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似乎很开心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似乎很开心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在得知被派出去的那三人的死讯之后,雪月什么都没说,只是站了起来,朝自己的房间中走去。

“雪大人!”哈力卡上前一步,低喝一声。

雪月顿住步伐,回过头来冷冷地望着他。

哈力卡竟不由地生出一种惊恐的感觉,望着那美眸星辰的眸子,咕咚吞咽着口水。

不知道为什么,他从那双眸子中看到了雪月三少爷的影子。

哈力卡身为雨瀑星分会的负责人,自然见过雪月三少爷,也领教过那位少爷的手段,他对这种眼神太熟悉了,分明就是雪月三少爷动怒时的模样。

也没心思去想为何两个性别不同的人会有相同的眼神,哈力卡沉声道:“雪大人,黑鹰等人是杨小兄弟杀的?”

“是!”雪月轻轻点头。

哈力卡,林沐风和那中年妇人勃然变色。

“怎么可能?杨小兄弟只有入圣三层境的修为,就算他能越阶作战,顶多也不过能对付一个人,三人联手,他怎会是对手?”林沐风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雪月的话。

那是三个圣王境的武者,不是三个入圣境,这种事太匪夷所思了。

“那你觉得他们怎么死的?”雪月淡淡地望着林沐风,后者不知该如何回答。

哈力卡倒是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询问:“雪大人,为什么你听到那黑影等人的死讯之后,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我有么?”雪月神色依旧淡漠。

哈力卡摇了摇头,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黑影等人会死,也是他们实力不够,怨不得旁人,想了想,哈力卡问道:“雪大人,那杨开是你的护卫。但却杀了我分会三个人,这要如何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他已经不是我的护卫了,恩,以后见到他,给我活抓过来,我要他尝尽人间酷刑!”雪月吩咐一句,声音森寒如九幽炼狱中刮起的寒风。背负着小手慢慢地走了。

留下大殿内三人面面相觑。

“雪大人似乎放下了什么心事。”那中年妇人若有所思。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前些日子两人还好的一塌糊涂,转眼间便成了仇人?”哈力卡一脸的迷茫。

“年轻人的事……哎,我们就少掺和吧,雪大人既然这么吩咐,那我们照做就是。不过可惜了啊,那小子居然有这样恐怖的实力,若是早点看出来,怎么也要把他留下来好好栽培一番。”

哈力卡也猛点头,觉得实在太可惜了。一个入圣三层境的武者能击杀掉三个圣王境,这份资质,这等实力。在整个星域内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以后再见面,也只能遵从雪大人的吩咐将其活抓。

……

广袤星域,无边无际,星空中繁星闪烁,犹如一只只会说话的美眸,眨动不休。

杨开已在星域中流浪了半年时间。

自离开雨瀑星之后,他就在朝另外一个修炼之星所在的位置前进,识海上空点缀的星图。给他提供了很多便捷,最起码,他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也不会在星空中迷路。

换做其他人,御使星梭在星空中飞行半年之久,恐怕早就迷失方向了。

但是掌握了星图的杨开却不虞有这方面的担忧。

修炼之星与修炼之星间的距离长短不定,有的距离短。御使星梭一两个月便能抵达,有的距离很长,就算依靠战舰,也得航行好几年时间才行。

杨开的目标就比较远。虽然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按照他的估算,也依然还要再有三个月时间才能抵达。

这就是穷人的悲哀了,没能力购买战舰,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去开启战舰,只依靠星梭在星空中飞行就是很消耗时间。

好在杨开并没有浪费这些日子。

天灵鬼兰无时无刻都在帮杨开汲取天地灵气,星空中的天地灵气很少,微薄的一塌糊涂,天灵鬼兰也发挥不出多大的作用。

杨开这段时间一直在依靠上品圣晶恢复自身的消耗和修炼。

一边修炼,一边钻研炼丹术,从宗老那里得来的书籍已经被他翻了好几遍,各种灵草灵药的档次,药效,名字和生活特性都已经牢牢地记在心中,宗傲自己钻研出来的灵阵图也被杨开吃透。

钻研完这些,杨开又开始钻研空间之秘。

与那三个圣王境武者一战,让他发现了空间力量的妙用。

空间的力量附加在神识念丝上,可以让念丝突破空间的束缚,呈现跳跃式的前进,能探测到更远更秘密的地方,也很难被人察觉,即便被察觉,旁人想要顺藤摸瓜反侦查杨开的位置也不可能。

这些事杨开早就已经明白。

如今,他又明白了,空间的力量可以加持在自己的圣元攻击上。

那一战中,九天神技就是依靠了空间之秘,才能突破空间的束缚,发起诡异的攻击,让敌人无从防备。

这个无意间的发现,让他的战斗力直线飙升。

在入圣两层境的时候,在那水月星上,与一个圣王一层境武者大战就筋疲力尽,可如今,击杀了三个同等级的武者也游刃有余。

这便是对空间力量灵活运用的好处。

他食髓知味,自然愈发卖力地钻研起来。

一路行来,他领悟了很多奥秘,以前晦涩难明的地方如今一朝豁然开朗,他兴致勃勃地淬炼自己对空间力量的理解。

自进入星域以来,他碰到了太多厉害的强者,那些真正拥有大神通者也见过许多,他察觉到了自己与那些人的巨大差距。

想要在一个地方扎根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