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六十九章 迎战

第九百六十九章 迎战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水神殿上空,踩着星梭的杨开身躯僵硬,似乎被禁锢了一般,动弹不得,面上流露出一抹痛楚的神色。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脸色大变,裂地神牛一拍大腿,嚷嚷道:“完了,那小子中招了,赶快去救!”

“来不及了!”魔将蒙戈脸色难看,凝视着那迅速朝杨开接近过去的骨族强者。

刚才杨开借助秘宝之威,这个奉命擒拿他的骨族强者根本追之不及,但如今杨开顿在原地,他已迅速来到杨开身边,面上挂着一丝狰狞的微笑,探出一只大手,迅疾有力地朝杨开的颈脖处捏去小说章节。

众人丝毫不怀疑他能将杨开的脖子一把拧断!

不少人不忍心看那残忍的一幕,连忙扭过脑袋,心中替杨开生出一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哀。

就在这时,空气中传出一股淡淡的炎热,旋即,一声闷响炸开,整个水神殿的上空一片通红,无数诡异的火苗忽然浮现出来,那一簇簇似乎随时都能够熄灭的火苗中,蕴藏了及其恐怖的威能,如流星般朝下方激射,让整个岛屿刹那间焚烧,大地变成焦土。

骨族众多族人的碧绿眼眸不禁流露出忌惮惊恐的神色,纷纷窜上高空,避开那灼热的力量。

他们最畏惧的就是火了,那灼热的力量能将他们彻底抹杀。

与此同时,本应被瞬间制服的杨开也忽然诡异地恢复了自由,仿佛从来就没有被控制住。咧嘴冲那个朝他靠近过来的骨族强者一笑,身形晃动间,又返回了己方阵营。

“臭小子,你想吓死老夫啊!”梦无涯一阵后怕,虽然他对杨开有十足的信心,但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惊险了。

“你跑过去一趟,就是为了玩个惊险刺激,吓唬他们?”长渊瞥了杨开一眼,表情略微有些不满。

“当然不是。”杨开淡淡一笑,“等着吧。”

“等什么?”长渊不禁皱了眉头。不知道他在玩什么把戏。

所有人都不明白。包括了骨族的首领科罗。

虽然他们沉睡了几千年,但以前毕竟也与这个大陆的生灵作战过,他从未见过这么诡异的年轻人。

对方的神识力量,丝毫不逊于自己!否则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最让科罗迷茫的是。他到底想干什么。特意飞过来一趟。难道就是为了卖弄他不同寻常的神识修为?

十息之后。一声凄厉的惨叫忽然自骨族的阵营中传出,随着这声惨叫的传出,骨族那边似乎起了连锁反应一般。无数声惨呼应声响起,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他们仿佛正在经历着难以忍受的痛楚,碧绿的眼珠子颤抖不停,浑身痉挛,不受控制地从空中掉落下来,雨点一般坠落到岛上,海里,溅射出一团团水花。

刹那间,三千骨族少了五六百人。

“什么情况!”科罗勃然变色,厉声喝问。

“大人,我们也不清楚!”有骨族族人仓皇回答。

人妖魔三族强者眼睁睁地望着这一切,也是一头雾水,不太明白情况。

但是他们敏锐地发现,那些尖叫痛苦,跌落海里和岛上的骨族族人,全都是超凡境的武者,而且是是实力比较低的超凡境。

“是神识攻击!”其中一个入圣一层境的骨族强者面色铁青,忍受着识海内的巨大痛楚,咬着汇报道:“他的神识攻击内掺杂了不知名的虫子,正在蚕食族人的神魂能量,那些虫子细小微妙,很难察觉,我也中招了!”

“噬魂之虫?”科罗面色大变,一下子就想到一种让任何生灵都退避三舍的奇虫来,“这个大陆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更让他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那个青年如何能御使得了噬魂之虫,更将这些奇虫掺杂着神识攻击中。

声音传到十里之外,人妖魔三族强者惊愕地望向杨开,每个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一抹浓浓的惊喜。

噬魂之虫,他们这些人自然多多少少地听说过,那是上古奇虫,专门吞噬神魂力量,一旦被这种奇虫沾染上,实力不够的话那结局就是死路一条。

不过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杨开弄出来的噬魂之虫似乎比传闻中威力要更大一些,因为传闻中,实力只要抵达入圣境,便可以用强大的神识力量,灭杀这种虫子。

可骨族那边,分明有入圣境中招,虽然没有掉落下去,但也一副艰辛的模样,很明显他受到了噬魂之虫的影响,暂时没有一战之力了。

“他们口中的噬魂之虫真是你弄出来的?”梦无涯有些不确定地询问。

“恩。”杨开点点头,“以我自己的神识力量豢养出来的。”

“你自己……”梦无涯的神色不由变幻,暗暗佩服杨开的胆大妄为,也觉得很是匪夷所思。

“怪不得你说超凡境的骨族交给你了,原来是这样。”雷龙大尊恍然大悟,噬魂之虫这种怪异的力量实在太可怕了,那是能轻易覆灭一个种族的力量。

想到这里,雷龙和长渊等人的后背冒出一层冷汗,微风拂过,凉飕飕的。

他们暗自庆幸当初和杨开把关系经营的不错,并没有和他走上对立面,如果真的跟他走上对立面,单是以那些噬魂之虫的力量,他一个人就能将妖魔两族赶尽杀绝。

入圣境确实不用惧怕,但是两族又有多少入圣境?绝大部分族人都是入圣境以下的实力,沾染上那上古奇虫必死无疑。

人族中许多强者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望向杨开的目光终于变得与以前不同,似乎要重新审视他一样,暗自思量这一次事后是不是要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