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八百五十四章 再入雪山

第八百五十四章 再入雪山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

这段时间杨开一直在丹师协会内,一边教导舞儿和米娜,一边提升自己的炼丹术,日子过的还算悠闲。

舞儿的成长杨开看在眼中,愈发不遗余力地培养着,对这精灵古怪一点就通的小丫头,杨开还是比较喜欢的。

这一日,正在丹坊中忙碌的杨开忽然察觉到一些动静,停下手上的动作望去,赫然发现杜老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走了进来。

三人连忙行礼。

杜老摆了摆手,道:“老夫来是跟你们说一声,近段时间若是无事的话,不要往外面跑。”

“怎么了?”米娜狐疑询问。

“外面现在有些不太平静……”杜老神色凝重,“出去的话说不定会惹上什么麻烦。”

“会有什么麻烦?”米娜一副不解的样子。

杨开皱了皱眉,忽然道:“跟这段时间巨石城内涌入的外来人有关系吧?”

杜万讶然地看了杨开一眼,微笑道:“不错,看来你也发现了,自几个月之前,巨石城就有不少外人来在这边逗留,似乎是在打探什么东西,这一段时间人是越来越多了。”

杨开微微颔首。

虽然他一直待在丹师协会里没出去过,但是巨石城的变化却瞒不过他的神念探查。

各路外来之人行色匆匆,时不时地就会来巨石城购置一些生活物资或者修炼物资,然后再匆匆离去,这些都显得很是反常。

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外来的人越来越多,都以巨石城为中转站,停留一阵纷纷离去。

似乎是前往那无尽雪山之中。

想到这里,杨开不禁皱了皱眉,开问道:“杜老,有没有打听到什么确切的消息?”

杜万轻轻颔首道:“有一些,今日古月洞天的冉静和罗生门的毛达来找老夫。求老夫帮忙炼制了几枚辟毒丸。我就随口问了一句,据他们二人说是要深入到雪山中寻找什么,炼制辟毒丸以防不测……恩,我估计他们要找的东西,跟剧毒有关系。”

辟毒丸。服下之后可以抵御毒素的入侵。尤其是出自杜万这等大师之手炼制出来的辟毒丸,基本可以无视天下毒物了,虽然价值不菲,但也物有所值。

至于那古月洞天的冉静和罗生门的毛达。杨开也听闻过他们的名字。

以巨石城为中心,附近有四个还算不错的势力。

天霄宗,雷光神教,古月洞天和罗生门。

杨开还去过雷光神教担当客卿一职。

当初杨开刚来巨石城的时候,杜万就给他讲解过这四个势力的优劣。其中以天霄宗为最,剩下的三个势力都差不多,并没有入圣境强者坐镇,冉静毛达两人与雷光神教死去的教主夏成荫实力相当,都是超凡三层境的水准。

不但有外来之人大量地涌入雪山中,连附近的古月洞天和罗生门也被牵扯进来了。

听杜万这么说,杨开蓦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幻着,潮水一般的神念疯狂地朝外扩散。化为一道丝线,直传千里之外。

许久之后,神色一震,莜地将神念收回,目光凝重。

“杜老。我要出去一趟!”杨开忽然沉声道。

“啊?”杜万惊愕,刚才他还特意来叮嘱几人,这段时间没事不要往外面跑,没想到杨开居然主动要出去。想了想,沉声询问:“这些外来人意欲之事。与你不会有什么关系吧?”

杨开苦笑:“我倒希望没什么关系,不过看这样子,似乎是有关系的。”

杜万迷茫了,怔怔地望着杨开,好一会才沉声叮嘱道:“那你可得注意安全,最好是先回一趟天霄宗,寻你那四位师叔商议一番,有他们护着,想必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恩,我看着办吧。”杨开随口应付一句,急急地朝外奔去。

待他离开之后,杜万才缓缓摇头,无奈道:“早知道我就不多嘴了……”

米娜黛眉凝成一线:“杜老,这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跟杨开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但愿他平安无事吧。”杜万有些懊恼,若是早知如此,就应该从冉静和毛达那里将事情打探清楚一点,他们两人既然有所行动,肯定是知晓一些内幕的。

……

出了丹师协会,杨开身形如电,并没有朝天霄宗驰去,而是直直地朝那无尽雪山飞去。

从杜万那里听到的消息,再配合上自己的查探,杨开已经隐隐猜到了这边会发生什么。

只是他没想到事情居然如此的戏剧化。

待到无人处,风雷羽翼展开,跃入云层之中,神念包裹着自身,不为任何人察觉。

下方的空中,时不时地就会发现一些武者,正顶着凛冽的寒风朝前飞纵。

三日后,杨开深入到了雪山内。

那巍峨无尽的连绵雪山,银装素裹,一片白洁。

神念悄悄地放出查探,很快,杨开便察觉到了有一个微弱的回应,咧嘴一笑,朝那个方向飞去。

又是半日后,杨开躲藏在一座雪白的山头上,遥望着某一个方向。

在那个方向,聚集了不少武者,人数少说也有几千左右,都是这段时间从巨石城中转过来的。

在这几千人中,有一个比较特别的神魂波动,冥冥之中与杨开有些微妙的联系。

朝着那个方向,杨开传递了一些讯念过去。

与此同时,一座帐篷内,几个神游境武者正在运功恢复,虽然实力已到神游境,但是这边天寒地冻,真元消耗巨大,即便是他们,长时间下来也有些吃不消。

其中一个正在打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