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三十一章 杀一个出出气

第九百三十一章 杀一个出出气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中都,南北不相望,天下第一城!

远远望去,巨大的中都城就如蛰伏沉眠的远古凶兽,静静地伏在大地上,迎面扑来的苍凉气息让人心生敬畏。

一道青光,停在了距离中都五十里外的空中,杨开,丽蓉和寒菲三人的身影显现出来。

“这里居然也有这般庞大的城池?”丽蓉目露讶然之色,惊呼一声小说章节。

中都的规模,即便是在通玄大陆中也是及其罕见的,丽蓉很难想象,这里的原住民到底花了多少年,才造就了这般庞大的一个巨城。

“不过似乎有些毁灭的痕迹啊。”寒菲皱了皱秀眉。

“恩,十多年前,中都地底地脉爆发,整个城池毁于一旦,我当年离开的时候,所有人都在重建中都,虽然十多年过去了,可看这样子还没重建完全。”杨开轻轻颔首。

此刻,整个中都略显平静,尽管远隔了五十里,杨开也依然能看到不少人在中都内活动的踪影。

点点光芒忽然从中都一隅绽放出来,闪耀了杨开的眼睛。

“主上,那边似乎有人正在战斗。”丽蓉低喝一声。

“去看看!”杨开再次御使飞天梭,莜地消失在原地。

中都正南门处,一群超凡境武者神色狰狞,仓皇逃窜。

正南门,是中都杨家专用的大门,所有杨家嫡系外出归来的时候,都会通过这道城门。杨开当年回归中都参加夺嫡战的时候,就曾经走过这条路。

而此刻那些正在逃窜的超凡境武者,基本上全都是杨家血侍堂的高手。

他们奋力地奔逃,以逃出中都为目标。

可是在他们的身后,却跟着两个不可匹敌的敌人。

“你们这些杂碎,溜得倒是挺快,我看你们现在往哪里逃!”其中一个独眼的中年人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身后,也没有立刻出手的意思,只是阴阳怪气地讥讽着。眼中满满的戏谑之意。宛若猫戏老鼠一般,神态轻松,“区区一群超凡境,也敢在我面前放肆,尽情地奔逃吧,可别被我抓住了,要不然你们就惨了。”

所有被追逐的人全都睚眦欲裂。双眸尽赤,但每个人都深知敌人的强横之处,根本不敢停下来与之战斗,只在奔逃中打出一招招武技,尽量拖延那人的步伐。

可这些武技轰在那独眼中年人身上,根本奈何不了他。他体外只泛起一层层涟漪,攻击便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踪。

这让逃跑的一群超凡境心如死灰。

“仇旭,别玩了,乌教主等着我们复命呢,赶紧将他们抓住再说。”另一个方向上,一个身材丰饶的美妇淡淡地点醒独眼中年人。

那仇旭遥遥地瞥了她一眼,轻哼道:“无需你来提醒。”

又以极小的声音咒骂着:“小婊子。以为靠上了乌正这颗大树。便能对我呼来唤去了,也不看看自己的瘙样。真是晦气。”

说话间,神色变得暴戾,朝下方厉喝一声:“跑吧跑吧!待会你们谁要是第一个被我抓住,我就让他尝遍人间酷刑,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也是看你们有点实力,还有些作用,便让你们给我卖命,居然敢找机会逃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一男一女的说话声传入下方众人的耳中,让他们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

人群中,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低喝道:“诸位兄弟姐妹,分散开吧,生死各安天命,谁若是能逃出这里,一定要活下去,找到小公子,将这里的事告诉他!”

众人纷纷点头,齐喝道:“祝好运!”

下一刻,所有人都四面八方地散开。

在他们后面追逐的一男一女看到这一幕,根本没有流露出丝毫意外的神色,那叫仇旭的独眼男人讥笑道:“还有点脑子啊,我以为你们会停下来跟我战斗呢,原来你们也不笨。”

“别闹了,让他们跑远了还挺麻烦的,你断他们前路,我堵他们后路!”那丰饶的美妇低喝,同时体内迸发出一股澎湃如海的力量,一层无形的屏障,莜地出现在那些超凡境武者的后方,将他们的退路阻隔,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朝前推进,缩小他们的活动空间。

眼见她已经动手,仇旭也不再废话,施展出同样的手段,隔断了底下那群武者的前进之路。

嘭嘭嘭……

一道道人影撞击在无形的屏障上,半空中浮出一层层涟漪,这些武者全都晕头转向地被逼退回来,脸色难看。

两股如利剑般的气息,从前后袭来,让他们不得不再次围聚到一起,互相背靠着背,抬头怒视天上的一男一女。

上天无门,入地无路,在绝对的强势之下,他们只能被敌人玩弄于股掌之中,根本反抗不得。

“秀丽,我杀一个人出出这口恶气,没什么关系吧?”仇旭用仅剩的一只独眼,朝那丰饶美妇望去。

叫秀丽的美妇皱起了黛眉,不满道:“他们实力又不高,你杀他们有什么用?乌教主之所以留他们性命,就是让他们臣服,为我们效力,只要这群人臣服了,剩下的人就好处理了,这里的灵气不浓郁,资源也不丰富,但是人却不少,带过去挖挖矿,做些粗活还是可以的。”

“我当然知道乌教主的用意,不过……不杀杀他们的锐气,难解我心头之恨啊。”仇旭缓缓摇头。

见他这幅模样,那秀丽心生厌恶,却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与他纠缠,无奈点头道:“好吧,不过只能杀一个,若你敢多杀,我定会将事情禀告乌教主。”

“知道你跟乌教主感情不错,但也不用拿他来压我,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