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七十章 大不了老夫拜你为

第一千零七十章 大不了老夫拜你为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炼丹房内,杨开挥汗如雨,一枚又一枚丹药自他手上诞生,宗傲的双眸瞪大,一瞬不依地盯着杨开。

日落西山,今日的炼丹告一段落,杨开将最后一枚丹药收起,看都没看一眼,便放进了玉瓶中,保持着盘膝坐地的姿态,摸出一枚丹药服下,恢复消耗的神识力量。

宗傲健步如飞,直接来到那玉瓶前,抓起玉瓶,将今日炼制出来的十颗丹药从玉瓶中倒出,仔细地查探。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片刻后,宗傲失魂落魄地自语起来,脸上全是不敢相信的神色,似乎那十枚丹药给了他极大的冲击,让他坚持了百年的理念都摇摇欲坠。

他的脸色骤然有些苍白,怔怔地望着杨开,旋即苦笑起来,宛若被抽干了自己一身的力气,他瘫软在地上。

十枚丹药,其中有三枚是生有丹纹的!

这种几率,简直超出了宗傲的想象。

他是一代炼丹大师,苦思了几十年,终于想出以量取胜的炼丹方法,来到雨瀑星,以恒罗商会供给的药材为基础,近百年来一直费劲心思地炼丹,每一次都是同时炼制几十枚丹药。

绕是如此,只有在运气极好的时候,才会同时诞生三枚生有丹纹的丹药,有时候运气不济甚至还一颗都没有。

但是在那小子却展现出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一颗颗地炼制下来,炼制出来的丹药居然有三成都有丹纹。

这种情况不是一天两天了,近一个月来都是如此!

他每天定量炼制十枚,不多也不少,偏偏这十数之中每天都有两三颗丹药诞生了丹纹!

这给宗傲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和打击。

从杨开开始炼制离火丹到现在,已经有两个月了。头一次月,他炼制出三百枚普通的离火丹,宗傲还狠狠地嘲笑了他一番,认为他连丹纹都炼制不出,更不要说丹云了。

但是从第二个月开始,这小子就接连不断地用事实来轰击宗傲的骄傲。

第二个月的头一天,杨开炼制出两枚生有丹纹的离火丹,宗傲还只当他是运气使然,略微地称赞一番。神态不屑,他运气好的时候,也能做到这一点。

第二个月的第二天,情况还是如此,宗傲的不屑便消失了。

第三天。依然是这样,宗傲有些坐不住了。

直到今日,他几乎要疯了。

百年来的坚持和理念,被杨开每日炼制出来的丹药轰击的粉身碎骨,满身的骄傲荡然无存。

如果丹纹是这么容易生成的,那自己这一百年来都在干什么?

费劲心思,锻炼出一手独一无二的以量取胜的炼丹手法。在这一枚枚生有丹纹的离火丹面前是如此的幼稚可笑。

握着那个还有些温热的玉瓶,宗傲双手颤抖,也不顾杨开正在恢复的当口,大步来到他的面前。急急道:“小子,跟老夫说说,这其中有什么门道是老夫不知道的,为什么你能炼制出这么多丹纹?”

杨开缓缓睁眼。正见到宗傲一双赤红的眼珠子,那双眼里满是血丝。一看就是没休息好的缘故。

宗傲这段时间一直在苦思冥想,却始终想不明白杨开到底做了些什么,能让丹纹诞生出来,把自己的两只眼都想红了——或许还有些嫉妒的缘故。

“没什么门道,运气而已。”

杨开话才说完就被宗傲鄙夷了一眼:“老夫不是傻子,这与运气有关无关我还看不出来么?小子不要敝帚自珍了,赶紧坦率招来,老夫给你好处便是。”

他恨不得侵入到杨开的识海中,窥探他的意识。

杨开摇了摇头:“宗老,你也知道每个流派都会将自己的炼丹技艺视为珍宝,轻易不得外传……”

“臭小子,你以前不是在老夫的药田里窥探过老夫的灵阵?又在老夫的书房里翻阅了众多典籍?老夫何曾说过一句?”宗傲不禁有些吹胡子瞪眼。

“宗老这话说差了,提携晚辈就是宗老的分,而且我看到的那些,都是旁支小节,算不得什么,但是我这炼制丹纹的法子就不一样了,这是我这一脉的核心机密啊,怎能与那些灵阵相提并论?”

“老夫不管,你今日要是不说,老夫就掀了你的头盖骨,炼出你的神魂!”

不要脸,居然耍无赖!

杨开心中万分鄙视。

但他也知道,宗傲只是嘴上说说罢了。以宗傲的身份和实力,如果真要逼迫自己告诉他这些,根没必要这般大费周章,他只需直接动手就行了。

他现在这般耍无赖,显然也是没法子的法子,他对炼制丹纹的手法极其眼红,已经眼红到不顾身份的程度了。

“大不了……老夫拜你为师便是!”宗傲哼了哼,一脸铿锵,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杨开愕然地望着他,有些没想到他连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说出来了,心中大为佩服。

依然摇头:“宗老,不是晚辈不开方便之门,只是这法子旁人学不来啊。”

当初在九天圣地,教通玄大陆的那些炼丹大师用这种办法炼制丹纹呢,他们虽然有些收获,但远远达不到杨开的水准,直到最后夏凝裳过来,才能与杨开一较高下。

归根结底,还是神识之火的妙用。

“学不学的来,老夫自会努力,用不着你操心!”宗傲的脸色逐渐狰狞起来,为了弄明白其中的奥秘,他这张脸皮已经不值一。

杨开无奈,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沉吟了下道:“宗老,我们交换如何?”

“交换什么?老夫还有什么是你能看的上眼的?”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