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我是有原则的男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我是有原则的男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就在几个侍卫一脸和煦笑容拦着杨开,让他体谅下兄弟们的责任的时候,雪月悦耳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让他进来吧!”

几个侍卫一听,如梦大赦,纷纷撤离,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投以鼓励的眼神。

杨开懒得搭理他们,冷着脸推开了房门,迈步走进。

房间没有什么变化,还是老样子,雪月倒是忧愁了许多,那美眸里甚至有一丝幽怨的表情,她也没避开杨开愤怒的目光,就这么看着他,面含微笑道:“坐下说吧。”

见她这幅样子,杨开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

女人就是讨厌啊!

明明实力比自己高出老大一截,真要打起来自己也绝对不是她的对手,她能随意地将自己搓捏揉拉,偏偏此刻她就能依靠一副表情就能营造出弱势的感觉来。

就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杨开端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水,轻轻地抿了一口,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雪月的一根芊芊玉指就竖在了杨开的嘴唇上。

手指冰凉,指尖却有一股淡淡的幽香。

“你先别说,给你看样东西。”雪月轻启朱唇,语气从未有过的柔和。

“什么?”杨开大为警惕,上下扫了她一眼说:“如果是你的身子就免了,你身上每一个部位我都已经印在了脑海中,闭着眼睛都能想起来。”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雪月又羞又怒,“你以为我是那种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也要把你留下的女人么?”

“那你要我看什么?”杨开一听不是,顿时放松了许多。

雪月白了他一眼,伸手将一张文书般的东西递给了他。

杨开狐疑地接过,一边喝茶一边仔细浏览。

片刻后,他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呵呵干笑:“雪月,你这条件开的也太好了吧?给你担当护卫。每一年十万上品圣晶,还有方圆五百里的一块领地?”

“是啊,我的护卫都有这些好处,只是每个人的待遇不一样罢了。”雪月姿态从容地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看似气定神闲,但那轻轻颤抖的尾指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紧张。

如果说以前她对杨开有亲切感。甚至不厌恶他与自己亲昵是因为灵魂锁链的缘故,那么现在她就敢肯定,那种亲切感就算没了灵魂锁链,也已经扎根到了自己的神魂深处。

当习惯成了自然,想要改变就不容易了。

更何况,自己的识海都已经被他入侵。所有的秘密全部暴露,比起赤条条地站在他面前,任他审视还要让人羞涩。

雪月发自内心地希望杨开能够留下来,尽管她知道杨开迫不及待地要远离她。

她一边装模作样地品着茶水,一边悄悄观察杨开的反应,想看看他对哪一条动心。

让他失望的时候,杨开似乎就没有动心的痕迹。只是啧啧称奇地评论着那文书上条条款款。

“我有二十个美婢?”杨开抬头看了雪月一眼,“我不是护卫么?还可以拥有美婢?”

“有什么稀奇的?一般人的护卫自然是个下人,没资格拥有这些,我雪月的护卫还没资格么?”雪月浅笑吟吟,她从杨开的眼中看出了一丝神往,连忙添油加醋道:“我可以做主给你挑选最出色的女子,你可能不知道,我恒罗商会也经营奴隶生意。许多破产或者被灭门的大家族小家族的千金小姐在商会里也是待价而沽的货物,她们都有良好的教育,本身资质和实力也不差,就我知道的,实力最强的一个都已经到了圣王境,你想要大家闺秀就大家闺秀,你想要小家碧玉就小家碧玉!”

一边添油加醋给杨开描述种种美好一边暗骂流氓色痞。自己给开出那么多优厚的待遇条件,他都无动于衷,偏偏对这一条感兴趣,雪月恨不得伸出双手把他掐死。

不过男人嘛……

雪月内心无奈叹息。

“这个好。这个好!”杨开一阵猛点头,他早就对那些美婢什么的极为向往了,当年在通玄大陆的时候熟人太多,不好意思胡来,如今到了星域天高地远的,自己干什么都无所谓。

而且自从与小师姐成了好事之后,杨开发现自己对男女之道就有些放纵了,也不排斥和陌生的女子玩玩暧昧什么的。

上次在神荼的行宫内,更是放浪了一回,至今还回味无穷。

“你也觉得好啊?”雪月依旧浅笑嫣然,银牙暗咬,柔声道:“觉得好,就按个手印吧,按下手印,你就是我雪月的人了,从今以后受我庇护,若是受了谁的欺负,就报上我的名字,保证你能在星域里横着走。”

“我又不是螃蟹。”杨开笑呵呵地将那文书放回桌子上。

雪月直直地望着他,美眸一霎不霎。

杨开叹了口气,有些不想去与她对视,开口道:“何必呢?你也知道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你拿出一张卖身契算什么意思?”

“谁说是卖身契了。”雪月柳眉倒竖,“上面不是写了么,五年一签约,五年之后你若是不满意可以再商量啊,我只想你多点时间考虑而已。”

“我签了之后,一辈子就别想走了,雪月,我们把灵魂锁链解开吧,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杨开语重心长。

雪月一听这狠心的话,顿时有些珠泪盈盈,却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微昂着颈脖。

神奇无比的,那泪水居然很快不见了踪影,似乎重新回到了她的泪腺中。

她咬着牙道:“我不管,你摸也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