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六十一章 破船

第九百六十一章 破船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随着长渊在魔宫内行走着,不多时,来到一间厢房内,长渊径自走了进去,众人跟上。

杨开四下打量了一眼,赫然发现这厢房应该就是长渊自己居住的地方,而进入那大魔神留下的秘密所在的入口,也被隐藏在此地。

多少年来,只有历代魔尊有资格去参悟端详,而今日却一下来了好多人。

厢房的拐角处,长渊打出几道魔元,一个隐蔽至极的门户忽然洞开小说章节。

长渊一言不发地钻了进去,四位魔将也齐齐涌入,梦无涯看了杨开一眼,低声叮嘱,让他小心,率先开路。

杨开这才朝内走进。

丽蓉寒菲和地魔殿后。

一条笔直的甬道,斜斜地通往下方,虽然没有光线照入,但却不显黑暗,那甬道的两旁点缀着许多散发着光芒的奇石,光线柔和,并不刺眼。

前方传来一阵阵窃窃私语声,似乎是四大魔将在低声讨论着什么。

杨开也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在这甬道的两旁墙壁上,雕刻了许许多多龙飞凤舞的图案,那些图案很是抽象,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到底画的什么。

长渊的声音从前方传了过来:“这些图案都是大魔神一生的重大事迹辉煌往事,兴许是出自大魔神之手,并无什么太大的意义。”

杨开轻轻点头,一路走,一路看,蓦然间,眼帘中那些不伦不类的图案似乎活了过来。一幕幕清晰的景象在他眼前划过,无声地叙说着大魔神的生平事迹。

杨开甚至在这些图案中看到了大魔神与那一代九天圣地之主大战的景象,大魔神受伤,九天圣地之主被重创,带走一滴魔神金血。

又看到了他与一男一女精通双修功法的夫妇大战的一幕,金龙冰凰傲游天地,夫妇联手仍然不敌。

还看到了一对身形魁梧的双胞胎兄弟,在大魔神手下败北!

再看到在一处亘古不化的冰山中,大魔神傲然站立,他身旁一个身穿洁白衣衫的女子浑身浴血。用一种爱恨交织的目光望向他。许久之后,大魔神洒脱离去,那女子黯然神伤,眼泪无声地滑落。

轰然巨震。杨开顿时意识到。这些图案中另有玄机。若是仔细参悟的话,说不定能有些什么特别的收获。

那一男一女精通双修功法的夫妇,定是龙凤府的龙皇凤后。

那双胞胎兄弟。也肯定是当时双子阁的两位阁主。

而那个在冰山中身穿洁白衣衫的女子,如果杨开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冰宗的前辈!

这三个宗门在那个年代都是最顶尖的宗门。

与大魔神交手过招的人,无一不是当时最厉害的强者,但是大魔神无一败绩,百战百胜!

一幕幕景象流水般地在杨开眼前划过,让他不禁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让他似乎站在了大魔神的位置上,冷眼俯瞰着这天下芸芸众生,高处不胜寒。

大魔神只用了几十年的时间,便奠定了自己古往今来天下第一人的地位,没人能够超越,从那以后,他寂寞,孤独。

他踏上了前往星空探索更高奥义,更多武道秘密的道路。

他没了音讯!

世人传言他在前往星空的道路上不慎陨落。

“杨圣主,杨圣主!”耳畔边传来了长渊的呼喊声,杨开浑身一震,猛地回过神来,赫然发现所有人都神色古怪地望着他,顿时明白自己的心神不小心沉浸到那些古怪的图案中去了。

“什么事?”杨开询问。

长渊表情一呆,怔怔地望着杨开的眼睛,从那双眸子中,他看到了一股萧索之意,似乎在一刹那的功夫,杨开经历了千百年岁月的流逝,让面前这个年纪不大的青年多出了一种历经沧桑的岁月沉淀。

梦无涯显然也发现了,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不过那种萧索之意很快消失不见,快到长渊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笑道:“到地方了,接下来就有劳杨圣主了。”

“到了么?”杨开朝前望去,发现前方已是死路一条,一面厚重的墙壁阻拦在众人前方。

在那墙壁上,有一个凹坑,四四方方,很是平整。

所有人都眼巴巴地望着他。

杨开会意,神念一动,取出了魔神秘典。

刹那间,长渊和四位魔将的眼眸都炙热不少。

“别动什么歪心思,在这里打起来,你们谁也别想好过!”梦无涯嘿嘿怪笑着。

这片空间太狭小了,一旦这么多入圣境强者在此地大战,唯一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长渊干笑道:“梦兄太警惕了吧?本尊可没有夺人宝贝的想法。”

“说不准,那可是魔神秘典,谁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梦无涯冷哼着,往杨开身边靠了靠,示意道:“你动手,我盯着他们。”

杨开点点头,将手上的魔神秘典慢慢地朝那凹坑内印去。

静谧的甬道中,众人的呼吸陡然一滞,目光全都如蚂蝗般咬在魔神秘典上,神色期待又振奋。

随着距离的拉近,杨开感觉到手上的魔神秘典微微的战栗起来,传出一阵阵嗡鸣的声音,旋即,那魔神秘典忽然化为一道黑光,直接打进了凹坑中。

四四方方的凹坑瞬间被填满,下一刻,整个天地都嗡鸣起来。

悉悉索索的声音传出,众人的头顶上方不断地有碎石滑落,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末日来临的错觉。

众人神色变幻,都暗自警惕着,不知道等下会发生怎样的变故。

伴随着一声咔嚓脆响,前方那厚重的墙壁忽然裂出一道缝隙,耀眼的白光自那里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