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八百三十四章 没白等

第八百三十四章 没白等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龙谷绵延曲折,如一条真正的巨龙匍匐在地,谷内终年雾气笼罩,阻人视野,即便是最顶尖的强者进入其中,也无法看到太远的地方。

龙谷四周,原本隐蔽着许多龙凤府的强者,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如今这些强者也都各自忙碌去了。

只剩下在那谷口处一直守护等待的府主陈州等人。

此时此刻,陈州一脸忧心忡忡地望着谷底的方向,喟然长叹。

两年前,当那个叫孙玉的弟子开启龙谷尘封多年的禁制,让那边呈现出金龙之首的异象的时候,整个龙凤府都沸腾了。

所有龙凤府的高层都瞩目此地,觉得宗门振兴有望,只怕用不了多久便又能屹立在这个大陆的最巅峰,与那最顶尖的几个势力平起平坐。

但是两年时间都过去了,那边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尽管所有人都能够察觉那边传来一阵阵惊天的能量波动,可那叫孙玉的弟子却始终没有返回的迹象。

渐渐地,不少人心灰意冷起来,虽然不敢在府主面前明说,可私底下大家都在议论,这一次那个叫孙玉的弟子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他不过只有真元镜七层的境界,这么长时间都没出现,只怕早就已经饿死在龙谷中,哪有幸免于难的道理?

凝视着那边的一抹金光,陈州再一次长叹。

“府主……”陈州的伴侣余婷衣伴随在他身旁,忍不住开口安慰道:“那弟子既能开启禁制,便是有大机缘之人,定会吉人自有天相的。”

陈州没有反应,愁云密布。

余婷衣也无奈地叹息一声,扭头望向一旁的一个老人。

和陈州在此地坚持等待了两年一样。这个老人也一直等在这里,望眼欲穿。

正是教导孙玉的长老,凌坚。

凌坚凌长老实力不高,在龙凤府内更是只挂了个长老的头衔,手上并无实权,平日里颇不受人待见。

两年前孙玉开启禁制一事发生之后,凌坚的地位一下子水涨船高起来,几乎每个长老见到他都客客气气的,在龙凤府内如鱼得水。混的风生水起。

可是现在,也无人再像以前那么认真对对待他了。

陈州和凌坚两人矗立在那里,望着谷底,你一声我一声地叹着长气,全都是一副愁肠百结的模样。

一道人影迅速接近。是龙凤府的另外一位长老萧翎,待到近前,悄悄地打量了一下陈州的脸色,又看了余婷衣一眼。

后者缓缓摇头,美眸里尽是无奈和黯然之色。

萧翎心领神会,知道这段时间龙谷恐怕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一点变化。沉吟了下抱拳道:“府主,各位长老请你前去商议要事。”

“你们商议吧,把结果告诉我就行了。”陈州意兴阑珊地摆摆手。

“可是府主,这件事必须得由您亲自定夺。我等不敢僭越。”萧翎一脸为难的表情。

陈州皱了皱眉头,神色有些不耐。

余婷衣见状连忙道:“你就去一次吧,这两年来府内的事你都没有过问……”

“我要在此地等候龙皇归来!”不待余婷衣把话说完,陈州便打断了她。

余婷衣苦笑不已。

“你们是不是以为这一次还跟以前一样?哼。愚昧无知,龙皇会归来的。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陈州冷哼着,脸上一片笃定的神色。

余婷衣展颜微笑,顺着他的意思道:“你说会那便会,但也不急于这一时啊,长老们都在等着你,你去去便来就是,这里的话让我跟凌坚长老看着,定不会有一丝放松的。”

陈州看了她一眼,好一会才微微颔首:“那你们可得仔细点,瞪大了眼睛。”

“嗯。”余婷衣正色点头,心中也是无奈至极。

陈州又不放心地忘了谷底一眼,这才准备和萧翎离去。

就在此时,安稳了两年没有动静的龙谷,忽然再一次迸发出惊天的能量波动,那灰蒙蒙充满了雾气的龙谷似乎被一股狂风席卷,一下子变得晴朗起来。

放眼望去,直视谷底。

陈州的步伐陡然顿住,激动的身躯颤抖,一瞬不移地盯着那边。

神色黯然的凌坚同样密切地观望着,那一双浑浊的双眸中闪动着奕奕的期待之光,干枯的双手哆嗦不已。

“有动静了!”陈州忍不住低喝一声。

来请陈州的萧翎也不禁驻足原地,狐疑地观望着谷底的方向,心情微妙地有些振奋。

虽说他们这些长老一直不太满意府主这两年不问府内的大小事务,整日只守在龙谷入口处,更觉得那叫孙玉的弟子是不可能生还的,但是当眼前出现这样的异常现象的时候,萧翎还是充满了期待。

毕竟他也是龙凤府的一份子。

……

谷底,金色能量海洋包裹的世界中,那条金龙终于将所有的能量吞噬完毕,通体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宛若一条真正的巨龙般,盘在原地,浑身上下充满了无尽的威严。

正在打坐修炼的孙玉被惊动,抬眼望去,对上那一双脸盆大小的龙眼之后,一下子怔在了原地,脸上流露出痛苦之色。

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神魂险些被抽出识海,欲要被粉碎。

面前人影一晃,杨开挡在他的前方。孙玉连忙闭上双眸,谨守心神,默运玄功。

高亢嘹亮的龙吟之声传来,那金色的巨龙扶摇直上,冲上天际。

晴朗的天空如被撕出一道裂缝,刹那间吞噬了一切光明,让方圆百里内所有人都不能视物。

金龙如被困几千年,如今脱困而出,尽情地天际边翱翔游曳着,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