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打赌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打赌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哪一株药材能生长这么长时间?万年期间,天灾,沧海桑田,任何一些突发的情况都能让草药消失在这天地间,可以说这样的药材根不可能找到。

倒是其他的珍贵药材,虽然价值极高,却不难寻觅,恒罗商会以商为主,只要将事情拜托给哈力卡等人,杨开相信其他的药材很快就可以收集到。

一株万年药龄的还魂聚魄花让杨开顷刻间束手无策!

“女人嘛,天底下多的是,我看你小子年纪轻轻,日后还有大把光阴好活,总会遇到一些出色的女子,有时候该放下就得放下……恩,放下也是一种幸福啊。”宗傲唏嘘感慨,似乎心有所触。

“我必须救活她!”杨开摇了摇头,神色坚定,“前辈,就没有别的方法能化解她的危难了么?”

宗傲深深地看着他,面色也渐渐凝重,好一会才道:“还有一种丹药应该也可以,而且这丹药需要的材料不难寻找,丹药身的档次也不算太高。”

杨开眼前一亮,期待至极地低喝:“还请前辈指点迷津!”

“罢了,看你小子一片痴情的份上,老夫就再指点你一番。”宗傲叹了口气,悠然道:“不过我还是劝你不要报太大的希望。”

“前辈请讲。”

“离火丹!”宗傲从口中吐出几个字来。

“离火丹?”杨开眉头一皱,快速思索起来,片刻后,目光讶然:“圣王级下品离火丹?”

“不错,离火丹确实是圣王级下品丹药!”宗傲轻轻颔首。

杨开一脸疑惑:“前辈,晚辈有些不明白。离火丹的档次并不算高,怎能解除我家大人之危?”

他确实不太明白,宗傲给出的第一个法子是要炼制虚王级的丹药,第二个法子居然是圣王级的丹药,两者之间的差距简直如云泥之别。

宗傲嘿嘿怪笑,咧嘴道:“你以为是普通的离火丹?老夫所指的是生有丹云的离火丹!”

杨开轰然一震,心头恍然大悟。

“你既然也算是炼丹师,应该知道一枚丹药生出丹纹,丹云之后。药效会呈几何式的增长,这也是为什么生有丹纹和丹云的丹药价值要高很多的原因。圣王级下品离火丹,若是生出丹纹的话,那它的药效差不多等同于圣王级上品了,若是生出丹云。就算不如虚王级丹药,也相差不远了。”

“我明白了。”杨开双眸中神光熠熠,瞬间恢复了精神。

宗傲将他的表情看在眼中,冷笑一声:“但是生有丹云的离火丹岂是这么容易炼制的?这可能比你寻找一株万年药龄的还魂聚魄花还要艰难,老夫还是那句话,小子你趁早放弃的好,不要做这些无用功了。”

他说这些倒不是打击杨开的积极性。只是客观地评价事实。

就算是让恒罗星域中那几位最顶尖的炼丹师来炼制离火丹,也不一定能够炼制出丹云来。

杨开咧嘴一笑:“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能不能行的通?”

宗傲连忙表态:“小子你可别打老夫的主意,我是不可能帮你炼制离火丹的,老夫跟你没交情。也还没这么大的事能够确保炼制出一颗生有丹云的圣王级丹药。”

“我没想请前辈炼制。”杨开轻轻地笑了笑。

“哦?你心中已有人选?”宗傲微微诧异,“说说听听,你想找何人炼制,老夫帮你参谋参谋。且看那人有没有这个能耐!”

他不觉得在这雨瀑星上,还有人的炼丹术高过自己。论炼丹,自己才是最厉害的那个。

“晚辈自己炼!”

“你自己炼?”宗傲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杨开轻轻颔首。

宗傲似乎是要重新审视他一般,上下打量着,好一会才表情古怪道:“你想胡闹老夫也不阻止,那是你自己的事。恩,若是你真能炼制出一枚生有丹云的离火丹来,老夫叫你一声爷爷!”

他根不相信以杨开的能力能够炼制出来。

杨开不过是个入圣两层境的小武者而已,他就算是个炼丹师,在炼丹之道上有些天分和资质,了不起在这一行上浸淫二十年光阴。

圣级上品丹是他的极限!宗傲心头断定。

连圣王级丹药都炼制不出,又怎么能炼制出至高的丹云?

宗傲只当他是年轻人气血方刚,口出狂言。

杨开却是眼前一亮,怪怪地笑了笑:“前辈,你这称呼晚辈不敢当啊……你既然这么不信任我,那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打赌?”宗傲眼帘一眯,哼了哼道:“打什么赌,你划个道出来,老夫接着便是!”

“若是晚辈能炼制出生有丹云的离火丹,晚辈也没太苛刻的要求,只要那玄阴葵水分一半于我便成!”杨开目光灼灼地朝宗傲望去。

宗傲脸皮抽了抽,哼道:“小子,老夫见你平时老实乖巧的很,原来一直憋着坏水,打老夫宝贝的主意呢?也不怕磕掉自己的一口牙。”

“若真是磕了牙,那也是晚辈自找的。”杨开缓缓摇头,“前辈难道怕自己会输?”

宗傲一阵猛撇嘴:“少来激老夫,你这拙劣的把戏老夫早就不玩了。”

话虽这么说,但宗傲还是道:“也罢,你若是真的能炼制出生有丹云的离火丹,老夫就分你一半玄阴葵水又如何?老夫致力研究丹纹数百载,一直云里雾里,不得其门而入,若是你有超过老夫的事,老夫也心服口服。不过小子,你若是炼制不出又当如何?”

他一脸阴冷地望着杨开,神色极为不善。

杨开提出的赌法让他有些恼火,觉得杨开看轻了炼丹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