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五十章 双子阁来人

第九百五十章 双子阁来人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天霄宗,峰底密室中,杨开迸发出体内的真阳元气,汇聚成真阳之火,朝那骨族的骸骨上烧去。

楚凌霄和四位师叔都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面露忌惮之色。

杨开的真阳之火不是普通的火焰,那是他一身修为的结晶,无比凝练雄浑,鲜有什么东西能抵挡得住它的焚烧。

被锁魔链和种种秘宝捆缚的骨族一动不动,似乎真的已经死透。

但从他体内散发出来的凶煞之气却是越来越浓郁了。

嗤嗤嗤……

密室内不断地响起刺耳的炸响声,肉眼可见地,骨族的骸骨和依附在骸骨上的经脉逐渐被焚烧成灰。

蓦然,两团碧绿的光芒自骨族的眼眶中亮起,如两只阴森森的眼睛,又如两团鬼火,飘忽不定。

愈加狂暴的凶煞之气,轰然爆开。

“吼……”一声愤怒的怒吼,忽然自那骨族的神念中传递出来,渗入到每个人的识海,让每个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不甘和狂暴,这吼叫声中夹杂着一股莫名的神识攻击,让除了楚凌霄之外的所有人都神识动荡。

众人勃然变色,杨开更是加大了自己真元的输出力度。

咔嚓嚓,骸骨逐渐粉碎,化为灰渍。

骨族的眼眶中,那剧烈跳动的鬼火,也迅速暗淡下去,很快便失去了光泽。

一炷香后,原地只留下了一团漆黑的粉末。

众人彼此相顾,一时无言。

“他真的没死……生命力好顽强!”绯雨一脸后怕的表情。

“只剩下一副骸骨,如何才能存活?”苍炎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说不定,他来就是一副骸骨,根没有血肉,或者骸骨才是他的生命精华……”杨开若有所思。

“小师侄的意思是。骸骨不灭,他就不死?”

“恩。”杨开点点头,“不管怎么说,这个种族跟大陆上已知的种族完全不同,也及其危险,日后若是碰到了可不能掉以轻心。”

“放心,以后要是再碰到的话,我一定将他的骨头捻成灰。”力丸暗暗发狠。

“大陆上有这样诡异的生灵么?”楚凌霄眉头紧锁着,以他的见识阅历。今日若不是杨开恰巧到来,也没弄清楚这个被他随手擒拿回来的骨族的身份。

当时他去雪山查探,循着凶煞之气的源头,在百丈积雪下,发现了这具骸骨。察觉他的情况怪异,便随手带回来了。

还好有先见之明地将他封印在此地。

“不过自那一日开始,老夫总觉得这天地有些不同了。”楚凌霄沉声道。

“祖师的意思是……”杨开狐疑地望向他。

楚凌霄沉吟着,片刻后道:“你们境界修为不够,感受的不清楚,但是我想这世上所有抵达入圣三层境的人,都会跟老夫有相同的感受。天地比以前变得似乎更加明朗。在夜晚的时候,许多以前曾经看不到的繁星也能看到了。”

杨开神色一变。

“老夫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看样子,似乎是要变天了啊。”楚凌霄幽幽叹息着。

四位师叔身躯微震。这才明白为什么自那一日开始,祖师时常会在夜晚离开闭关的密室,抬头仰望星空。

他们不知道祖师为什么会有这种怪异的举动,还以为楚凌霄是要参悟大道。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明白他是因为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地方。才会去仔细观察。

在天霄宗又待了两日,杨开与凌太虚和苏木三人返回九天圣地。

临走之时,祖师千叮咛万嘱咐,日后定要一切小心,若是再碰到如骨族那样怪异的生灵,定要知会他一声。

杨开满口答应。

一路上,杨开沉默不语,陷入沉思。

凌太虚发现他的心不在焉,询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杨开点点头,将那骨族的事情讲了一遍,凌太虚也微微变色,不过他却没法给出什么意见,毕竟他来到通玄大陆才没多久,连这个世界有多大都还不清楚,更不要说是什么骨族了。

以前在大汉,他们可是连魔族和妖族都不知道的。

只以为这天下间,有神智的生灵只有人族一族。

等来到了通玄大陆,才明白自己的见识短浅。

“师公不用担心,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杨开呵呵一笑,心情放松了不少,转头看向苏木,笑道:“你得了什么好东西,一直咧着嘴笑个不停?”

苏木嘿嘿笑道,献宝似的拿出一个乾坤袋:“看,这是祖师给我的。”

“乾坤袋!”杨开点点头,“知道怎么用吧?”

“当然知道了,祖师和几位师叔还给了我不少秘宝,武技典籍什么的,都放在里面了。”苏木将乾坤袋珍重地放在胸口处,轻轻地拍了拍。

“送了你这么多东西,你可得好好利用,莫辜负了祖师和你那几位师叔的期望。”凌太虚语重心长地教导。

“弟子知道的。”苏木正色点头,忽然又道:“姐夫,什么时候把姐姐找回来啊,我们整个宗门都已经过来了,是时候该让姐姐回来了。”

“恩,这次送你们回去,我就去找苏颜。”杨开应道。

即便苏木不提醒,他也是这么打算的,一分开便是七八年,杨开也不愿再过这种相思成疾的日子了。

如今夏凝裳也在九天圣地,只要找回苏颜,那便是全家团圆。

对这样的生活,杨开很是向往!

两日后,三人重返战魂殿旧址。

才刚回到此地,闻讯而来的徐汇便汇报道:“圣主,两日前有人来到圣地,想要求见于你。”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