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七百八十五章 死战

第七百八十五章 死战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冷笑中,杨开伸出一只手,扯去了自己破烂的长衫,露出了精干壮硕的身躯,那血肉膨胀着,颤抖着,力量交织,气息雄浑精炼。

站在那风刃肆虐的中心,任凭风刃席卷,却如大山一般岿然不到,硬抗着风刃的绞杀,不露丝毫颓势。

“朋友,你的力量,不太行啊!”

一片哗然之声响起。

那些看台上的魔族人惊奇连连,目露骇然之色。

他们本以为这一次由荻枭亲自出手,将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把杨开击败,甚至击杀,但眼前这局势却让他们感觉意外。

在那风刃包裹中,杨开的身上除了多出一道道细小的伤口之外,根本没有多大的损伤。他的肉身强度,似乎已经达到了某一种极限,可以硬生生地承受住那样的攻击。

所有人都啧啧称奇起来。

杨开的挑衅让荻枭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起来,阴森森地笑道:“不知天高地厚,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到几时!”

说话间,两只手忽然舞动,伴随着他的舞动,席卷在整个死斗场上的龙卷风宛若有了生命一般,齐齐朝杨开的位置聚集,四面八方,不留一处死角。

那些龙卷风在靠近杨开的同时,也在互相融合壮大着,待到近前,已经变成了一道充满了杀戮气息,漆黑粗大的巨型龙卷风。

宛若一条狰狞的巨龙,摇头摆尾,朝杨开轰了过来。

“真元化形!我也有!”杨开咧嘴一笑,伴随着一声高亢的龙吟,背后忽然浮现出一只巨大的龙首。

金黄的色彩。耀人眼帘,气势狂暴至极。

那龙首狰狞摇曳着,很快,一条更长更壮的金色蛟龙出现了,与那漆黑的龙卷风冲撞到一起,互相撕咬。

整个死斗场的上空,刹那间被金黑两色笼罩,交相辉印。

杨开的这只蛟龙,来自于背后的那金龙图案。本来只可以在入魔的状态下施展。但自从上次在冰宗与苏颜魂交之后,现在便能随心所欲地将它释放出来了,而且这金龙内还夹杂着杨开的神念,比起荻枭那单纯的武技,更富有灵动性和杀伤力。

双龙互拼,场景惨烈火爆。

几乎每个人都被这壮魄的景象吸引住了心神,一霎不霎地注视着死斗场的上空,想知道这样的两条蛟龙,到底谁更胜一筹。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声响中,光束交织。如火山爆发一般绚烂恐怖,那漆黑的龙卷风似乎为金龙所克,一退再退,很快颜色便暗淡下来。

真阳元气永远是魔气的克星,这金龙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在场的每一个魔族人都感到不舒服。

蓦然间,嘶吼声传出,死斗场中两道人影一触即分,鲜血染红了大地。

就在所有人的心神被那天上的两条蛟龙吸引的时候。杨开和荻枭不知何时已冲撞到了一起,施展全力对拼了一阵。

可怕的能量爆发,弥漫在死斗场的各处角落。两道人影分开之后,杨开佝偻着身子,手捂着腹部,从那指缝处,鲜血喷涌而出。

剧痛无比,只是一刹那的碰撞,他便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千万道攻击刺穿,赤裸的上身上一道道狰狞的豁口。深可见骨。

荻枭不愧是勾琼手下的一员大将,超凡三层境的顶尖修为,超出常人的战斗意识和丰富的作战经验,让他抢尽了先机。

虽然杨开不好过,可荻枭同样难受。

那臂膀和颈脖处,一块块血肉莫名地消失不见,鲜血滴滴答答地往下滴落着,一身气势狂暴紊乱,脸庞扭曲。

互相望着,喘息着,两个人的眼眸同时变红了,这一刻,一股嗜血的念头涌出,吞没了两人的心神,每个人心中都只剩下一个念头——那便是杀死对方!

望着从杨开腹部流出来的鲜血,一直端坐在看台上的雪莉忽然站了起来,美眸颤抖着,紧紧地盯着他,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大人!”郁末见到此景,连忙呼喊一声。

雪莉黛眉紧皱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震惊满面地望了半晌,这才缓缓落座。

郁末神色狐疑,不知道雪莉为什么突然有了这种反应。尽管杨开的表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但也不至于让她这般失态吧?

大人发现了什么?郁末想了一会,缓缓摇头,心神再一次被下方的战斗牵引。

杀意如潮,即便站在看台上,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强如郁末,浑身的毛孔也不由自主地闭合了,生恐自己的意志被这种杀机影响。

荻枭确实了得,杨开也相当不赖,这一场战斗不打到最后,谁也无法预见最终的结局。

滚滚浓郁的魔元自荻枭的身躯内散发出来,让他所处的地方变得漆黑一片,那魔元之中充斥着种种邪能,悄然朝四周蔓延。

杨开却如一轮燃烧的太阳,真阳元气护在四周,阻扰着对方魔元的袭扰,两股属性相克的能量在无形的碰撞交锋,传来一阵阵刺啦啦的声响。

两人的力量全都被催发到了极致,棋逢对手,没有人敢掉以轻心,更没有人会手下留情。

长啸声传出,震耳发聩。

惊天的煞气涌将出来,心中只存杀念的杨开仰天怒吼,忘却了所有,脑海中只有毁灭对方的意志。

真阳元气疯狂扩张,一下子压制住了对方的魔元。

荻枭脸色一变,不敢有丝毫怠慢,身躯晃动间,已出现在了杨开面前,手掌中蕴藏着死亡的气息,当头朝杨开罩下。

地面刹那间变成了齑粉,杨开已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