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神识侵入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神识侵入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宗傲有一句话说对了,此地不宜久留,水月星那边恐怕还不知道雪月的生死,这边的消息一通知过去,等到那边来人的话,就不好解释了。

雪月也不想将自己最大的秘密暴露出去。

得赶紧让她恢复过来,解除了灵魂锁链,然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一连休息了半个月,期间杨开受到了及其丰厚的待遇,每日里山珍海味,美酒佳肴,珍稀的灵果当饭后茶点,好不容易才将损失的气血之力恢复过来,摆脱了那种无尽的虚弱感。

他暗暗决定,以后除非逼不得已,再也不去炼制丹云了。

若是炼丹的时候运气好,丹药自己生成丹云倒也无话可说,如之前那样凭借自己努力让丹云出现实在太消耗精力,太得不偿失。

宗傲山谷处的宫殿已经建好,哈力卡派出去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十几个人建一座宫殿还是小意思的。

但是宗傲并没有回去,因为那山谷处的天地灵气依然稀薄,恐怕还恢复一阵子才能达到雨瀑星的平均水准。

他炼制出一枚生有丹云的离火丹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雨瀑星上各路炼丹大家纷纷上门来拜,都是同行,宗傲又不好摆什么脸色,每日里倍受煎熬地承受那些人的恭维和折磨,一刻不得闲。

每每看到这一幕,杨开就暗自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是明智的。

若是炼制丹云的名头和功劳按在自己身上,万万不可能出现这样和谐的一幕,那一个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老妪只会百般刁难自己,验证自己的本事和手段,最后闹的不欢而散。

他们绝不会承认自己的能力比杨开差的,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侮辱。

房间中。杨开盘膝坐在床上,将昏迷中的雪月扶起,让她坐在自己对面。

凝视着那妖娆绝美的脸蛋,杨开实在有些不想将她唤醒。

沉睡中的雪月才是最好相处的,任凭自己摆布,也不会有任何反抗和怨言,一旦她苏醒,带来的只能是无穷的麻烦和危险。

杨开却不得不唤醒她,解除灵魂锁链是必须要两个人都同意才行。如今雪月的神魂灵体不见踪影,没有她的回应,杨开根本无法解除那一道束缚。

神识力量轰然迸发,无声无息地潜入雪月的识海之中。

下一刻,杨开的神魂灵体便在那识海上空显化出来。

杨开不是头一次进入雪月的识海。上一次为了查探她的伤势也来过一次,不过那个时候并没有仔细地窥探。

无论什么时候,查探一个人识海的情况都是武者的大忌,这是只有最亲密的人才会做出的事情,识海内蕴藏着一个人一生的经历和秘密,观看识海内的秘密,比扒光别人的衣服还要严重。这是最恶劣的凌辱。

上一次杨开还谨守本分,不愿意去太深入地刺探雪月的秘密,因为他不想与这女人有太多的纠缠。

但是这一次,他再不愿意也得去做。

海风徐徐。海面平静,雪月的识海内只有一片汪洋,再无他物,不像自己的识海五彩缤纷。绚烂多姿。

这女人的生活一定很无趣,识海内的情况是一个人内心的反馈。从一个人识海的状态就可以看出这个人的性格如何。

雪月身为女子,却被艾欧当成男人来养,时刻都要摆出雪月三少爷的威风和派头,她可能早已厌倦了这种生活,却不得不强撑下去。

“不是我想窥探你的秘密,只是不这么做就我没法唤醒你,以后不要找我麻烦就好。”杨开轻轻地嘀咕一句,神魂灵体俯冲之下,遁入到了雪月的识海中。

温暖的海水将杨开全身包裹,如一只只无骨的小手抚遍他的全身,给予他难以想象的刺激和舒爽。

杨开险些在一瞬间迷失。

神魂的交融是很可怕的,在这个过程中,男女双方都能享受到比肉身交合猛烈千百倍的愉悦,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那种快乐就如最危险的泥沼,一旦陷入其中,便很难拔出来。

好在杨开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以前去冰宗找苏颜的时候,就与她神魂交融过一次,应付这种事还算有些经验。

努力克制神魂的颤抖,抵御来自心灵深处的欲望,杨开不断地呼唤自己的本心,用最初的目的来告诫自己,此刻不是贪图享乐的时候。

渐渐地,那种欢愉无形地减弱了很多,他重新掌控了对自身神魂灵体的控制,这让他心头稍安。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情况,让杨开想到了强*奸这两个字眼。

雪月的神魂灵体不知所踪,显然是没有任何感觉的,也无法反抗杨开神识的入侵,这不是强*奸是什么?而且是最恶毒的迷*奸!

跟一个没有感觉的女人神魂交融,与跟木头没有区别,一念至此,杨开顿时意兴阑珊,那种欲望和悸动一下就平息了。

这种事唱独角戏最是无聊,只有那些心理扭曲变态的人才会干。

杨开的神魂灵体散开,分散到了那汪洋之中。

识海内,一个个气泡悬浮在海水中,那每一个气泡都中封印着雪月的一段过往,是她记忆的一部分。

杨开仔细查探着这些气泡中隐藏的信息。

他看到了许许多多的画面……

一个婴儿哇哇坠地,产妇浑身虚弱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听到婴儿的哭泣,却绽放出世间最美的笑容,等候在外的魁梧男子大步迈入,颤抖着双手将那婴儿捧起,不顾婴儿身上的污渍,拿自己的脸亲昵地贴了上去,亲吻着婴儿的额头,绽放出父爱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