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九百零二章 碰运气呗

第九百零二章 碰运气呗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我也不太清楚。”赤炎雷龙耸耸肩膀,“可能跟他修炼的兽魂技有关吧。”

之前大尊一直不太明白杨开身上为什么具备妖气,直到几日前见识到兽魂技,才算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过到底是不是这个原因,赤炎雷龙也不好断定。

“兽魂技?什么样的兽魂技?”裂地神牛瞪大了眼珠子询问,“施展出来老牛见识见识小说章节。”

他一副没把自己当外人的样子,性格好像很豁达,杨开微微一笑,倒也没推辞,随手就将白虎印和神牛印打了出来。

见到那威风凛凛栩栩如生的白虎和神牛之后,这位妖族大尊刹那间瞪大了眼珠子,激动无比。

如今神牛一脉就只剩下他一枝独秀,从杨开的兽魂技中感受到了自己先祖的气息,他自然激动非常。

一把搂住了杨开的肩膀,蒲扇般的巴掌重重地拍着杨开的后背,亲热至极:“小家伙,改日来我老牛的领地,咱们可得好好亲近亲近。”

杨开险些被他拍得吐血。

赤炎雷龙笑道:“他的兽魂技里确实隐藏了你这一族先祖的意志,仔细观摩揣测的话,说不定对你大有好处,不过这小子有些惟利是图,老牛你做好被宰的准备吧,哈哈哈!”

裂地神牛脸色一黑,嘟囔了几句,这才松开杨开。

不过听赤炎雷龙这么一说,杨开总算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改变了态度,要与自己亲近了,原来是想揣摩下自己这兽魂技内蕴藏的意境。

雷龙大尊故意说出来,显然也是提醒杨开,不想让他蒙在鼓里。

“好了,闲话不多说,你们要亲近,等这次事完自己商量。”雷龙大尊一整脸色,“老牛。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小子便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九天圣地的新圣主杨开!”

“哦?你就是那个新圣主啊。”裂地神牛闻言,望着杨开的神色总算凝重了少许。

“他身边这位夫人,是他的手下,魔族丽蓉。这一次我们还得依仗她的力量破解其中的奥秘,老牛你等会进了里面可不要再鲁莽行事了。”

“知道了。”裂地神牛正色点头。

雷龙大尊又望向杨开,神色严肃道:“小子我再问你一句。你确定要进入那里面,而不是在这外面等我们出来?你要清楚,那里面危机重重,真的碰到了什么危险的话,我和老牛都不一定能顾得上你,到时候你只会拖累你身边的这位夫人。搞不好你们两个都得遭殃。”

“大尊放心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无需你们多操心。”

雷龙皱了皱眉,见杨开执意深入其中,只是叹息一声,没有再多劝说,朗声道:“那就这样吧。”

不再多说,与裂地神牛一起朝十里外的虚空裂缝望去。眼睛一眨不眨。似乎在寻找着最合适的机会。

那长达百丈的虚空裂缝如一只猛兽张开的兽口,及其不稳定。从里面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也是紊乱至极,若不选择好时机突入的话,可能在进去的时候就会手忙脚乱。

杨开的神念也悄悄地朝那边延伸过去,探入虚空裂缝之中。

与两位妖族大尊不一样,他对空间的奥秘研究颇深,本身便能够撕裂空间,更在虚空乱流之中度过很长一段时间。

很快,杨开便惊奇地发现,那虚空裂缝之后,似乎也有乱流的痕迹,正是因为这些乱流,才让入口变得如此不稳定。

神念潮水一般覆盖过去,如一只无形的大手,抚平了那些乱流的波动,渐渐地,不稳定的虚空裂缝变得安稳下来。

雷龙眼前一亮,没有丝毫迟疑,低喝道:“走!”

说话间,身形朝那边窜去。

其他几人急忙跟上。

几息之后,一行六人全部钻进了那虚空裂缝之中。

六人中,除了杨开是个超凡三层境之外,剩下的五人全都是入圣境。

两位妖族大尊各自带了一位入圣两层境的强者,再加上丽蓉。

雷龙身边跟随的自然是彩蝶,裂地神牛身边跟随是一位叫金倪的妖族强者,杨开估摸着他的本体应该是一头九幽金倪兽,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无坚不摧的锐金之力的气息。

阵容强大,也可见两位大尊对此事的看重。

冲进那虚空裂缝之后,四周一片黑暗,神念探查中,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好像身处在一片泥沼内,脚下生出一种泥泞不堪的错觉,拖延着前进的速度,不断地将自己往下拉扯。

那四面八方也传来一股股混乱的能量波动,如山岳般挤压而来。

到了这里,所有人都运转出自身的力量,抵御来自外面的压力。

杨开却是眼前一亮,闲庭信步,不受丝毫影响。

因为他发现,这里跟自己施展撕裂空间的手段之后,进入的那片过度的空间里的情况一模一样。

他在这里度过了很多时间,对这里的环境比任何人都要熟悉。

“老牛,记得我们上次进入的时候,从哪个方向走的么?”站在原地,雷龙大尊不敢轻举妄动,沉声喝问。

“你问我我哪里晓得?这里一片黑,也没有个参照物,老牛本就是个路痴,在这里根本无能为力。”裂地神牛嚷嚷起来。

“彩蝶和金倪呢?你们记不记得?”雷龙又向另外两人询问。

两人皆是摇头,表示记不清了。

“这里的空间很混乱,就算你们记得当时的方向,现在也不一定是正确的。”焦急间,杨开忽然出声。

闻言,雷龙心头一沉,上次进来的时候,一下就看到了一点明亮的入口,从那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