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八十七章 温柔乡

第九百八十七章 温柔乡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不知道这三人跟禾早禾苗姐妹两到底有什么恩怨,但是从他们的交谈中还是可以推断的出来,他们也颇为忌惮这混乱深渊中暗藏的危险。

所以在打探到一些可靠的消息之后便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汇报,远离此地。

不管他们是要回到何处,只要跟他们一起,杨开觉得自己就能离开这困扰了他很长时间的星域禁地。

离开这里之后,只要找个合适的机会,摆脱他们三人就行了小说章节。

杨开一路表现的很是合作,沉默寡言,让三人对他的防范警惕之心也渐渐疏松。

入圣一层境的修为,那三人确实不太在意。

他们的话语无意间流露出来一些信息,让杨开得知,他们是属于一个叫紫星的势力,魁梧的男子名叫柳山,瘦小如毒蛇般的男子叫流沙,而那美妇,则被两人称呼为碧雅。

三人的星梭档次比杨开拥有的都要高档一些,在星空中飞行的速度也快上不少。

察觉到这一点,杨开暗自庆幸,觉得当初在察觉到他们气息的时候没有立刻避开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因为当时就算避开,恐怕也逃不过他们的追击。

一直飞驰了有几日功夫,杨开终于忍不住冲那美妇询问道:“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不要急,再等会你就知道了。”碧雅咯咯轻笑着,并没有回答杨开的问题。

流沙大有深意地望了杨开一眼,嘿嘿低笑。意味深长。

“看,这不就到了。”碧雅忽然一指前方,美眸振奋。

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杨开眼帘一缩,险些惊呼出声。

在那黑暗冰冷的星空某一处,一只巨大如凶兽般的模糊身影正从那边疾驰而来,那身影足有百丈长短,巍峨壮观。

身形虽大,行动起来却是诡秘无声,而且极为迅速。

在见到这庞大身影的同时。柳山。流沙,碧雅三人都忍不住流露出一抹放松的神色,似乎涌出一种回家了的安全感。

他们在混乱深渊中行动,也一直提心吊胆的。

“凶兽?”杨开眉头一皱。低喝道。同时放出神念朝那边感知着。却发现那巨大的模糊身影根本没有丝毫生机,反而散发着如秘宝般的能量波动。

“凶兽?”碧雅讶然地看了杨开一眼,掩嘴娇笑起来:“小家伙你真可爱。那怎么会是凶兽呢?那可是我紫星的圣王级上品战舰!”

“战舰?”杨开懵了,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在魔都的禁地中看到的破烂大船。

柳山若有所思地望了杨开一眼,缓缓摇头,嗤笑一声,甚是不屑。

杨开这句话,一下子就暴露出他果然是从低等大陆来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没见过战舰这种大型秘宝。

之前杨开这么回答他的时候,柳山也没刨根问底,因为他没准备留杨开活口。现在柳山倒是确定,这愣头青确实来自一个低等大陆。

距离拉近了,杨开这才看清楚被自己误认为是凶兽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一艘百丈长短的青铜大船,跟魔都底下封藏的破烂大船有些相似之处,只不过眼前这一艘比起魔都下的那个还要庞大一些。

骨族在几千年前就是乘着这种东西抵达通玄大陆的?

杨开怔怔失神,久久无法言语。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打算恐怕要落空了。

他本以为这三人会御使星梭,离开混乱深渊,所以他才会乖乖合作,伺机寻找生路。可是现在,面对这么一艘庞大的青铜大船,杨开发现了自己的渺小。

真要是跟他们进了那青铜大船,自己铁定会成为瓮中之鳖。

那里面,毫无疑问会有圣王境的强者!

就在他心思急转,考虑脱身之计的时候,柳山忽然从怀里取出一个巴掌大,罗盘样的秘宝。

那罗盘上闪烁着淡淡光芒,他的神念放出,渗入罗盘中,似乎开始和谁交流了起来。

不大片刻功夫,他又收起了那秘宝,伴随着一阵声响,青铜大船的底部裂开一道缝隙。

“走吧!”柳山招了招手,率先朝那缝隙处飞去,流沙和碧雅紧随其后。

须臾间,三人便带着杨开钻进了那裂缝内,抵达大船内部。

在三人踏足青铜大船之后,那裂缝又自动地阖上了。

杨开看得眼花缭乱,犹如一个乡巴佬进了繁荣的大城池,处处新鲜。

心中的苦却是塞过黄连,因为在踏足到这大船内部的一瞬间,他便感觉到四面八方传来一股股强悍至极的生命波动和力量气息。

那些气息大多数都是入圣境的,其中有那么两三个更是旺盛浓郁至极,让杨开一阵阵心悸不安,竟忍不住生出一种毫无反抗之力的感觉。

似乎单是那气息,就能摧毁他的意志。

圣王境!

这青铜大船内果然有圣王境的强者坐镇。

“柳山,你们回来晚了。”迎面走来一个入圣三层境的强者,沉声喝道。

“多绕了点路,不过也打探到一些消息。”

“哦?”那人眉头一皱,“什么消息?”

“那两个小贱人确实来了混乱深渊,而且她们的星梭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损坏了,星图失效,如今她们迷失在此地。”

“消息从哪里的?可信度如何?”那人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这小子告诉我们的,他碰到了那两姐妹,身上带的晶石和丹药都被抢走了,所以我估计那两个小贱人也支持不了多久了。”柳山指着杨开。

那人这才注意到杨开的存在,上下审视了他一眼,浑不在意地点点头:“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