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九十九章 古怪老者

第九百九十九章 古怪老者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那诡异的老者给吕归尘和剑盟的美妇一种非比寻常的感觉,让他们相当在意,所以两人虽然停手,也都还在默默地关注那老者。

“月曦,你我算是老相识了,我们都知道谁也奈何不了谁,今日这一战就到此为止怎样?我想不管是你的人,还是我的人,都需要恢复一下。”吕归尘背负着双手,望着剑盟的美妇朗喝道。

那叫月曦的美妇沉吟了一会儿,轻轻颔首:“可以!”

“就知道你好说话小说章节。”吕归尘哈哈大笑,率先收了自己的金甲衣,又收起了自己的短矛,皱眉道:“月曦,我有个问题不吐不快。”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月曦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耐,言辞间也相当不客气。

吕归尘撇撇嘴,浑不在意,伸出一只手指着下方道:“这老家伙是你们剑盟的人?怎么我以前没见过?”

他这么一问,月曦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狐疑道:“他不是你们的人?”

吕归尘神色一怔,缓缓摇头。

两人对视一眼,骤然眼睛明亮起来,同时喝道:“这里居然本来就有人?”

话音落,两人全都化为一道虹光,朝那正在下方捡着战舰碎片的老者扑了过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又有什么样的危险,无论吕归尘还是月曦都不清楚。

但是此刻,在两人的眼皮子底下,忽然出现了一个原住民!

他们自然是想先下手为强。把这老者抢到手上,先对方一步打探清楚这里的信息,在这种未知的地方,掌握足够多的情报,说不定就能占据绝对的优势,这一点,他们比谁都清楚。

所以他们一言不发,同时动手了。

两股属于圣王境强者的气息轰然朝四周蔓延,比起他们刚才大战的时候还要强盛许多,两人全都流露出志在必得的气势。

吕归尘和月曦相识多年。彼此也都知根知底。实力相当,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扑到了老者面前,一人抓住了那老者的一边臂膀,互相对视着。彼此谁也不肯退让。

那老者刚捡起一块战舰碎片。还没来得及放进他的空间戒中。便突遭大难,似乎也被吓傻了一样,身子僵硬在原地。动弹不得。

然后,他的表情变得古怪,脸上浮现出一抹饶有兴致的神色,在两位圣王境强者的对峙中,云淡风轻地将那战舰碎片放进了自己的空间戒内。

这番奇怪的举动让吕归尘和月曦同时一愣,下一刻,他们便意识到了不妙。

能在他们两人的对峙中还如此浑不在意,这个老者要么是个疯子,要么就是本事过人,一点也没将他们放在眼中。

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大。

于是吕归尘和月曦同时撒手,想要远离这个古怪的老者。

就在这时,老者体内却忽然传出一股疯狂的牵扯力,他的身体在一瞬间犹如变成了一滩沼泽,让吕归尘和月曦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下一刻,两人便感觉一身的圣元迅速流逝,源源不断地朝那老者体内灌入着。

两人惊骇欲绝,月曦更是失声尖叫起来。

随着对两人力量的汲取,那老者的面色越来越红润,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滋养,连那花白的头发也逐渐变得有光泽黝黑起来。

老者咧着嘴,冲两人微微一笑,无声而诡秘。

直到这时,老者的身上才流露出一股无比危险的气息,那气息蔓延开,所有人都忍不住瑟瑟发抖,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每个人的耳畔边似乎响起了一阵鬼哭狼嚎的声响,阴风阵阵,这个老者单凭着气息的流露,便让众人如坠九幽炼狱,体验到了那生不如死的精神折磨。

“两个小东西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恩,老夫已经很多年没碰到这么热闹的场景了,这一次就姑且绕你们一命,下次若敢再犯,定叫你们魂飞魄散!”老者狞笑一声,身躯一震,一股庞大无比的冲击力从他体内迸发。

吕归尘和月曦两人惊叫着朝后倒飞出去,犹如断了线的纸鸢,半空中齐齐吐出一口血雾,神色萎靡,脸色不振。

被那老者一阵疯狂的汲取,他们险些命丧当场。

站稳脚跟,再望向那老者,眼眸中溢满了浓浓的惊骇。

杨开的眼珠子也在剧烈颤抖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见到的一切。

吕归尘有着怎样通天彻地的修为,他亲身体会过。在吕归尘手上,他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吕归尘最起码也是圣王两层境,甚至是圣王三层境的高手。

可这样一个高手在那诡异的老者面前,就如三岁孩童般可笑。

那这个老者又有怎样的修为境界?杨开不敢想象。

“恩,对了,这里难得来这么多人,叫你们的人就别打了,死一个少一个,很快又要冷清下去了。”那老者想了想,忽然又吩咐一声。

吕归尘和月曦怔怔地望着他,连忙点头:“听从前辈的吩咐!”

见识到这老家伙的超绝实力之后,他们再也不敢造次。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老者若是有心的话,可以轻易地杀光这里所有的人。

他的实力根本不是众人能够抵挡的。

“哎,死了也不能浪费,就让你们进来吧。”老者似乎在喃喃自语,把手一抛,一杆漆黑的大旗忽然出现,那大旗上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隐约可见许多虚无飘渺的人影兽影在其中涌动着,那一道道人影兽影分明是神魂灵体,每一个都强大无匹,让人心悸。

它们全都被束缚在大旗中,宛若失去了自身的意识,化为嗜血和残忍的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