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八十五章 暗潮

第八十五章 暗潮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第二日清晨,贡献堂门前,杨开轻轻地敲着。

片刻后,大门打开,夏凝裳从里面闪了出来,肩膀上挎着一个小包裹,包裹里装了不少东西。

“师弟你来了。”夏凝裳轻声地打着招呼。

“恩。”杨开点了点头,“梦掌柜呢?”

“他昨天突然旧疾复发,然后得留下疗伤,不能去了。”夏凝裳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闪烁个不停,那两排密集的眼睫毛也如扇子一般抖动着。

杨开狐疑地打量着她,夏凝裳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慌乱。

“那我们要不要等他?”杨开心中虽有猜测,却也不点破。

“不用了,我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而且时间已经不多,师傅说不用等他。”见杨开没有刨根问底,夏凝裳不由放下心。

“那行。”杨开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这次麻烦师弟了。”夏凝裳长呼一口气。

“师姐客气。”杨开微微一笑。

两人随即轻装离开了凌霄阁。

贡献堂的偏房中,梦无涯此刻正伏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桌上摆着几碟精致的小菜,还有几壶美酒,看的出来,梦掌柜睡去之前应该正在品尝着美酒佳肴。

这些佳肴都出自夏凝裳之手,只不过里面被放了点特殊的调料而已。以夏凝裳药灵圣体为根本炼制出来的特殊调料,便是梦无涯这等高手也抵挡不住。

此一睡,估计最少也要睡个好几天时间!

梦无涯一生精明,却没想有朝一日会老马失蹄,载在自己宝贝徒弟的手上,真可谓是一失足成千古恨,阴沟里翻大船。

估计等到梦无涯清醒过来之后,一切都已成定局。

杨开和夏凝裳来到乌梅镇,买了两匹马,又采购了些日常用品,这才一路朝远方驰去。

买东西的时候杨开也略微打探了一下要去的地方的位置,据夏凝裳说,那里距离乌梅镇大概约有个十来天的路程,处在黑风山内部,路途虽然遥远,不过总的来说,时间还是挺充裕的。

就在两人离开凌霄阁不久之后,这个消息便传入了解红尘耳中。

自那一天在森狱看到苏颜和杨开的亲密之后,解红尘便借酒浇愁了好几日,郁郁不得志,昨天总算是缓过劲来,头脑清晰之后思来想去,觉得那天的事情应该不是自己看到的那样。

苏颜是什么样的性子,解红尘再清楚不过了。以她的高傲和实力,怎会看的上一个只有开元境三层的杨开?更何况,此前两人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接触,基本上就是陌生人。

解红尘这才明白,那一日苏颜和杨开只是演戏罢了,当时嫉妒成恨,热血上涌,解红尘根本来不及深思其中的真假。

但是想明白之后,解红尘精神大振,昨天又去找苏颜表明心意,风度翩翩,根本不复那一日的疯狂和失态。

虽然最后还是被苏颜给轰了出去,但解红尘却心结顿消。

只要苏颜还没有被其他男人得到,那她早晚有一天会是自己的!解红尘很有自信,毕竟自己是凌霄阁最优秀的男弟子,而苏颜是最优秀的女弟子,两者结合,自然是长辈们愿意看到的。

今天清早,解红尘又精心准备了一番,待稍后去黑风贸市看望苏颜。

却不想正要出门,一个执法堂弟子突然急匆匆跑了进来,面带惊喜之色道:“解师兄,杨开刚才离开了凌霄阁。”

解红尘听的眼前一亮:“他一个人离开的?”

“不是,跟暗堂的一个弟子,叫夏凝裳的一道离去的。”那人回答道。

“夏凝裳!”解红尘眯起了眼睛,“我知道她,她的实力与我相当,但却不属于核心弟子。这个女人一直很古怪!”

“他们去往了何处?”解红尘想了片刻,眼中突然涌出一丝疯狂之意。真是老天垂怜,那个废物居然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凌霄阁,若是能在外面将他给杀掉,岂不是正好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恨!

“不知他们的目的地,不过看样子是要出远门,因为他们在乌梅镇买了两匹马!”

“出远门?”解红尘眉头一挑,“好好好,太好了。”

一连说了几声好字,解红尘突然一扭头,狰狞着脸色道:“去找几个信的过的师兄弟,实力最少也要有离合境,陪我出去一趟。”

“师兄,你想做什么?”

“嘿嘿,我想做什么不是很清楚么?还问什么。”解红尘面容扭曲,他这是要追出去将杨开这个情敌给干掉,顺带着连夏凝裳也不能放过,毕竟万一走漏了消息可不是闹着玩的。

“师兄,这不妥吧。”那个执法堂弟子面色有些惊慌,杨开他倒没放在眼里,区区一个开元境的试炼弟子,即便死在外头恐怕也没人关心。但是那个暗堂的夏凝裳就不同了,她的底细无人清楚,但既然有着离合境顶峰的实力,肯定不是小人物,若她死了,阁内再追查下来,参与动手的师兄弟怕是无一人逃脱。

“叫你去办就去办,啰嗦什么?”解红尘满是不耐烦,“还要我亲自去找人么?”

疯狂的嫉妒已经让解红尘无法保持本心了,脑海中唯有一个杀死杨开的念头在盘绕。

“师兄,自上次的事情之后,大长老严令过,这段时间任何人都不能打杨开的主意,难道你忘记了?”

被他这么一提醒,解红尘这才猛地清醒过来。是了,上次大长老突然传来一个指令,令所有人短时间内不得再找杨开的麻烦,只不过,这个指令让人觉得莫名其妙,解红尘也没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