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八十九章 我叫神荼

第九百八十九章 我叫神荼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那领着杨开来到这里的中年人和叫柯蒙的武者简单地交谈一阵,便直接离开了。

他们交谈的时候,杨开一言不发,默默地观察四周,这样的表现让柯蒙很是满意。

“小子你跟我来!”柯蒙冲杨开招了招手,领着他在这巨大的密室中走动起来。

不多时,便来到了一个独立隔开的格子前。

这个地方原本有一个武者,被镣铐束缚住了双手双脚,只能盘膝坐在地上,但是此刻,他早已死去,生机消泯小说章节。

临死之前,似乎还承受了极大的痛楚,双眼瞪圆,嘴巴张大,颈脖间经脉迭起,看起来骇人至极。

他在生前定也承受了难以想象的折磨,浑身上下没有几两肉,瘦得皮包骨,皮肤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过来,把这尸体丢出去。”柯蒙冲一旁吆喝着。

立刻便有个武者快步来到此地,将那尸体从镣铐的束缚中解开,随手拎起,迅速消失。

柯蒙嘿嘿冷笑着,冲杨开道:“小子,老老实实听话,我不会给你苦头吃,毕竟你算是碧雅大人要的人,我也不想惹她不开心,所以你合作点,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杨开轻轻颔首。

柯蒙大笑道:“如此最好,恩,你就坐在这里吧。”

他指着刚才那个死去的人所坐的位置。

杨开老老实实地坐下,任由他将那镣铐捆缚在自己的双手双脚上。

这个被他们称呼为战舰动力室的地方。暗藏着许多入圣境的高手,杨开甚至还能从那隐蔽的地方感受到一股属于圣王境的气息。

所以他不敢妄动。

当那镣铐加身之后,杨开脸色骤然一变。

因为他发现那镣铐内传来一股恐怖的吸引力,正疯狂地吸取着自己体内的圣元,自己体内的力量顺着镣铐涌进战舰内,与那些巨大的圣晶化为的能量一起成为战舰行动的动力。

杨开这才明白为什么会有不少武者被束缚在此地。

也明白那些被束缚在这里的武者们为什么每一个都萎靡不振,气息虚弱了。

被这样不停地抽取力量,无论是谁,都无法保持太长的时间,实力强大者。可以维持的时间长一些。实力若是不够,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因为这种无节制的抽取而惨死当场。

之前坐在这里的那个武者,恐怕就是这么死掉的。

“不要怕!”柯蒙蹲在了杨开面前,居然开口安慰他。“战舰的动力基本上都是由这里的圣晶来提供的。”

他一边说。一边指向旁边排列整齐的巨大圣晶。“你们这些人只是辅助而已,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恩。这些给你,你别想太多,只管吸收就行了。”

他手上的戒指光芒一闪,杨开的面前便多出了十几块拳头大小的圣晶。

这些圣晶内蕴藏了及其浓郁的能量,尽管在档次上无法与旁边排列的那些相比,但也很不错了。

“用完了怎么办?”杨开拿起一块圣晶,握在手心处,抬询问。

“用完了喊我一声,我会给你的,你是碧雅大人的人嘛,对你我自然不会太小气!”柯蒙大有深意地笑着。

万一碧雅那贱女人回来之后,发现这小子有气无力不能尽兴,搞不好他要受什么责罚。

“好!”杨开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闭上眼睛,开始运转玄功,汲取圣晶中的力量,来补充自身的损耗。

柯蒙直起身,满意点头,继续隐蔽到暗处,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待他走后,杨开才睁开眼,偷偷地打量四周。

这个动力室被至少被囚禁了五六十个武者,这些武者基本上都很虚弱,有的气喘游丝,似乎随时都可能会毙命,就在杨开暗暗观察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在黑暗中,一双双眼睛四面八方地朝他望了过来,犹如雪地里觅食的饿狼,个个都流露出贪婪的神色。

这些目光正是那些被囚禁的武者的,他们并非对杨开感兴趣,而是对柯蒙留下来的那十几块圣晶感兴趣!

锁住他们的镣铐不断地在抽取他们体内的力量,唯一的补充方式就是汲取圣晶,他们可不会受到柯蒙的厚待,被分发这么一大笔财富。

如今这局面,圣晶就意味着生命。

杨开心头一动,顿时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了。

不着痕迹地,杨开将那十几块圣晶圈在自己的两腿间,遮蔽那些觊觎的目光。

闭上眼睛,感受着镣铐抽取自身力量的速度,杨开一颗心渐渐安稳下来。

他发现镣铐抽取力量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利用圣晶完全可以补充的过来,甚至还超出很多,这也就是说,他坐在这里不但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甚至还能利用圣晶在提升自己的修为。

不过隐隐地,他还是感觉事情有些不简单,毕竟这里有那么多人都惨淡无比,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他觉得还是小心为妙。

“朋友,朋友……”耳畔边忽然传来一声轻轻的呼喊。

初始杨开并不在意,可那声音一直响着,似乎正在呼喊自己一样,杨开不禁皱了皱眉,扭头朝声音来源的地方望去。

虽然光线不足,但他依然看到自己的右侧边,正有一个方脸青年正中自己流露出友好的微笑。

那微笑甚至还有些谄媚的味道。

杨开嘴角一挑,有些能猜到他到底想干什么,神色冷漠地问道:“喊我?”

“对。”那青年连忙点头,黑暗中,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我叫神荼。朋友怎么称呼啊?”

“关你什么事?”

青年依然嬉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