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八百八十八章 来了好多人

第八百八十八章 来了好多人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大长老严重了,吕某不是这个意思……”吕青敬连忙摆手,不过听徐汇这么一说,倒真的安心不少。

因为就算炼制失败,他也不用承担任何风险。暗暗觉得,这一趟来九天圣地确实是来对了。

焦急地等待着,吕青敬时不时地朝大殿外张望。

徐汇也不再多说什么,默默地坐到一旁。

约莫半个时辰后,杨开再次来到大殿外,龙攘虎步,迈步走进小说章节。

见他这幅模样,吕青敬和徐汇两人同时神色振奋,都知道那凝魂丹应该是炼制成功了。

“杨圣主……”吕青敬抿着干涉的嘴唇,有些不太放心地轻呼。

杨开呵呵一笑,随口道:“不负所托,炼制成功,虽然出了点小小的意外。”

“意外?”吕青敬面色一紧,不知道杨开说的是什么意外。

“自己看看吧,你应该会满意的。”杨开将手上的一个玉瓶递了过去。

吕青敬连忙接过,揭开瓶口,刹那间,清香扑面,不由地生出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身心惬意。

“咦?”徐汇惊讶出声,也把脑袋探了过来张望着,他总觉得这枚灵级上品丹中蕴藏的药效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比一般的灵级上品丹……要浓郁很多。

透过瓶口张望,吕青敬的眼眸刹那间瞪圆,握着玉瓶的大手颤抖起来,惊呼道:“这是……”

“丹纹?”徐汇也叫嚷起来。

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震骇之意。

生有丹纹的灵级上品丹,其价值根本不逊于一枚圣丹!

仿佛还有些不敢相信,吕青敬连忙将那枚丹药从玉瓶中倒了出来,放在手心上仔细观望。

那枚凝魂丹饱满圆润,内部蕴藏了精纯的药效,精致的丹纹如人体经脉一般覆盖在丹身上,闪烁着点点荧光。

入手温热,吕青敬刹那间肯定。这枚丹药绝对是刚刚才炼制出来的。

“杨圣主。这……”吕青敬显得语无伦次,他本以为这一次能够成丹就已经是侥天之幸,却不想拿到手的居然是一枚生有丹纹的凝魂丹!

这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让他激动的无法言语。

“运气好,生出了丹纹。”杨开呵呵一笑,随意地说道。

“这下犬子有救了!”吕青敬高呼,眼角隐有泪花闪烁。

“可不仅仅是有救。让令郎服下,不但能修补好他受损的神魂,说不定还能让他有意想不到的提升……恩,如果令郎的境界修为不高的话,还得你来护法帮忙,这一枚灵丹中蕴藏的药效不逊于圣丹。可得小心点使用!”

“杨圣主说的是,吕某一定谨记在心!”吕青敬狂喜,神色容光焕发,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康复,神识力量又大增的一幕。

“恭喜吕兄了。”徐汇也在一旁道贺。

“有劳大长老,多谢大长老,多谢杨圣主……”吕青敬一个劲地打躬作揖。

片刻后,神色忽然又局促起来。尴尬道:“吕某来这里之前。只准备了价值相当于一枚灵级上品丹的酬劳,并不曾想这枚灵丹会生出丹纹……”

脸色蓦然严肃。沉声道:“杨圣主和大长老若是信得过在下,待在下让犬子服下这枚灵丹之后,定会筹集足够的谢礼,再来拜会两位!”

说话间,将原先准备好的酬劳取了出来。

不出所料,都是一些晶石。

徐汇用征询的目光望着杨开。

杨开爽朗一笑,淡淡道:“你是来我九天圣地请求炼丹的第一个人,我与你打个商量如何?”

吕青敬神色一正,肃然道:“杨圣主有事尽管吩咐,在下力所能及,定不推辞。”

“倒也不是大事。恩,酬劳我不需要,这枚灵丹就算是送给你的……”

“啊?”吕青敬大吃一惊。

徐汇也有些不太明白杨开为何这般慷慨,不过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微微笑着。

“我有个条件,希望你能答应。”杨开也没卖关子,“出了我九天圣地,帮忙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就说我圣地的一位炼丹大师,帮你炼制出了一枚生有丹纹的灵丹,怎样?”

“只是这样?”

“只是这样!”

吕青敬一脸严肃道:“在下义不容辞!请杨圣主和大长老放心,吕某一定竭尽所能,将这个消息传递出去。”

“那就行了,赶紧回去吧,令郎还得着这枚灵丹救命呢。”杨开摆了摆手。

吕青敬感激涕零,千恩万谢地走了。

目送他离去,徐汇唏嘘不已:“一个好开端啊!”

“是啊,等了一个月才有的开端。”杨开也点头。

“不过这笔生意算是亏了,生有丹纹的灵级上品丹啊……在哪里都不多见,真要是拿出去卖的话,也能换不少晶石。”徐汇还是有些心痛。

凝魂丹算是比较高档的修补神魂的丹药,很多武者都会需要用到,因为在战斗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发生神魂受损的情况,出现这样的事,就需要丹药来修补了。

可以说,那枚灵丹根本不愁销路,相反还会让人趋之若鹜。

“目光不要这么短浅嘛……”杨开呵呵一笑,“这个消息若是传递出去,会吸引来很多人的。”

“这倒也是,还是圣主高瞻远瞩,属下佩服。”

“少拍马屁!”杨开撇嘴。

徐汇嘿嘿一笑,又低声问道:“圣主……那丹纹,真的是运气好才生出来的?”

“那你以为呢?”杨开瞥了他一眼。

“圣主说是那便是了。”徐汇很识相地没有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