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七百八十六章 顿悟

第七百八十六章 顿悟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高手过招,比得不但是自身所学,还比心境,比意志。

荻枭一个恍惚,僵持不下的局势瞬间明朗,自身的气势一泄如注,彻底被杨开压制。

看台上的那些魔族人也终于发现不妙,原本金黑两色的能量在死斗场内分庭抗礼,谁也不逊于谁,可忽然间,那属于荻枭的漆黑魔气便弱了不少,反倒是那让人讨厌的金黄之色,骤然发亮。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不会吧!这小子连荻枭都能打赢?”

“怎么可能?荻枭可是超凡三层境,比他要高出两个小层次啊。”

“荻枭若是败了,那我魔族的脸面就丢光了!”

“靠,这家伙还是不是人?超凡一层境就能打三层境,真要是让他入圣了还得了?”

甚至连勾琼派来的丰彪,也是脸色阴沉,眉宇间一片不悦,那只鹰爪般的大手捏着自己的椅背,一下将其捏成了齑粉还不自知。

雪莉也是上身前倾,强大神识渗透进死斗场内,时刻关注着战势的变化。

在场众人中,没有哪一个比她看得清楚,看得明白,因为死斗场内的结界和禁制本就是她亲手布下的,本意也只是让进场内生死之战的武者有个发挥的空间,不必担心滋扰到看台上的赌客们,但毕竟是顶尖强者的手段,其他人想要透过禁制和结界窥探也是雾里看花,不太真切。

雪莉就不一样了,她那一双美眸就如同浮空在杨开和荻枭两人的身上,看得专注至极。

这一战打成这样,真的是出乎她的意料,若不是早先通过安灵儿的情绪和蛛丝马迹,推断出杨开可能会赢得胜利,雪莉几乎不敢相信。

这一战也比她预料的更加精彩!

而且随着观看,雪莉眼眸中原本存在的对杨开的杀机也渐渐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狐疑不解。

密密麻麻的爆响声中。一直纠缠在一起的金黑两色的能量骤然分开。两道人影分别朝后退去,隔着几十丈的距离,艰辛地站定。

尘土飞扬,战场混乱,看台上的所有人都屏气凝声,静谧非常,一双双眼睛紧密地关注着下方。想知道到底是谁更胜一筹。

渐渐地,尘埃散尽,下方的两人也印入众人的眼帘。

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彻起来,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荻枭浑身浴血,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是完好的,那血肉中印着一只只清晰可见的掌印。拳印,指印……

这位勾琼手下的精英武者看似筋疲力尽,大口大口地喘息,破风箱一般的声响传入众人的耳中,力量所剩无几。

杨开同样浑身是血,在那阳光的照耀下,甚至还有些淡淡的金辉笼罩,让他看起来怪异至极。壮硕的身躯上多有伤痕。比之荻枭好不到哪去。

两者唯一不同的便是眼眸中的神采,荻枭那原本精光四溢的双眸此刻黯然无光。杨开却是神采奕奕。

荻枭败了!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

“我小看你了……你果然很强!”荻枭艰辛地咳了几声,嘴中吐出一些血团和内脏的碎块。

“任何小看我的人都要付出代价!”杨开咧嘴一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一只脚,缓缓地朝前走去,身上的真元疯狂涌动,眼眸中一片杀机。

他要杀了眼前这个人,为这一场死斗画上一个句号!

看出他的意图,看台上一直脸色阴霾的丰彪终于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怒喝道:“小子你敢!”

说话间,身形如电,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化为一道虹光朝死斗场内冲去。

荻枭虽然有负勾琼大人的期望,居然败给了一个人类小子,但他再怎么说也是勾琼器重的人,还轮不到杨开动手来杀。

丰彪不能坐视不管,他还要借此机会,连杨开也一起除掉!

“郁末!”另一边,雪莉忽然低喝了一声。

郁末微微颔首,同样消失在了原地。

片刻后,陡然出现在了丰彪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让开!”丰彪大怒,丝毫没有顾忌此地是雪莉的地盘,直接一招朝郁末打去,后者冷哼,出手化解。

两位入圣一层境的魔族强者,刹那间斗上了,死斗场的上空,忽明忽暗的光芒闪烁,让人心悸不已的力量爆发。

所有的魔族人都傻眼了,他们没想到今日不但欣赏到了一场超凡境之间绝妙精彩的死战,竟然连入圣境的战斗都能欣赏到,当即振奋起来,目不转睛地观看着。

“郁末,你这是何意!”丰彪眼看摆脱不了郁末,当即恼怒地质问起来,“你知道荻枭是谁的人,他若是死在这里,勾琼大人之怒,你担当的起?”

“白痴!勾琼怒不怒,关我屁事!”郁末冷笑不迭,“这里是沙城,是我家大人的地方,你是不是搞错了?”

“你这是要逼着勾琼大人和雪莉大人开战!”

“我可没这个意思,只不过死斗场有死斗场的规矩,永远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这个规矩不能破!”

“你……”丰彪睚眦欲裂,正与郁末缠斗时,眼看着杨开已经来到了荻枭的面前,指尖上真元吞吐,动作沉稳至极。

而力量耗尽的荻枭连站在那里都得强打着精神,更不要说能够反抗了,此刻正用一种求助的目光朝天上望来。

丰彪连忙吼道:“小子你敢动手你就死定了!”

这话才刚说完,杨开指尖上的真元并化为一柄利剑,戳进了荻枭的胸口中。

荻枭的身躯晃了晃,胸口处鲜血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