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四十五章 自己人

第九百四十五章 自己人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足足花费了三日功夫,几千人马才安全地通过虚空甬道,全数抵达通玄大陆。

方圆五十里范围内,许许多多来自大汉的武者,各自寻觅合适的位置,盘膝而坐,感悟天道武道,突破自身的桎梏,修为更上一层楼。

因为天地法则的不同,所有抵达通玄大陆的武者,都能或多或少地获得一些实力上的提升。

处在突破边缘的武者,自然就能借助这个机会,一举晋升小说章节。

杨开当年踏足这个世界的时候,便是如此。

古魔一族被杨开带出那片小玄界的时候,也是如此,许多族人的境界都提升了。

如今轮到这些大汉的武者,杨开已驾轻就熟,早有准备,所以他才会肃清方圆五十里的范围,就是为了给众人一个安全的突破环境。

几千人马,最少有三分之一正在突破的关头,其他人虽然没能这般幸运,却也知足了,他们体内的真元和自身的境界都多少有些改善,自主地散开在周边,为突破的同伴警戒防护。

秋忆梦从十里外某处迤逦而来,银牙轻咬着,喃喃不已,似乎是在咒骂着什么。

飞速地窜到杨开身边,仰着脑袋,美眸瞪向他:“这就是你送我大礼?”

“满意不?”杨开咧嘴一笑。

“满意倒是满意,但是这跟你没有关系吧?你自己瞪大眼睛看看,这么多人都在突破……”秋忆梦伸手指了一圈,入目所及,数不清的武者都盘膝坐在地上,吞吐天地灵气,场面蔚为壮观。

“满意就行了,别较真嘛。”

“你给我记着,让女人失望,我跟你没完!”秋忆梦恨恨地跺跺脚,再也懒得搭理杨开。闪身跑到秋家族人聚集的地方去了。

杨开摸了摸鼻子。神色无奈。

“圣主!”这个时候,史坤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急急道:“有一大群人正在朝这边接近,来势汹汹,似乎有些不对劲。”

“什么人?”杨开眉头一皱。

“属下没来得及打探,不过对方有一位入圣境高手。”

“去看看。”杨开神色不悦,附近的大势力只有逍遥神教一家而已。不过在众多高手被斩杀了之后,逍遥神教似乎已经人倒猢狲散了,这次从凌霄阁那边过来的时候,杨开还特意让丽蓉到逍遥神教走了一趟,可等丽蓉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边空无一人。

这个时候。又有哪路人马不长眼地跑了过来?

走出没多远,杨开便看到天际边一些小黑点正在迅速地朝这边靠近着,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群人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

神念放出,杨开的表情变得古怪。

他发现来的这群人中,果然只有一个入圣境,而且还是个入圣一层境的武者,其他人都是超凡境。还有一些神游境的。

让他觉得古怪的并非是这些人的实力不高。而是这其中有不少他熟悉的气息。

再仔细感知一番,杨开哑然失笑。

过来的那群武者显然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莜地停在了一里之外,领头一人朗喝道:“敢问那边的可是逍遥神教的朋友?在下乃龙凤府府主陈州,今日前来有事请教。”

“龙凤府?”站在杨开身后的丽蓉眉头一皱,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宗门没什么印象。

“自己人。”杨开随口说了一声,扬声喊道:“孙玉,可是你在那边?”

此言一出,那边的龙凤府武者们全都眉头紧皱,府主陈州更是不着痕迹地动了下身子,将人群中一个年轻人的身影牢牢遮挡,不让杨开见到。

“徒儿,那边有人在喊你,怎么你在逍遥神教这边也有认识的朋友么?”凌坚一脸狐疑地望着被保护在中间的孙玉。

自己徒弟的人生经历,他这个做师傅的自然是最清楚不过。

孙玉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凌坚捡到,带往龙凤府修炼,这么多年下来,孙玉根本没离开过龙凤府,若不是这一次他坚持要到这里来,凌坚哪敢让他轻易外出?

如今他是整个龙凤府未来的希望,不能有任何闪失。

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龙凤府,怎么可能在逍遥神教这边有认识的人?凌坚一头雾水。

府主陈州也将目光投向孙玉,问道:“你认不认识这个喊话的人?”

孙玉神色狂喜,也没答话,直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面上挂着一丝敬畏之色,高呼道:“是杨前辈?”

杨开微笑颔首:“是!”

“果真是杨前辈。”孙玉大喜过望,不由分说脱离了人群,急速朝这边飞来。

龙凤府一众高手神色大变,赶紧随他而去。

“凌长老,孙玉口中的这个杨前辈是什么来头,他为何如此热情?”飞驰中,陈州不解地询问。

“老夫也不知道啊。”凌坚同样迷茫万分。

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了杨开面前,孙玉神色激动又兴奋,恭敬抱拳:“见过杨前辈,原来你也在这里。”

杨开轻轻点头,目光越过孙玉,投向他身后。

龙凤府内,几乎所有的高手都随着孙玉出动了,做层层护卫状,即便是此刻,那些人也都用一副警惕的目光在审视自己,生怕自己对孙玉不利的样子。

“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孙玉心情振奋,指着杨开道:“这位是杨前辈。”

然后又指向龙凤府的一众人,道:“这位是我们府主陈州,这是我师傅凌坚,这是府内长老萧翎,这是……”

一个个介绍下来,杨开都点头打着招呼。

“小伙子年轻轻轻,有何资格为人前辈?”陈州面色有些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