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一章 兄弟,见到你可真好

第一千零一章 兄弟,见到你可真好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莫名而诡异的悬空大陆,山清水秀,景色优美,灵气逼人。

整个大陆的上空,笼罩着一层浓浓的雾霭,那是灵气浓郁到一定程度凝结出来的。

从那不远处的山峰内流淌出来的清泉,也甘甜清澈,富有极大的滋养功能,似乎那清泉并非普通的水,而是灵液。

紫星和剑盟两个势力总共差不多百多名武者,落难至此,一场大战之后,双方武者都各自寻觅位置,打坐恢复。

很快,他们便惊奇地发现,在这个悬空大陆上,他们的恢复速度比平常要快好几倍有余,因为这里的灵气实在太充裕了,一个个振奋莫名,以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卖力地汲取着身旁的天地灵气。

唯有那七彩诡异的天空,让人心悸不安。

那天空中流淌着七彩氤氲,看不到日月星辰,跟这些武者以前所居住的地方完全不一样,这种景色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

一日后,大多数武者都恢复的差不多了,他们本身也携带了不少灵丹妙药,辅以此地浓郁的灵气,小伤基本痊愈。

紫星的吕归尘忽然来到剑盟这边,在剑盟一群武者仇视警惕的目光中,云淡风轻地走向月曦。

察觉到脚步声,月曦缓缓睁眼,待他走到近前才开口问道:“做什么?”

吕归尘示意了下不远处的那座山峰,若有所指道:“你不好奇那位前辈到底是什么身份么?”

“好奇又如何?”月曦神情淡漠,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趣。

但是她怎会不好奇?这一日间她一直在苦思冥想。想那老者的身份,却理不出什么头绪,她相信吕归尘也一样在考虑着同样的问题,他现在过来找自己就是最好的说明。

“那位前辈所用的漆黑大旗,应该不是无名之物,只是我想来想去,近千年来也没有哪位强者所用的秘宝与那大旗相似,你有什么高见?”

“我没有,我也认不出那大旗到底是什么。”月曦摇头。

“果然……那你我二人联手去打探一番怎样?”

“跟你联手?”月曦不屑地撇撇嘴,“那岂不是与虎谋皮?”

“话不能这么说。”吕归尘浑不在意。“如今你剑盟的人和我紫星的人全都落难在此。此地又有一位实力绝顶的前辈,按道理来说,我们也应该去拜访一番。”

“你觉得他会见我们?”

“我不清楚,但事在人为嘛。最起码也要打探下他的心性。这对你剑盟的人没有坏处。”吕归尘劝说道。

月曦皱着眉头。沉吟起来。

她知道吕归尘说的没错,但潜意识里还是排斥和这个敌人联手。

眼下局势所逼,她无法拒绝吕归尘的提议。好一会,她才轻轻颔首:“好吧,我就与你一起前去拜访那位前辈。”

“放心,这一次我不会耍什么手段的,你也看到那前辈的实力了,我不会乱来的。”吕归尘苦笑不迭,那等层次的高手,几乎与一位星主相当,吕归尘自付就算十个自己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是人家的对手。

月曦冲剑盟的人吩咐了几句,款款起身,与吕归尘二人朝那老者所居的山峰处行去。

等到两人走远了之后,禾早禾苗姐妹两人对视一眼,不着痕迹地朝杨开这边靠来。

昨日发生的事让她们感觉很抱歉,所以一直想着跟杨开表达下歉意,安慰他多等几日,等月曦恢复过来便帮他解除体内的禁制。

但是禾早敏锐地察觉自己的师傅有些不太信任杨开,所以并没有当着她的面与杨开多做交流,免得师傅对杨开的误会加深。

直到现在,她才找到合适的机会。

她们才刚动身,那个叫卫武的武者忽然就拦在了她们面前,微笑询问:“两位师妹干什么去?”

禾早眉头一皱:“随便走走。”

卫武笑了笑,自告奋勇道:“师兄陪你们一起。”

“不用!”禾早神色不悦,果断拒绝。

卫武摇头道:“师妹,师傅刚才说了,让我们不要擅自行动,因为谁也不知道这里到底隐藏了什么危险,你们两人可是师傅的掌上明珠,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谁担当的起责任?就让师兄随行护卫,若真有什么事发生,师兄也可以替你们拖延一阵。”

他一副甘愿为禾早禾苗抛头颅洒热血的凛然模样,昂首挺胸,扮成熟可靠状。

“昨日那个前辈不是说过,这里没有任何危险么?”禾苗眨巴着大眼睛。

“谁知道那位前辈说的是真是假呢,他实力高深,此地大概对他没有危险,但是我们就不一样了。就是因为不知道这里的奥秘,师傅才会跟那个吕归尘去打探消息的。”

“师兄,你实话告诉我,师傅是不是有些怀疑杨开的来历和身份?”禾早美眸盈盈地望着卫武。

“师妹为何这么说?”卫武一脸吃惊的模样。

“就是这种感觉,师傅给我的感觉是不想让我们与杨开有太过的接触,而且昨天我们带杨开过来的时候……师傅似乎对他动过什么手脚。”禾早直言不讳,一边说一边回想杨开当时受惊和恼怒的样子。

若非师傅暗中动了什么手脚,他定然不会生气的。

卫武嘿嘿笑着:“师妹多心了,师傅何等人物,怎会在意那么一个小角色?再说了,师傅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我们这些弟子好,闲话不多说了,两位师妹要走走的话,就让师兄随行,我也想到附近去看看。”

“不用了,我们不想去了。”禾早摇了摇头,又带着禾苗回到原来的位置盘膝坐了下来。

卫武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