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八百七十二章 主仆

第八百七十二章 主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这上百位人族强者来自二三十个不同势力,虽然大多数都从未见过面,但只要报上名号,各自还是都有所耳闻的。

尤其是其中几位入圣两层境的强者,更是名闻天下。

那储老便是其中一人。

没有理会那几个仇视魔人的同伴的叫嚣,被唤作储老的人沉吟了一下,微微点头道:“他们若是有此意愿,谈谈倒也可以……老夫也很想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又是往哪里去,这个方向并不是去魔疆的,而是前往妖域的方位小说章节。”

说话间,面上一片疑惑。

“可以谈,这一路上他们并没有杀人,好像也不想制造太多的仇恨。”另外一个儒生模样的男子微微颔首,这个男子看上去只到中年,实则年龄要比在场九成的人都要大,也是为数不多的入圣两层境强者中的一人。

他们两人一起发话,其他人也不敢再说什么了,纷纷表示以他们马首是瞻。

百多位人族强者肃穆以待。

一炷香后,那边悠然现出两道身影,大步朝这边行来。

待看清来人的样貌之后,众人不由地惊讶起来。

因为来人中,领头的一个居然是个年纪不大的青年,体魄英伟,身穿着一件随处可见的黑色衣衫,步伐沉稳。

跟在这个青年身后的,是一位端庄成熟的美妇。

那美妇的修为足有入圣两层境,人未到,便给了那百位人族强者一股莫名的压力,让所有人都不得不重视他。

但储老等人惊奇地发现,即便这位美妇让他们重视警惕,可那个看似普通的青年却有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气质。

连那美妇的光芒都隐隐被他给压制了。

美妇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如护卫一般,一直保持着和他相差半身的距离,没有丝毫逾越。

这分明是扈从跟随主人出去时,才会有的动作。

储老等几个顶尖强者对视一眼。皆都看出了彼此心中的疑惑。实在没办法推断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了。

不一会功夫,那青年和美妇的组合便行到了众人面前十几丈站定。

近距离观望,储老等人赫然发现那青年双眸如星,神采奕奕,即便是面对着百多位人族强者,也是神态悠然,没有丝毫惊怕的意思。一双眼眸反而扫视不停,似乎是在审视自己这些人的修为。

那美妇也站在他身后,一动不动,体内传出澎湃的力量波动。

储老等人暗暗吸了口气,神色凝重起来。

杨开一站定,便感觉到无数道神念朝自己笼罩过来。肆无忌惮地查探着自己的修为,丽蓉眉头一皱,俏脸阴冷,正欲开口叱喝,却被杨开挥手制止了。

咧嘴一笑,杨开抱了抱拳:“诸位不远万里,一路跟随,实在辛苦了。小子有些话想与诸位说个清楚。不知道你们方便不方便?”

储老等人皱了皱眉头,将目光投向杨开。直到这时他们才确定,那美妇真的是以这个青年马首是瞻的,要不然这般重要的场合,也轮不到他来说话。

“可以!”被唤作储老的人收敛心神,微微一笑:“老夫等人也正有此意。”

说话间,与那个儒生般的中年人,以及之前叫嚣着要埋伏杨开的红面老者一起迈步上前。

杨开暗暗点头,心知面前这三人是他们中间最厉害的三个,均有入圣两层境的修为。三人来自不同的势力,汇聚一起,倒也可以作为所有人的代表。

那储老自顾地介绍道:“老夫是天幕府的储逸。”

说着,指向那中年儒生介绍道:“这位是烟锁楼的方月白。”

又指向那一脸仇视表情的红润老者:“这位是逍遥神教的乌正!”

杨开一一颔首,算是打过招呼,神色和煦。

“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储逸目光灼灼地望着杨开,询问道。

“我的身份,你们中有人知道,储前辈不妨询问一下如何,我想很容易就能得出答案。”杨开笑了笑,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望向人群中的某一处。

在那里,有几个他比较面熟的人,应该都是上次张傲曹管他们进攻九天圣地的时候与杨开见过面的。

只不过杨开并不知道他们叫什么。

自杨开现身之后,这几人便流露出忌惮的神色,似乎是回忆起了两三年前杨开在九峰之间大杀四方的一幕。

“装神弄鬼,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储老问你话,直管回答便是!”那红面老者乌正冷哼一声,似乎很不待见杨开,望着他的目光也尽是排斥和鄙夷。

杨开很是纳闷,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他。

“无妨!”储逸呵呵一笑,回首道:“你们有谁知道这位小兄弟的身份?”

人群中当即走出了几个人,来到储逸面前,低声说了几句。

片刻后,储逸面露讶然之色,上下打量杨开,惊呼道:“原来小兄弟是九天圣地的新圣主?这可真是失敬了!”

那方月白和乌正对视一眼,明显也吃了一惊。

“前辈客气。”杨开淡然一笑。

储逸忽然又神色一正,眯起了双眸,沉声道:“既是九天圣地的新圣主,那你应该是人族的一份子吧?”

“自然是。”

“可为何杨圣主会与那么多魔族人一道同行?而且老夫看你与这位夫人的关系,似乎并不简单!”

“哪里不简单了?”杨开呵呵笑着。

“有些像是从属的关系,而且……你是主,她是仆!”储逸眉头紧皱,大胆推测着。

哪曾想,杨开干脆地点了点头:“储前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