“小子,你到最边缘去,这中间的位置你承受不住的。”

“我也可以进来?”杨开露出讶然之色。

纪平大笑着:“来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了,老实合作,自然有你的好处,我说话当然算话。”

杨开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太想贸然下去,但也知道自己推脱不得,只能依着纪平所言,落到了池水的最边缘。

莜一进入池中,杨开的脸色就变了。

四面八方,一股股凶猛的压力轰击过来,让他浑身剧痛,似乎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重创般,脸色骤然苍白。

不过下一刻,这种痛楚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无尽的舒畅。

一股股莫名的力量,从池水中溢出,渗入自己的身躯,在那力量的作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