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一十二章 你没见过她的真面

第九百一十二章 你没见过她的真面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半空中,一个漆黑的洞口莜地出现,片刻后,丽蓉带着妖族四人和梦无涯从中飞出,辨认了下方向,朝下方落去。

杨开抱着夏凝裳紧接着窜了出来。

就在两人的身形刚脱离虚空甬道的瞬间,背后一抹光亮闪烁,整个虚空甬道蠕动变幻,旋即收缩成一个小黑点,消失的无影无踪。

杨开惊出一身冷汗,知道刚才若是慢上一线的话,自己和小师姐就要被永远地留在那里面了。

低头看了看,下方是一片密林,鸟语花香,山野间青青葱葱,风景怡人。

丽蓉就站在那下面的一块空地上,冲杨开招手:“主上,在这边!”

“恩。”杨开应了一声,朝下飞去。

同时神念扩散,警惕四周的动静。

他以为这里还是兽海密林的某一处,毕竟之前进去的时候是通过兽海密林进入的,但是仔细查探了一番之后,却发现方圆几十里范围内一只妖兽都没有。

狐疑不解,在确定了附近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便收回了神念。

将夏凝裳放在一旁,杨开急忙问道:“他们的情况如何?”

“不是太严重,毕竟被束缚的时间不算长,只要恢复一阵便好了,倒是这位老先生……”丽蓉有些怜悯地望着形容枯槁,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的梦无涯,微微叹息。

据雷龙所说,这位可是当年人族的第一强者,如今却变成了这幅凄惨模样,如果不加以救治的话,以他现在所存的生命力,只怕活不了多久。

“没事。有我在,他死不了。”杨开这般说着,便来到了梦无涯身边,将他扶了起来。

梦掌柜凄惨模样,让杨开不由心头一酸。认识他这么久,杨开从来没见过梦掌柜这么凄凉。

梦无涯艰辛地伸出一只宛若枯骨般的手,用尽了全身力气拽住了杨开的衣服,一双浑浊无光的眸子盯着杨开的眼睛,干裂的嘴唇蠕动。

“什么都别说。我知道你的意思,小师姐我会照顾好的。”杨开微微颔首。

梦无涯的眸子明亮了一瞬,为杨开洞悉他心头的牵挂而感到欣慰,嘴角边似乎也浮现出了一抹微笑。

杨开已经迅速地取出了一个玉瓶,那玉瓶中盛放的是万药灵rǔ。弄出来一点让梦无涯服下。

万药灵rǔ对于治疗重伤有着很明显的效果,虽然梦无涯气喘游丝,但是用这个最起码能保住他最后一口气。

随即,杨开又拿出了那块血jīng石。

咚咚有力的跳动声,从血jīng石内部传递出来。

仿佛是感受到血jīng石内蕴藏的庞大血气,梦无涯的眼睛莜地明亮了不少。

那石柱有着汲取被束缚之人的血肉jīng华的威能,梦无涯一身气血之力几乎被石柱抽了个干净。现在最需要便是补充气血之力了。

只要有气血之力,他便能诞生生机。

而血jīng石,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万药灵rǔ和血jīng石,双管齐下。杨开就不相信还救不回梦掌柜。

真元灌入血jīng石中,牵引着里面的血气,将其灌入梦无涯的体内。

随着血气的灌入,梦掌柜也感受到了自身生机的恢复。很配合地闭上双眼,任由杨开为他医治。

时间缓缓流逝。

肉眼可见地。梦无涯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犹如一个干瘪的气球被吹了起来,那血肉逐渐地充盈,枯槁的身躯也再次变得饱满。

肌肤上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伤口迅速愈合,皮肤也变得光润了不少,不再如之前那么褶皱。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梦无涯才忽然睁开双眼,眼眸深邃,望着杨开,声音沙哑道:“我自己来吧,你去照顾下凝裳。”

杨开点了点头,将血jīng石交到梦无涯手上,转过身打量其他人的情况。

妖族四人都在打坐恢复,一动不动,经过了一个时辰的修养,他们的脸色也变得好看不少。

杨开想了想,将一滴万药灵液藏在自己随身携带的丹药内,每人送了一颗,让他们服下。

妖族四位强者都没有迟疑,立刻将丹药塞进口中。

杨开这才来到夏凝裳旁边。

丽蓉一直守护在此,似乎也知道这个薄纱照面的女子对杨开很重要,所以寸步未离。

夏凝裳的情况比梦无涯要好很多,只不过是因为力量动用的太过,而导致有些虚脱罢了。

杨开给她服用了一滴万药灵液,便坐在一旁,静候起来。

“主上……”丽蓉忽然轻呼一声,“之前丽蓉未听主上号令,有违我族之前立下的誓言,为我族的忠诚蒙羞,还请主上责罚。”

“恩?”杨开正凝视着夏凝裳,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地抬头望向她,想了一会,顿时明白她为何说出这样的话了。

“那件事啊……不用在意,是我没有想清楚便让你对大魔神的分神动手,错不在你。”

“可是主上,我族既然发誓效命于你,就不能对你下达的命令有任何迟疑。”

“别这么死板啊,那是大魔神的分神,你有迟疑在所难免。恩,若是哪一天大魔神突然活了过来,他让你出手对付我,你会不会迟疑?”

丽蓉怔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回答。

杨开笑了笑:“这就对了,你会迟疑是因为我是你们的主上,不过大魔神毕竟是大魔神,在你们心中的地位无人能及,这事过去就过去了,不用再提。”

丽蓉抿着红唇,好半晌才微微颔首:“是!”

忽然又嫣然一笑:“主上,这位姑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