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星帝令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星帝令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星帝令内封印着星域大帝的神通,它一旦展现出来,能够灭杀虚王境的强者。

杨开被震撼了,无法言语。

“在老夫那个年代,曾经有人动用过星帝令,灭杀虚王境的强者。”

“它真能灭杀虚王境的强者?”

“传言是如此,老夫也没亲眼见过,威力如何我不得而知,可能有些夸大其词,不过肯定威力不俗就是了小说章节。如今过去这么多年,十块星帝令恐怕也没剩下多少了,你仔细保管着,若是真遇到什么不可化解的劫难,可以动用一下,不过记住,星帝令只能动用一次!”鬼祖叮咛道。

杨开忽然觉得这块星帝令有些烫手,迟疑地望着鬼祖:“前辈,这令牌既然如此珍贵,你为何将它送给我?”

鬼祖咧嘴一笑:“老夫无儿无女,无牵无挂,本身实力也到了无人可以威胁我的程度,要这个有何用?你若不想要,丢了便是,我想那边的几个人肯定很乐意接手。”

他指了指百丈探头探脑朝这边张望的神荼等人。

杨开果断地将星帝令收进魔神秘典内,放在最隐蔽的角落里藏好!

鬼祖见他这般动作,满意点头:“这样就好,恩,要不要老夫带你们一道离开这里?”

“不用了,我能找到离开的方向。”杨开婉言拒绝。

鬼祖也不多说什么,咧嘴一笑道:“那就行了,好好活下去吧。老夫去了。”

这般说着,他也不多做停留,身形化为一股黑云,迅速远去。

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杨开神色怪异地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摇头笑了笑,转身朝神荼等人的方向靠近。

几个人都静静地站在那里,神荼和月曦才被鬼祖针对过,此刻还有些心有余悸,一想起鬼祖那神奇的手段。两人都不寒而栗。

“杨兄……他走了么?”神荼紧张地问道。

“恩。走了!”杨开点了点头。

“真的就这么走了?”神荼惊奇不已,刚才鬼祖忽然靠近杨开,他们都以为杨开恐怕在劫难逃了,却不想鬼祖在那里跟杨开说了一阵话之后。居然就这么走了。

这太出乎众人的意料了。

“真的走了。”杨开重复道。“你们不用紧张了。其实他还挺不错的,就是脾气暴躁了些。”

听杨开这么说,众人不由自主地大口喘息起来。身心一片放松。

“强者都是这样……”月曦苦笑,“他们不会将我们这样的人放在眼中的。”

“杨兄,他刚才跟你说了些什么,看你们交流的好像很愉悦啊。”神荼好奇地询问起来。

“也没说什么,就是感谢我一番,训斥我一顿而已……”杨开耸耸肩膀,随口胡诌起来,他相信刚才他与鬼祖说的话,做的事,这些人都一概不知。

星帝令如今落到他手上这样的事,他是不可能告诉旁人的。

这块令牌的价值太大,一旦消息外泄,恐怕会生出很多不必要的风波。

左右看了一番,杨开道:“走吧,我们也离开这里。”

众人都一脸苦涩地望着他,没人移动步伐。

“怎么离开?这里不是别的地方,这里是混乱深渊啊……我们剑盟的图师和紫星的图师都不在这里。”月曦苦笑道。

碧雅查探了下自己脚下的星梭,摇了摇头:“我的星图已经被这里混乱的域场冲击的没法用了,没有星图的指引,我们找不到出路的。”

刚刚自由的喜悦刹那间再一次被绝望取代,众人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哦,鬼祖前辈刚才给我指引了下方向,跟我走就行了。”杨开淡淡道。

一束束惊喜的目光瞬间朝他投来。

神荼一副不可思议地嚷道:“杨兄,你是说鬼祖不但没有杀你,遵守了他之前的承诺,还好心地给我们指引了方位?”

“恩。”杨开点头。

“不会吧?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了?”神荼仍然有些不敢相信,“没道理啊。”

“事实就是这样,走吧!”杨开祭出星梭,神荼毫不客气地站了上来,一脸的嬉皮笑脸:“杨兄,我就靠你了,我身上什么秘宝都没了。”

“没事。”

一行六人,四件星梭,你追我赶,风驰电掣地在混乱深渊里穿梭着。

杨开一边在前方领路,一边将心神沉浸识海,去窥探那点缀在自己识海上空的广袤星图来确认自己的位置。

他很快意识到这一张星图的珍贵之处。

因为在这一张星图中,他可以轻松地看到自己所在的方位,从而就能精准地确定离开混乱深渊的方向,不会被此地的种种域场干扰了自身的判断。

杨开是不清楚那个叫乌索的紫星图师到底在哪里得到的奇遇,只不过这个奇遇如今却属于自己拥有。

他隐隐有些感激这个乌索,因为若不是他死在了自己身边,自己也没法得到这样一张星图,洞悉整个星域内诸多星辰的运转和种种危险。

有这样一张星图,杨开可以去往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

时间流逝着,一行六人中,除了神荼不断地嘀嘀咕咕,废话不断之外,其他人全都保持沉默,碧雅倒是偶尔跟神荼闲聊几句,不过待察觉到这家伙的碎碎念和话多之后,也开始有意地不搭理他了。

经历了这一系列的磨难,其他五人都已经将杨开视为希望,无条件地选择相信他,对他做出的任何指示都没有异议。

跟在杨开身后,他们在混乱深渊内一连飞驰了两个月。

这一日,前方忽然出现一片之前从未遇到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