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二十九章 清理门户

第九百二十九章 清理门户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凌霄阁,血战帮,风雨楼内的来犯之敌被清扫一空,所有外来者都倒地毙命。

以丽蓉和寒菲两人的手段,逍遥神教的人马怎堪匹敌?还没弄明白情况便一一命丧黄泉。

在绝对的强势下,他们的反抗显得那么的徒劳无力。

临死之前,他们也多少能体会到这几个月来,凌霄阁血战帮和风雨楼三个宗门弟子被欺凌时的心情了小说章节。

那种上天无门,入地无路的绝望笼罩在心头,让他们恨不得早点死了好。

此刻,丽蓉和寒菲两人就站在凌霄阁内一片空旷的场地上,好奇地打量四周,暗想这里就是主上生长的土地么?

也没看出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却培育出了主上那般神奇的人来,真是古怪。

凌霄阁的弟子并非全部都被押送到虚空甬道那边去了,还留有很大一部分在宗门内,丽蓉和寒菲两人如天将神兵,以雷霆手段剪除了逍遥神教的人马之后,这些弟子都纷纷惊奇地打量她们,不知道她们为什么会救下自己等人,还帮所有师兄弟解开了体内的封印。

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从正门出开驰进来,待看清领头的那几人的样貌之后,留守在此地的凌霄阁弟子顿时兴奋地叫嚷起来:“是掌门和几位长老!”

“他们回来了。”

“咦,掌门身边的那个人莫不成是杨开师弟?”

“真是杨开师弟!”

“……”

叫嚷声传了出去,躲藏在暗处的凌霄阁弟子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痛哭流涕地朝前方迎去。

苏木朗声好一阵安慰,才稳住众多兄弟姐妹的激动心情。

“这一趟姐夫……恩,杨师兄回来了,以后咱们再也不用怕那群畜生了,改日我们还要杀到中都,将他们全都赶走!”

“全部赶走!”叫嚷声震天,众多弟子纷纷响应苏木的号召。

情绪激昂的人群中,有一人神色变幻。悄悄地溜到后面。隐藏在暗处,一副准备偷偷离开的样子。

苏木的双眸忽然朝那边望去,厉喝道:“解师兄,你想去哪?”

众多凌霄阁弟子叫喊的声音停了下来,循着苏木望向的方向看去,正好见到解红尘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

种种鄙夷唾弃的目光投在解红尘身上,让他神色尴尬难堪。无地自容。

凌霄阁的几位长老也摇头叹息不止,流露出失望至极的神色。

“解师兄?”杨开眉头一挑,也朝解红尘看去。

这位师兄,当初可是宗门内年轻一代的第二高手,除了苏颜之外,便是他最厉害了。也跟杨开起过不少争端。

不过随着杨开变得越来越强大。便不再将此人放在心上了。

可此刻一见宗门长辈和师兄弟们的鄙夷目光,杨开隐隐也明白过来他为什么会犯众怒。

多年不见,解红尘也成长到了神游境六层的修为,不算低,也不是多高的样子。

“解师兄!”苏木轻轻地冷笑着,一步步地朝他走了过去,咬牙切齿道:“这几个月多亏了解师兄的多番照拂,我阁内兄弟姐妹们感激不尽!”

“苏师弟。有话好好说……”解红尘一步步地往后退去。感受到苏木身上涌现出来的杀机和脸色的不善,身心一片冰凉。宛若死亡正在冲自己招手。

“你这种人也配称呼我为师弟?”苏木厉喝一声。

“掌门!”解红尘双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哀求道:“师兄那么做也是情非得已啊,我投效那群贼子,不过是示敌以弱,想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机会能够解救大家,师兄也是忍辱负重啊。”

“忍辱负重?”苏木忽然大笑起来,“我怎么看师兄象只狗一样听从那群贼子的号令,将我宗门的各种机密尽数通报,这也就罢了,你居然还虐杀了一位师弟来表明忠心,孙还师弟是死在你手上的吧?可别不承认,在这里的人,有许多亲眼所见。”

“我……”解红尘哑口无言,察觉到苏木的决绝和杀机,心头一慌,连忙将目光投向诸位长老,跪倒在地上,哭求道:“诸位长老,弟子知道错了,绕弟子一命吧。”

四位长老目光冷然地望着他,魏昔童低喝道:“绕你一命?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解红尘,你太让老夫失望了,老夫当年可是将你当成宗门里的希望来培养的,却不想你居然如此狼心狗肺,老夫真是瞎了眼。”

其他三位长老也都流露出一副杀之而后快的表情。

某种意义上来,眼前的这个人,比那些来犯之敌还要可恨,可杀!

“杨师弟,杨师弟……”解红尘见几位长老不帮他说话,又将目光投向杨开:“我知道你面子最大,你救我一命,我解红尘以后当牛做马,必报此恩。”

杨开神色漠然,淡淡道:“解师兄……你话太多了。”

解红尘面色一呆。

“我苏木受太掌门之命,执掌凌霄阁,宗门危难之际,弟子解红尘为一己私欲,虐杀同门师弟,苟且偷生,认贼作父,其罪当诛,本掌门今日在此清理门户,请诸位师兄弟引以为戒,他日勤加苦练,震我凌霄阁之威!”苏木朗声喝着,缓缓抬起了自己的一只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解红尘,眼神冰寒刺骨,那掌间真元涌动,形成了一股骇人的龙卷风。

手掌在解红尘的眼中逐渐放大,狂暴的骤风将他吞没。

所有围观的凌霄阁弟子不但没有丝毫同情怜悯,反而还流露出一副痛快至极的神色。

狂风卷过,解红尘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双眸浑浊,体内烂成一团血水,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