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五十九章 我的人

第九百五十九章 我的人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长渊似乎并没有想要取这个魔人的性命,也没让他伤筋动骨,只是在折磨他,让他承受难以忍受的皮肉之苦,好让他屈服,为其效力。

所以这个魔人所受之伤看起来严重,其实并无大碍,只不过被困在这里几个月,太过虚弱罢了。

服下万药灵乳,以他的身体素质,将养个十几日便能康复。

杨开深深地吸了口气,神色放松下来小说章节。

“杨圣主……”杨开身边忽然诡异地浮现出一道身影,那魔尊长渊悠然现身,一脸苦涩地望着杨开,干笑道:“你一来魔宫便动我的人,这怕是不太好吧,你有没有问过我这个主人的意见?”

“你的人?”杨开直起身子,阴测测地望着他,神色不善,冷笑道:“他是我的人!”

长渊眉头一皱,不解地望向杨开:“杨圣主这话是何意,本尊有些不太理解,杨圣主是不是认错人了?他……”

“他的肉身是以前一位魔将的肉身,但是里面的灵魂却是我的一位朋友!”杨开不待他将话说完便直接打断了,丝毫不给魔尊脸面。

长渊的神色变换了下,惊讶道:“杨圣主原来知道此事!”

“等会再跟你算账!”杨开咬着牙,弯腰将地上的魔人抱了起来,斜睨着长渊道:“安排个地方,我给他疗伤。”

长渊苦笑不已,连忙点头。

他也看出来了,杨开并非信口雌黄。也不是无的放矢,那前魔将肉身内隐藏的灵魂,搞不好真的跟他有些关系。

而且关系还不浅!

一肚子腹诽,长渊还是很配合地给杨开安排了一间厢房。

厢房内,那魔人躺在床上,丽蓉和寒菲两人不断地往他体内灌入魔元,助其恢复。

长渊在旁看了一阵,感觉很是没趣,随便找个借口离开了。

走出魔宫,之前带领杨开等人过来的那个入圣两层境的魔人还在外面等待。见到长渊。那魔人连忙恭敬行礼。

“传信给勾琼他们,让他们速来魔都,我要在十日内见到他们!”长渊沉声吩咐。

“是!”那魔人领命,当即离去。

等他走后。长渊才回头望了一眼巍峨的魔宫。熠熠生辉的双眸难掩隐藏的激动。面皮微微抽搐着。

杨开来了,带着魔神秘典而来,这也就意味着困扰了他几百年的难题将会被解开!这是他自当上魔尊之后的心愿。眼瞅着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哪能不激动?

“没什么大碍了,估计半日后就能苏醒!”丽蓉和寒菲两人收回自己的手,不再往那魔人体内灌入魔元,冲杨开轻轻点头。

“恩。”杨开应了一声,目光复杂地望着面前的魔人,有些没想到本以为最不需要担心的他会沦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主上……这个人……”丽蓉好奇地看着杨开,不知道他为什么将这个魔人看的很重。

杨开笑了笑:“他叫地魔!”

“我刚才听说这肉身是当年一位魔将的肉身?”

“不错,地魔本只有一缕残魂,巧合地得到了一具没有损坏的魔将肉身,神魂入主,夺了这具躯壳。”杨开当即解释起来。

丽蓉和寒菲两女听的连连点头,这才知道杨开与地魔之间的关系。

在杨开很弱小很弱小的时候,地魔便一直伴随他左右,帮了他不少忙,虽然最开始的时候彼此都不信任对方,暗藏杀机,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双方的精诚合作,纷纷都坦诚相对,最后即便是地魔获得了自由,也没有离杨开而去。

他感念杨开给予了自己第二次生命,杨开也很感念他给自己提供的帮助。

正说着话,地魔忽然睁开了双眼,艰辛地呼喊了一声:“少主,老梦!”

杨开精神一震,连忙朝他望去,关切道:“感觉怎样?”

“不爽!”地魔撇撇嘴,一脸愤懑。

梦无涯大笑:“你这老魔,怎么搞成这幅德行?今日若非杨开和老夫恰巧来到此地,你怕是还要承受那皮肉之苦!”

“他妈的,等老夫修炼到入圣三层境,定要将长渊的脑袋拧下来当尿壶,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地魔一边喘气一边咒骂。

“有这个本事,你直管来便是,本尊等着!”长渊笑呵呵地走了进来,一脸没事人的表情。

杨开阴冷地望向他。

长渊悠然道:“杨圣主勿怪,本尊也不知道他是你的人,之前确实多有得罪了,恩,本尊在这里给这位兄台陪个不是。”

这般说着,又自顾道:“其实本尊也无恶意,只是想让他臣服于我,却不想他骨气这般硬朗,若是他能早点告诉我是杨圣主的人,我哪会这般对待他?你们也看到了,他虽然受了些皮肉苦,但并没有伤筋动骨,本尊也有爱才之心啊。”

地魔桀桀怪笑着:“今日我不如你,随你怎么折腾,他日我实力凌驾于你之上,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长渊眉头一扬:“兄台你还是多考虑考虑如何才能让你的灵魂和这具肉身完美契合吧,依你这样的情况,不出二十年,肉身必定损坏!到那时候你又要再去寻找一副新皮囊,又要重新修炼了,你何时才能拧下本尊的脑袋?”

听他这么说,地魔脸色都黑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长渊说的并没有错。

当年他得到这具魔将肉身的时候就曾经跟杨开说过,三十年之内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是如果在这段时间内没能让自己的神魂和肉身完美契合的话,就得再去夺舍。

如今也过去十多年了,魔尊眼光毒辣,一下子就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