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七百八十一章 死斗场

第七百八十一章 死斗场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死斗场,沙城最大的特色,魔疆里许多大人物都会带着自己培养或者擒获的武者,将之安排进死斗场内,与别人进行生死之战,从中牟利。

没有什么限制,只要是魔族人,都有资格进入,参与其中。

这对于生性残忍的魔族人来说,无疑是很有吸引力的,他们可以在死斗场内欣赏血染大地的战斗,在欣赏这些的同时,还能进行财物的赌博,所以死斗场的生意一直都相当火爆,因为这个原因,沙城每年都会聚集大量的财富和物资小说章节。

四大魔将中,若论富裕程度,雪莉当之无愧要属第一,这一点无可争议。

郁末简单地将死斗场的情况跟杨开讲解了一番,便直接离去了。

一夜无话,杨开养精蓄锐。

第二日中午,郁末再次到来,将杨开领了出去。

离开那海拔百丈高的宫殿,与郁末两人一同朝沙城的一个位置飞过去,片刻后,一个巨大的环形场地便印入了杨开的眼帘。

这场地占地面积不菲,周边尽是各种神妙的禁制和结界,周旁是一层层的高台,此刻,高台上已经人满为患,数不清的魔族人正在高台上端坐,观看着场上两个武者之间的战斗。

那两个武者实力也不是很高的样子,可拼斗的却是相当惨烈,两人全都是一身的血污,肢体不全,彼此用仇视的目光对视着,一次次地施展自己的秘宝和武技,血染沙场。

战到酣处,引来高台上一阵阵的欢呼。

杨开随便看了几眼,表情淡漠。

郁末瞥了瞥他,冷笑道:“等会你就要在这里面战斗,你的对手跟你的修为相当,不过他跟你不同,他能施展出全力,你却只能用出一半的力量。小心一点。虽然你死不死我无所谓,但大人还是很希望你能为她带来点财富的。”

“我知道了!”杨开淡淡点头。

两人到达这里的时候,高台的某一处瞬间便投来一道冷厉的目光,杨开回望过去,正看到雪莉坐在那边,安灵儿服侍在旁。

四目对视,安灵儿不禁捂住了小嘴。似乎是呼喊了杨开一声,可雪莉立刻便瞪了她一眼。

安灵儿当即不敢吭声了,杨开也冲其缓缓摇头,示意她不要太激动。

从那死斗场上空飞过,郁末领着杨开进了一个地下甬道中,走了许久。才见到一点点亮光。

甬道的前方,便是死斗场内部。

早有雪莉的手下静候在此,见到郁末到来,全都恭敬地打了个招呼。

“郁末大人,这一次是由这个人类小子出战么?”一个脸色青黄的男子询问道。

“恩,资料都已经报上去了,赔率也定好了。”郁末微微颔首。

那青黄脸的男子嘿嘿狞笑地打量了杨开一眼,低喝道:“小子。你可得把眼睛放亮了点。你的对手不是很好对付,他出战三次。三次皆胜,同等级的武者中,没人能在他手上撑过一炷香,等会可不要死的太难看了。”

“等他能撑过一炷香时间再说吧。”杨开神色淡漠,一点也不显惊慌。

“吆……”那青黄脸的男子顿时吃了一惊,“哪里来的人类小子,这么猖狂,大爷倒是要看看你怎么在一炷香时间内把他杀死!”

郁末也斜睨了杨开一眼,冷哼一声,显然觉得杨开是在说大话,虽然他试过杨开的深浅,知道他实力不一般,但现在一身力量只能发挥一半,能活下来就不错了,放出这等狂言实在是有些不自量力。

杨开已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等候。

死斗场内,那两个武者之间的战斗已经有了结果,一人被分尸,一人被打残,立刻便有人前去打理战场,那被打残者虽然活下命来,但也是苟延残喘,上去打理战场的人见到此景,向高台上询问了一句该如何处理,得到答复之后回过头直接将那胜者击杀。

血染大地,看台上却传来一阵欢呼。

又等待了一会儿,郁末才冲杨开点头道:“该你了,记住大人昨天说的话!”

杨开表情淡漠,将郁末为自己准备好的面具戴在脸上,迈步朝前走去。

在那对面的一条甬道中,同样也有一人缓缓走了出来,这人生得五大三粗,光着上身,一身血肉高高鼓起,每一块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单是个头便足有杨开的两倍有余。

随着他的逼近,一股冲天的煞气迎面袭来,如狂风暴雨般凶猛,似乎要凭这气势将杨开活生生撕裂。

但杨开岿然不动,如一块万年礁石,这煞气袭到他前方之时,便主动的朝左右两边分开。

看台上,不少人露出了有意思的神色,觉得这一场生死之战应该会很精彩,站在雪莉身边的安灵儿,更是握住了拳头,紧张地注视着。

片刻后,两人在距离十丈左右的地方站定,彼此互相凝视。

对面那壮汉应该是个人类,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抓到魔疆这里来,据郁末之前所说,进死斗场战斗的武者,大多数都跟杨开一样,是被抓来的,为保全性命,不得不与人死战,也有一些是主动投靠到魔族那些大人物麾下的,以此来谋取利益和地位,更有一些是那些大人物自己培养的班底。

可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进了死斗场,那最终的目标都只有一个杀死敌人!

“小子,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么?嘿嘿,跪下来给爷爷磕三个响头,大爷便绕你一命,怎样!”那壮汉忽然沉喝一声,声如炸雷,响在杨开的耳畔边。

这一声怒喝,不但带有威慑敌人的用意,还隐蔽地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