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八百九十五章 大师们的请求

第八百九十五章 大师们的请求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跟在几位大师身后,水灵依然觉得自己如坠云端,浑身轻飘飘的,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杨开什么时候与这几位大师交上朋友了武炼巅峰。

这该是何等的荣幸?

不大一会功夫,一行众人便来到了圣主苑。

玉莹并没有带他们前往客殿,而是直接来到此地。

安灵儿和徐汇立刻迎了出来,寒暄几句,招呼众人进了里面,安排侍女奉上茶水,徐汇朗声道:“圣主说他稍后立刻赶来,请诸位小等片刻。”

“恩,他忙他的,我们先歇一会!”常保满不在意地挥挥手,找了个靠谱的椅子坐了下来,大口地喘气。

他体型肥硕,行动不便,平日里也只待在闪光城的丹师协会,闭门不出,这一次若不是为了来九天圣地找杨开,他哪会这般折腾自己。

将众人带到此地之后,玉莹告罪一声,便又离开了。

五位圣级炼丹师来头极大,安灵儿和徐汇都不敢怠慢,皆是小心翼翼地作陪。

五位大师神态随和,并没有拿捏架子的意思,与徐汇和安灵儿随意地说着话,场面和睦。

倒是水灵和云萱一行人,束手束脚,不自在极了。

水灵也没想到在外面偶遇的这群老家伙都是炼丹大师,待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之后,再也不敢随便说话了。

云萱等人也显得很拘谨。

独傲盟不算大势力,能进这九天圣地,是托了水灵的福,在五位大师面前,独傲盟盟主云城正襟危坐,神色肃穆,一言不发武炼巅峰。

根本插不上嘴,也不敢插嘴。

这里的每个人地位身份都要比他高贵很多,平日里想求见其中一个都难上加难,如今与他们同聚一堂。这让云城感觉有些压力如山。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似乎是看出了他们的尴尬,安灵儿很是善解人意地走了过去,与水灵和云萱两人悄声说起了话,打听她们与杨开之间的关系。

面对这位九天圣地的圣女,水灵与云萱两女都不自觉地矮了别人一头,答起话来也是小心翼翼的。

不过在安灵儿的有意诱导下,渐渐地让她们的神色也放松不少。谈起杨开,时不时地传出咯咯的笑声。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左右,一道英伟的身影才从外面急速走进。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了过去,齐齐露出微笑。

“小子杨开见过几位大师!劳几位大师前来看望,杨开受宠若惊!”待到近前,杨开连忙行礼。

五位大师微笑颔首。杜万道:“别这么客气了,以前是你称呼我们为大师,现在嘛……不敢当不敢当啊!”

他没有说的太明白,但话里的意思却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杨开会心一笑:“杜老抬爱,小子能有今日,也多亏了几位大师当日的指点。”

见他表现的这般谦虚,五人彼此望了望。都老怀大慰。觉得杨开并没有因为如今的成就而目中无人,自己等人并没有看走眼。

“喂。这边还有人呢,你就不招呼一下?”水灵笑嘻嘻地嚷了一句。

杨开一出来,她的神色就轻松不少。因为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不如她对杨开知根知底。

她当年可是跟杨开一道从中都那边来到通玄大陆的,也参与到了那惊动天下的夺嫡之战和与苍云邪地的殊死搏斗。

虽然杨开如今贵为圣地之主,可水灵却一点也把他当外人。

杨开呵呵一笑,朝那边招呼道:“多日不见,几位美女都愈发漂亮了啊。”

“油嘴滑舌!”水灵脸一红,哼了一声。

云萱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美眸盈盈地望了杨开一眼,阮心语在旁边悄悄地捅了捅她,怂恿道:“这一次大概是最后的机会,你若不好好把握,可就没有下次了。”

云萱只是幽幽地望着杨开,也不吭声,直把阮心语急的想跳墙。

扪心自问,若自己是云萱,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杨开的,如今的他跟当年可不一样,当年他看起来是从哪个深山老林里走出来的没见过世面的小子,可现在他是九天圣地之主,身份尊贵,实力也不低,这样一个金龟婿哪有轻易放过的道理?

死死地抓紧了,一辈子都无忧无虑。

偏偏云萱这个傻子根本就没有要行动的意思,可把阮心语急坏了。

“晚辈见过云盟主!”杨开又冲云城抱拳。

云城身躯一震,一脸荣光,连忙起身,回礼道:“不敢不敢,杨圣主太客气了。”

说着,又尴尬道:“上次独傲盟受奸人蒙骗,一些无礼之处,还请杨圣主见谅。”

“小事,不提也罢。”杨开呵呵一笑,一脸随意。

听他这么说,云城总算安心不少,他还真怕杨开记恨上次的事,若真是那样的话,他可没脸再留在此地了。

一阵寒暄,与众人都打过招呼,杨开这才找了个位子坐下。

“诸位怎么一道来了我圣地?你们彼此之间认识么?”杨开狐疑地望着众人。

“巧遇而已!”常保呵呵一笑,“并非一道前来,只是在峰外碰到的。”

“是啊,我也是在外面见到云萱他们的。”水灵也点点头。

“这可真是巧了,怪不得我总感觉今日有什么喜事临门的样子,原来是几位大师和几位朋友要来。”杨开大笑着,很是开心。

说话间,有意无意地看了云萱一眼,后者一直灼灼地盯着他,眼神触碰到一起,云萱赶紧撇过目光,芳心跳的很厉害。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总感觉自己和杨开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上次见到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