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交易中止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交易中止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战斗在持续,那圣王境的强者将一身力量催动到了极限,种种寻常不会动用的秘技和秘宝施展,却始终不能将杨开击败或者击杀。

战斗中,杨开不但没有因为那些伤痕而痛楚退缩,反而双眸中精光四溢,一脸愉悦享受的表情!

他酣畅淋漓。

与一个实力跟自己相当的对手战斗,倾尽了全力互相搏杀,只能有一人可以活下去,这种生死一线的感觉让他很是亢奋。

他的表情被对手放在眼中,这圣王境的强者终于流露出一丝惧意。

这一瞬间,他似乎洞悉了杨开真正的打算——用这一场战斗来验证自己真实的实力!之前击杀的两个入圣三层境不过是随手处理的罢了。

意识到这一点,他终于慌了神,心中无声地呐喊,让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就想远离这个恐怖而变态的青年。

轰轰轰……

力量碰撞中,杨开和那圣王境一层的武者身形分开,彼此从对方的意境中挣脱,都大口地喘着气,隔着几十丈遥遥对视。

密集的脆响声从杨开体内传出,他的骨头和血肉蠕动,体内圣元蠢蠢欲动,他一脸的意犹未尽。

对面的圣王境武者却是眼神黯淡,浑身血流如注,精疲力竭,已到强弩之末。

他惊恐地望着杨开,看着杨开身上的一道道伤口在莫名的力量下恢复如初,看着他浑身浴血,在骄阳下散发出耀眼的金光。

那居然是金色的血液!

这个武者的眼珠子瞪大了,一脸的匪夷所思。

他不知道到底修炼了什么样的功法,能让一个人的鲜血变成这种色彩,但他却从那些血液中感受到了一种澎湃的生机和让他惊叹的恢复力。

正是因为这些血液,对方的伤口才会迅速愈合。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不是这个青年的对手,自己没有他这种变态的恢复能力。再打下去,自己真的会死。

他还有杀手锏,还有禁术,他知道,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动用禁术将自己的力量再提升一些,还能与之周旋。

但是他不敢。

因为一旦施展那禁术。他的状态会变得更加糟糕,甚至连当前境界都可能滑落,永远也没机会再提升起来,这一战打下来他已经半死不活了,如果真的施展禁术拼命,就算是胜了。他要付出的代价也及其惨重。

最重要的是,就算催动那禁术,他也没有绝对的信心。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如此可怕?

他一头雾水,暗暗心惊,为杨开展露出来的力量而震骇莫名。

所以他与杨开对视着,不着痕迹地往后退去。离杨开越来越远,神色萎靡,却满脸警惕,生怕杨开赶尽杀绝。

直到退出他自认为是安全的距离,他才匆忙祭出自己的星梭,扬声道:“小子,你会为今日的举动付出代价!水月星将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他的声音遥遥地传来,人已消失不见了。

杨开的神色淡漠。似乎也没有要追击的意思,只是站在原地,凝视着他的背影。

但他的一缕念丝却突破了空间的束缚,跳跃前进,如跗骨之蛆般依附在那人身上。

旋即,他伸手撕裂虚空。

百里外,正急速逃命的圣王境武者正在拼命地运转力量。熄灭自身的那一簇簇魔焰。

刚才与杨开战斗的时候,这一簇簇魔焰消耗了他大量的圣元用来抵挡,若非如此,他也不至于那般不济。

这种魔焰是他从未听闻过的力量。冷与热并存,阳与邪互溶,是一种矛盾至极的结合体,他一时半会居然无法将之熄灭,只能不断地运转力量抵挡它的侵蚀和焚烧,将己身速度催到极点,期望能尽快回到那山谷处,找那位大人出手帮忙。

背后不见那个诡异的青年的踪影,他以为自己已经逃出生天,将一门心思都放在回去之后该如何解释这一次的失利上。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正前方的空间忽然扭曲了一下,他还以为自己力量消耗过度有些眼花。

待到凝神去看的时候,那空间扭曲的更加严重,如破碎的镜面般轰然爆裂开,下一刻,一道裂缝忽然在前方洞开,似一只看不见的凶兽张开了大口,恐怖骇人。

那裂缝内,一道人影站立,面上挂着戏谑的微笑,正等待他的到来。

看清这人的面貌,他的表情变幻,如见到了鬼一般,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居然是刚才与他战斗的那个青年!

对方从那空间裂缝中探出一只手,猝不及防地抓住了自己,然后将自己往空间裂缝内丢去,旋即,裂开的缝隙迅速合拢,那青年站在外面冲自己微笑摆手。

黑暗笼罩,他顷刻间陷入了永恒的冰冷虚无之中,四周流淌着一股股奇怪的力量,如泥沼般将他吞没。

他怒吼着,却无力脱逃,只能不甘地接受即将到来的命运。

外面,杨开散去了魔神变,活动了下身子,面色凝重。

经历了这样的一战,他有些认识到自己的极限在哪了。

圣王境一层,便是他能越阶战斗的极限,施展魔神变后,他能与这样的高手正面搏杀,不用惧怕。

圣王境两层的情况他就不清楚了。

一战,让他收获良多,对自身新的力量的运用也熟悉了不少,更了解了魔焰的恐怖之处。

不过更让他在意的是,这三人为何要追杀自己,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又有什么样的问题?

那看起来不过是在运输物资而已,虽然选择的地方有些偏僻。

杨开想不明白,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