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八百一十章 大尊

第八百一十章 大尊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九天神技他在圣陵之中已全部参悟,如今欠缺的只是火候和经验,有狂狮这个相当于超凡三层境的强者给他练手,杨开几乎是求之不得。

战斗中,九天神技绽放出惊人的光芒,越是战斗下去,杨开用得越是娴熟。

树干上的那些妖族强者都看出不对劲了,狂狮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彩蝶姐姐,这个人类好有意思,打起架来怎么能变那么多花样?”那猫耳少女眼眸明亮,宛若看到了什么新奇的事物,连连称赞。

彩蝶轻轻颔首,耐心地解释道:“他们人类没有我们妖族的内丹和天生强壮的体魄,所以便会施展出一些叫武技的东西,活用他们体内的真元,甚至有很多人类的武技,都是模仿我们妖族的能力形成的,以后你要是与人类战斗的时候,可不要小瞧了这些,否则会吃大亏的。”

“恩,我记住了。”猫耳少女重重地点头,忽然又兴致勃勃地道:“彩蝶姐姐,能不能把这个人类抓起来,让我玩儿?他能耍这么多花样,玩起来肯定很有意思。”

彩蝶愕然,揉了揉额头苦笑道:“这怕是不行。”

“为什么呀?”

“因为……”彩蝶话还没说完,神色忽然一凛,抬头朝雷木府的上方看了一眼,似乎得到了什么指示,正色点头道:“是!”

说话间,款款起身,冷眼注视着下方的鏖战,断喝道:“够了!”

一声令下,狂狮立刻从杨开身边退去,神色古怪地望着他,摇头晃脑道:“你这家伙,好厉害啊,幸亏我前几日没贸然对你出手,要不然恐怕会栽个大跟头!”

“狂兄过奖了,你也不差!”杨开呵呵一笑。

“那是……”狂狮顿时得意起来。待感觉到彩蝶一双冰冷的目光正望着自己之后。顿时神色讪讪,拔脚就跑,远远地,声音传了过来:“我去巡逻了,这段时间密林里不太安宁!”

待他走后,杨开才抬头朝彩蝶望去,微笑道:“我算是通过你们的考验了吧?”

“自作聪明!”彩蝶的眼眸里一片厌恶的神色。冷冷道:“跟我来吧,大尊要见你!”

说着,背后翅膀扇动,朝上飞去。

杨开点点头,连忙跟在她身后,树干上那几位妖族强者目送他消失。脸上都有些意犹未尽的表情,好像刚才那一战没打完让他们不太满意。

那猫耳少女索性噘起了小嘴,恋恋不舍地望着杨开。

越飞越高,这古树是真正的耸入云霄,枝干宽大茂密,随着彩蝶往上飞去的时候,杨开还看到不少妖族在那树干上打出一个个树洞,在此安家落户。或者在树干上搭建了一些树屋。

整个古树。宛若一个大家庭般,处处可见妖兽活动的身影。

杨开莫名地感觉到此地有一股与众不同的凝聚力!

整个天下。妖兽的数量很多,但开化了神智的妖族数量却稀少,所以比起人族和魔族来说,更加的团结。大尊之下,所有人都亲如兄弟姐妹。

狂狮在见到彩蝶时虽然显得很恐慌,但也没有太多的繁文缛节,在妖族这里,一切与生存和力量无关的东西都是不必要的。

化形的妖族强者更是不多,大多数都还保持着自己的兽身,自进入兽海密林到现在,杨开见到的化形强者不超过十个。

每一个都是高手。

越往上飞,灵气越是浓郁,而且杨开敏锐地察觉到,这颗古树的树干中,蕴藏了不少雷系精华。

大概是因为长年累月地引动九天雷电之力,而让这颗万年雷噬木染上了雷的气息。

许久之后,杨开感觉与彩蝶两人步入了云端,四周流淌着一簇簇宛若棉絮一般的白云,触手可及,美丽异常,在那白云间,有一栋打造精致的木屋,正矗立在古树的一颗斜长出来的树干上。

一股让杨开不得不重视的悠长气息,从那木屋内传了出来。

杨开暗自凛然。

“进去吧,大尊就在里面等你!”彩蝶来到木屋前便停了下来,指示杨开道。

“多谢了!”杨开冲其微微颔首,迈步朝内走去。

进了木屋,杨开一眼便看到了端坐在屋子正中间的一位中年人,这个中年人长得颇为俊秀,一身简朴的麻布衣衫,看上去人畜无害,但他的额头两边,却生有两根短短的不足一指长的双角。

那双角呈现出红蓝两色,其中蕴藏着浓郁的火系和雷系的能量,时不时地闪过一道奇光。

真身是八阶顶峰妖兽,赤炎雷龙的妖族大尊!

杨开肃然。

大尊缓缓睁开双眸,淡淡地望着杨开,没有丝毫逼视的意思,但在他的目光下,杨开不由地感到一丝不自在,似乎整个人的秘密,都要彻底地暴露在他眼前。

心头一凛,连忙封闭识海,收敛自身的气息。

大尊微微一笑,配合上他的脸庞,俊俏的有些妖邪,询问道:“你是那家伙的接班人?”

“恩。”杨开点点头,知道他口中所说的那人,是九天圣地的老圣主。

“修为不如他,但资质不错。”

“大尊谬赞!”

“那你为何事而来?”大尊继续询问,“兽海密林一般是不允许人类进入的,敢进入这里的人,都已成了我族人的口食,看在你是那家伙的接班人的面子上,我才没让他们动你,不过你若是敢惹我不高兴,你的下场必定会很惨。我跟那家伙有交情,不代表我跟他所在的势力有交情,所以……你最好仔细想想再回答。”

他的口气虽然平淡,但杨开还是听出他隐藏的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