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一十六章 圣陵之变

第九百一十六章 圣陵之变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圣地内的一处广场中,人头攒动,众入圣境强者齐聚在此。

杨开将梦掌柜和夏凝裳介绍给他们认识,圣地的诸位长老,古魔一族的几位统领纷纷点头示意,算是打过招呼。

听闻夏凝裳与杨开同出一个宗门,而且还是师姐弟的关系,众人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不敢有丝毫怠慢。

尤其是看到了杨开和夏凝裳之间的亲密,这让他们顿时对两人的关系有了个清晰地猜测。

“我还当咱们的圣主不会对女人动心呢,原来早就心有所属了。”玉莹长老站在外围,抿嘴轻笑着。武炼巅峰916

“可怜的灵儿……”程月彤不由地为安灵儿感到心疼,圣地的长老们都以为她与杨开已经开始修炼传承的功法,殊不知安灵儿早已和杨开串通一气。

“灵儿应该知道此事。”玉莹笑了笑,“圣主这般人物,有几个女人很正常的,灵儿不是小气之人,还怕她没有容人之量么?而且我看这姑娘也是个温顺之人,不会与灵儿争宠的。”

“但愿如此吧。”程月彤轻颔螓首。

“梦无涯?”就在这时,徐汇忽然惊呼了一声,双眸瞪圆了,怔怔地望着梦掌柜,一脸激动的模样。

“大长老你叫什么呢?刚才不是给你介绍过了么。”杨开愕然。

“我记起这个名字了,几百年前人族的第一强者,也叫这个名字!你该不会是……”

“第一强者?”梦掌柜皱了皱眉,苦笑道:“世人抬爱了,梦某不过是一介莽夫,这第一两个字,实在愧不敢当。”

“果真是你?”徐汇一脸惊容。

其他几位长老也都怔在了原地,傻傻地望着梦无涯,似乎有一柄大锤把他们全都砸晕了。

被徐汇这么一提醒,他们也总算想起了梦无涯这个名字。

“久仰久仰,没想到今生徐某还能见到梦兄一面。实在是三生有幸。”徐汇不断地抱拳拱手。刚才杨开给他介绍梦无涯的时候,他只不过是寒暄打招呼,随意地应付一下。

毕竟现在九天圣地威名鼎盛,他身为圣地大长老,地位崇高,一般人他还真没放在眼中。

因为是杨开的前辈,徐汇才主动寒暄。

可是此刻。当他确定眼前这人的身份之后,态度立刻变得不一样了,甚至还有些崇拜的味道。

“行了,梦掌柜和小师姐以后就住在咱们九天圣地,有的是时间交流。”杨开挥了挥手,打断了徐汇的喋喋不休。

“哦?梦兄要留在圣地。欢迎至极啊!”徐汇双眸明亮,惊喜不已。

“梦掌柜和小师姐就住在圣主苑吧,那里是我平日居住生活的地方,你们觉得怎么样。”杨开看着梦无涯,征询了一声。

“可以,只要清净就成。”梦无涯点了点头。

“那跟我来吧。”杨开招呼一声。武炼巅峰916

“圣主,此事让玉莹长老处理吧,属下还有要事禀告。”徐汇眼见杨开要走。连忙阻拦。

“什么事等会说不行么?”

“事关重大啊!”徐汇脸『色』严肃。

杨开沉『吟』了一下。无奈道:“好吧,玉莹长老。麻烦你带他们去圣主苑,让安灵儿给他们安排一下。”

“是,两位请随我来。”玉莹招呼了一声。

夏凝裳有些依依不舍地望了杨开一眼,这才跟玉莹一道离去。

“主上,此间无事,我也先回去休息了。”丽蓉告罪一声,与古魔一族的其他统领联袂离开,返回他们所居的山峰。

很快,广场上只剩下了杨开和圣地的几位长老。

“到底什么事让你们如此紧张慎重?”杨开有些不满徐汇打扰他和小师姐团聚的时间,瞥了他一眼问道。

“是圣陵!”徐汇连忙回禀,“圣陵出了些问题,圣主来看看就知道了。”

“圣陵能出什么事?”杨开浑不在意。

圣陵本是九天圣地的禁地,是历代圣主安眠之所,不过自从杨开上次进了那里面之后,圣陵里已经空无一物了,后来圣地三千弟子还进里面避难过两三年。

那么一个荒废的小玄界,除了用来闭关修炼,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作用。

杨开不知道它能出什么问题。

圣陵前,一行众人驻足在此,杨开望着那巨大的青石,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这巨大的青石上留有禁制,必须要动用杨开手上的圣主灵戒,才能打开那个小玄界的入口。

可是此刻,巨大的青石正中央处,黑漆漆的虚空甬道正无声地张开,如一只猛兽的大口。

而在圣陵附近百丈处,更被几位长老联手布置下了一层结界,不允许普通弟子靠近这边。

“这是怎么回事?”杨开询问道,“圣陵怎么开启了?”

“属下等人也不知道其中原委,它忽然就自行打开了,为免弟子们不知深浅闯入其中,所以才与其他长老在周围设下了禁制。”

“进去查探过没有?”杨开望向徐汇。

“属下和史坤长老进去过。”武炼巅峰916

“有什么发现?”

“什么都没有,圣陵内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我进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等着。”杨开吩咐一声,一头钻了进去。

一炷香后,他从圣陵内返回,神『色』古怪。

正如徐汇所说,除了圣陵入口自动打开之外,圣陵内部并没有变化,还是一如既往的灵气浓郁,也没有一点危险。

又观察了许久,杨开也理不出个所以然来,开口问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