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别给我添乱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别给我添乱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一个时辰后,杨开恢复完全,领着众人继续撕裂虚空前进。

每一次施展这个手段之前,他都得通过之前留下来的念丝的位置确定方向,要不然根本没办法在这七彩的域场中推进。

事情进行起来,出乎意料的顺利,杨开之前担忧的种种都没有发生过。

跟在他身后的六人也谨记杨开的叮嘱,不敢动用任何力量,就连鬼祖也表现的很是安分,相当配合小说章节。

似乎再这样继续下去,众人真的能够很快抵达混乱深渊。

希望就在眼前,每个人的神色都振奋起来。

七彩天空的某一处,杨开再一次现身,等到其他六人出现之后,被撕裂开的空间裂缝缓缓合拢。

他笑望着众人:“这是最后一段路了,只要再通过一次空间裂缝,我们就能到达混乱深渊!”

听他这么说,众人全都眼前明亮,眸中一片期待。

“小子,动作快一些吧,老夫等不及要去见见外面的世界了。”鬼祖咧嘴微笑,催促道。

“我还要再恢复一下!”杨开淡淡道。

“恩,你快点!”

杨开一言不发地盘膝坐下,他并没有对众人说谎,前方确实只剩下最后一截路程,只要再撕裂一次空间,他就有把握抵达混乱深渊,但事到临头,他还是有些不安。

不安来源于鬼祖。

他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遏制这个活了两千多年的老怪在安全之后能够信手承诺。

他只能被动地选择相信他,祈祷他不会出尔反尔。

这种感觉让杨开很不舒服。

“前辈。能不能把我手笔上的这个东西收回去?”杨开忽然睁开眼睛,冲鬼祖道,“马上你就自由了,也没必要再监视我了吧?”

鬼祖轻轻地笑了起来,也没多说什么,点头间,杨开手臂上那人脸标记的位置上忽然窜出一缕怨魂,冲进鬼祖的体内,那标记也就此消失不见。

杨开身心一轻,有种束缚被解开的错觉诞生。

“小子。老老实实办事。老夫不会对你怎样的。”鬼祖轻哼。

“前辈海涵。”杨开呵呵一笑,站起身来,轻轻地吸了口气,在众人一束束目光的注视下。信手把空间撕裂开来。

他还是第一个钻进去。在前方领路。

莜一踏入这空间乱流之后。杨开的表情就忽然凝重了起来,站在原地没有前进,而是悄悄地感知四周。

“磨磨蹭蹭的作甚。你不会想在这最后时刻耍什么花招吧?”跟进来的鬼祖见他行动怪异,不由地低喝起来。

杨开没有回答,继续感知。

蓦然,他脸色一变,厉喝道:“快走,不要停,这里的空间乱流比任何地方都要混乱,应该是接近混乱深渊的缘故。”

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让其他六人全都变了脸色,纷纷急速跟上他的步伐,迅速朝前移动着。

杨开所过之处,空间乱流被暂时抚平,让他们不会被混乱的空间拉扯陷入,但是现在,所有人都隐隐地感觉到,脚下所过之处,应该平稳的地带却变得有些粘稠,拉扯着人的身体,四周的空间壁障更是狰狞蠕动,那一道道乱流如蝗虫过境般,在他们身边穿梭来回,让人不寒而栗。

咔嚓嚓……

密密麻麻的脆裂声响传达进心灵深入,四面八方的空间壁障在这一刻似乎全都龟裂开来,一道又一道空间夹缝骤然形成。

从那空间裂缝内,传出无与伦比的吸引力,欲要将众人吞噬。

众人虽然不精通空间的奥秘,但任谁都知道空间夹缝的恐怖,那种夹缝是毫无痕迹的,谁也不知道它到底存在于星域的哪个位置,一旦被吞噬到其中,只怕就无人再能找到他们了。

所以他们全都卯足了力气跟在杨开身后,不敢落下分毫。

杨开的脸色肃穆,不管不问,身形迅速移动,莜地来到了前方的某一处,伸手一撕。

空间壁障被撕开,从那被撕裂的裂缝中,熟悉的场景印入眼帘中。

那一颗颗巨大而能量充沛的星辰分散在混乱深渊的各个角落内,一如既往的迷人魄丽。

混乱深渊!

杨开脸色一喜,准备窜出去。

就在这时,神荼和碧雅忽然惊呼起来,后面似乎发生了什么突发的状况。

听到他们的呼喊,杨开扭头望去,正见到鬼祖一副亟不可待的模样,身形晃动,准备先所有人一步脱离危险。

但是他的力量才刚一运转,整个空间裂缝内的乱流便如受到了刺激般,全部爆发开来,杨开苦苦压制的平稳,在一瞬间被打破。

鬼祖还来不及窜出去,便被一道夹缝吞没了半个身子,他刹那间怔在当场,任凭他如何努力,也没法从这空间裂缝中窜出来。

跟在他身后的月曦师傅三人也跟着遭了殃,一并地被那裂缝吞没。

杨开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了她们朝自己投来的求助的目光,看到了她们对生命的渴望,看到了她们的茫然。

直到这个时候,她们也依然遵从着杨开之前的叮嘱,没敢动用任何力量。

鬼祖也发现不妙了,一身阴森鬼气澎湃爆发,企图以暴力打破夹缝对自己的吞噬。

但是那夹缝就如泥沼,鬼祖一身力量流露的越强,他陷入的就越快,一张老脸陡然变了颜色。

“我草!”神荼忍不住咒骂起来,“杨兄快走!”

杨开的神色变幻着,眼眸中满是犹豫挣扎,他望着被空间夹缝吞没只剩下一个脑袋的鬼祖,望着禾早禾苗。心中种种念头如电芒般闪过。

他的身子僵硬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