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零七章 血海滔天

第九百零七章 血海滔天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是。”雷龙颔了颔首,“我当年确实是血蛟大尊麾下的一员,而血蛟大尊的死,跟这件秘宝的主人便有些关系。”

“被那个叫梦无涯的家伙打死的?”裂地神牛惊呼道。

雷龙缓缓摇头:“不是这样的,只是两人大战,血蛟大尊在一炷香的时间内被击败,身负重伤,最后自己郁郁而终,血蛟大尊死后,本座才得以接掌大尊之位,成为这一方妖域的统领。”

裂地神牛直把眼珠子瞪爆了,闷雷般的声音滚滚响起:“血蛟大尊当年的实力应该与你我二人现在不相上下,居然有人能在一炷香时间内将他击败?”

“不错,就是在一炷香时间了,当年两人大战的时候,本座便在一旁观战!那梦无涯的手段……当真惊天动地。后来本座特意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那家伙是人族的第一强者,无人能撄其锋芒。”..

杨开听得双眸神光熠熠,脑海里不由地浮现梦掌柜那为老不尊的形象,脸皮略微有些抽搐。

梦掌柜居然有如此了得的辉煌往事?

尽管杨开早就猜测到了梦无涯实力不低,却还是有些低估了他的能耐。

直到今rì,杨开对梦掌柜的底蕴才算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

“而这件天行宫秘宝,便是那梦无涯所拥有的……”雷龙大尊望着杨开手上的秘宝,神色复杂,微微叹息道:“因为血蛟大尊的死,所以本座一直在留意那家伙的动静和行踪,可惜听说他后来跑到了魔疆去挑战当今的魔尊,最后孤军奋战,死在了那里……”

顿了一下,又唏嘘道:“那家伙也是个奇人,无门无派,似乎是独自一人修炼,也没有衣钵传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到那种境界的。导致本座现在想找人报仇都没得门路。小子,你从哪里得到这秘宝的?”

“嘿嘿。我若是说,这是他留给我的,你信不信?”杨开干笑一声。

雷龙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你是说,他现在还活着?”

“恩。”

“不可能吧,这几百年都没有他的消息了,若是他还活着。怎么可能不闹出点动静?”雷龙看样子有些不太相信的样子,又狐疑道:“这天行宫为何一直在闪烁光芒?”

“大概是它感应到自己主人的气息!”杨开也凝神朝天行宫望去,自将它从黑书空间里取出来之后,天行宫闪烁的频率便越来越频繁了,这让杨开断定,梦无涯说不定真的就在这里。

“他不会真的还活着吧?”雷龙大尊失声惊呼。

“你看我像是骗人么?”杨开一本正经地望着他。

“不像。”

“那就对了。”

雷龙的表情变幻。忽然眼前一亮,低喝道:“这么说,我们只要遵循着天行宫的指引,就能找到梦无涯?也能离开这个迷阵?”

“我就是这么想的。”杨开重重颔首,真元往天行宫内灌入。

当年梦无涯用天行宫包裹杨开府,免除了杨开府被邪主和邪王们破坏的命运,为了方便杨开进出结界,梦无涯特意在天行宫内留下了一道禁制。让杨开能够驱使它。

只不过这秘宝毕竟不属于杨开。所以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威能。

已经足够了!

真元灌入间,天行宫嗡鸣颤抖。旋即杨开便察觉这件秘宝隐隐有要从自己手上飞出去的迹象。

当即精神一震,喝道:“跟我来!”

手持着天行宫,感受着它要飞往的方向,杨开一路疾奔。

众人紧随其后。

飞驰间,杨开的心情起伏着。

他不确定梦无涯到底在不在此地,可能是他来过这里,留下了痕迹,然后又离开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一次依然无法找到他和小师姐。

不过这总归是个线索,也是个希望。

苏颜杨开已经找到了,地魔他不担心,只要再找到夏凝裳,那他来到通玄大陆的目的便已经达到。

离开中都,来到这个世界,一晃都已经十年多了,十年间,他的实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始终有那么一桩心事搁在心间,让他每每想起都只是能叹息不已。

等见到了梦无涯,定要将这老流氓的胡子拔干净!杨开心中暗暗发狠,脚下不遗余力地飞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灰蒙蒙的视野中,忽然出现了一些变化。

前方似乎有什么东西,矗立在这天地间。

到了这里,天行宫散发出来的光芒也变得强烈许多。

杨开精神一震,不假思索地冲到了那里,待看清面前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之后,眉头皱了起来。

其他五人也都站定了步伐,表情凝重地朝前望去。

众人十丈之外,矗立着一根石柱,那石柱高不知几许,耸入天空中,看不到尽头,足有三人环抱粗细。

石柱上,留了下几个大字,一如众人刚进入这里时碰到的字迹一样,都是魔文。

“丽蓉,那上面写的什么?”杨开急忙询问。

丽蓉扫了一眼,立刻收回目光,不敢多做观摩,沉声道:“通玄之柱!”

“通玄之柱?”杨开皱了皱眉,不知道这几个字代表了什么意思。

不过那石柱中确实涌动着一股非比寻常的力量,这股力量之强,让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循着天行宫的指引,没找到梦无涯,却发现了这么一根奇怪的石柱,让众人心头一沉。

不过杨开还是能感觉到天行宫拉扯的力量,它依然在往前指引着方向。

“走吧。不管怎么说,也算是离开了那迷阵。”杨开宽慰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