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宗傲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宗傲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那群山中的阁楼处,哈力卡的断臂上还有些鲜血渗出,与林沐风还有那中年妇人一道,站在阁楼外悄然等待,脸色焦急。

杨开就站在他们不远处,神色淡漠,一动不动。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片刻后,从那阁楼内忽然涌出十几个人来,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无一例外,胸口处全都佩戴着象征炼丹师身份的标志。

那是一个炉鼎的标记,这个标记是整个星域通用的。

以鼎足的多少来区分炼丹师的等级。

这些炼丹师胸口佩戴的标志上,鼎足最少的也达到了八足!这是圣王级炼丹师的标志。

甚至有两个年级最大的老者佩戴的是九足炉鼎,那是虚级炼丹师的身份象征!

虚级炼丹师,在恒罗星域中的地位相当之高,放眼整个星域,达到虚级炼丹师程度的也没有多少。更高一层的虚王级只有寥寥三五人而已,为最强大的几个势力瓜分占有。

恒罗商会偌大一个势力,也只有主星上拥有一位虚王级炼丹师坐镇!

而从阁楼里走出来的这十几人,便是雨瀑星上资格最老,技艺最强的十几位炼丹师。

哈力卡和林沐风将这些人请来,就是为了给雪月诊断伤势,看他们能不能找到解救之法。

平日里这些炼丹师分散在雨瀑星的不同位置,拥有自己的领地,培育药材,为商会炼制可以对外出售的丹药,商会给他们提供保护和一定的资源,他们与商会的关系是合作,并非下属。所以即便是哈力卡和林沐风,对他们也是以礼相待,不敢有丝毫不敬。

平时没事也不敢去打扰他们,但为了雪月三少爷女人的安全,他们还是将这些人请过来汇聚一堂。

十几人走出来的时候,哈力卡等人精神一震,快步迎上,林沐风抱拳道:“诸位,雪大人的伤势如何,可有化解之法?”

十几人面面相觑。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一见他们这幅表情,哈力卡和林沐风不由心头一沉,意识到了不妙。

“情况到底如何?”哈力卡急急询问。

大家将目光投向那佩戴九足炉鼎标志的其中一人。那发须皆白的老者不得不开口道:“两位大人,老朽就直言了,我等十几人查探半晌,也不知那位雪大人到底是因何原因而陷入了昏迷当中,只知晓她是受到一股冰寒力量的侵入。她的身体机能已经全部冰封,没有自主的意识,也无法询问出什么来。”

哈力卡静静地聆听着。

那老者又道:“你们不告诉我等这位雪大人到底遭遇了什么,让我们如何解救?我们也不知道该炼制什么丹药来救她啊。”

“是啊,最起码得把原因和她的遭遇说出来才行。”另外一个虚级炼丹师附和道,“这样一来。我们才能对症下药,炼制唤醒她的丹药来。”

哈力卡顿时一脸的为难之色。

玄阴葵水事关重大,那是能让任何人都眼红的修炼至宝。消息一旦外泄出去,极有可能会惹来强者的觊觎,在他们还没有想出收取的办法之前,哈力卡无论如何都不敢说出玄阴葵水四个字。

可这样做的话,也耽误了这十几位炼丹师对雪大人的诊断。一时间纠结无比,不禁将目光投向林沐风。征询着他的意见。

林沐风不着痕迹地摇了摇头。

哈力卡神色艰辛道:“诸位,不是我们想隐瞒,只是此事太过重大,我们不敢随意乱说。”

听他话中的意思,十几个炼丹师也意识到有些事不是他们可以过问的,没有再继续坚持,那老者皱着眉头沉吟片刻道:“若是这样的话,那请恕我等无能为力了。”

“诸位,不能再尝试一番?”哈力卡大急,“你们可是雨瀑星上最出色的炼丹师了,若是连你们都没有办法,那雪大人她……”

雪大人死不死,与他没什么关系。他担忧的是一旦雪大人出了什么意外,会惹来雪月少爷的疯狂暴怒,那就不是他能承受的了。

十几个炼丹师都齐齐摇头,表示自己确实无能为力。

哈力卡和林沐风等人不禁神色无奈,相视苦笑。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圣王级炼丹师道:“哈力卡大人说我等是雨瀑星上最出色的炼丹师,倒是抬举我们了,我们可是知道还有另外一个人,论炼丹技艺,对药理的认知比我们都要厉害,你们若是能请动他来看看的话,说不定能瞧出些名堂,找到化解之法也有可能。”

听他这么一说,那先前说话的老者不禁眉头一扬,似乎也想起了这么一个人,点头道:“不错,若是他的话兴许可以。”

其他人顿时附和起来,都心悦诚服地承认那个人是雨瀑星上的第一炼丹师。

炼丹师这个群体,是相当高傲的,同等级的炼丹师之间,没人会承认别人比自己厉害,他们永远都只会觉得自己是这个等级最出色的炼丹师,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都是垃圾,炼制出来的丹药也是垃圾!

能让十几位炼丹师都异口同声地赞同,那么只有一个解释,那个炼丹师的等级比他们都要高,那是一位虚王级的炼丹师!

哈力卡等人也是眼前一亮,不过很快,神情苦涩起来,说道:“想请他来……难,难啊,就算是我们过去拜见,恐怕都要被扫地出门!”

林沐风吸了吸鼻子道:“五年前林某去拜会那人的时候,因扰了他的清净,被他硬是追杀了半个月,最后还是等他自己怒火平息才不了了之的,我可不想再被他追杀。”

他提起这段往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