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七百七十七章 魔将雪莉

第七百七十七章 魔将雪莉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不过此刻,她的一双美眸里却满是杀机涌动,一身真元也如毒蛇般传递着危险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杨开眼帘一缩,暗骂勾尺这傻鸟,偏偏要没事要事,居然惹出来这样一个女人。

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也没敢放出神识仔细查探,但直到刚才这个女人出手,他才知道,这一次勾尺似乎招惹了一个不得了的高手。

对方分明是早就已察觉有人在偷窥自己,所以在离开湖面的刹那便动手了。

勾尺却一副不知死活的样子,捂着脸颊叫嚣道:“臭女人,你还敢打我?”

“打你又如何?”那女子冷冰冰地扫了勾尺一眼,“你再敢出言不逊,我便杀了你!”

“你有这胆子?”勾尺嘿嘿狞笑,“你敢动我一根手指试试!”

这话刚说完,伴随着咻地一声轻响,一道尖锐的能量忽然迎面射来,在勾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直接洞穿了他的肩膀。

鲜血喷泉般地涌出,勾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怔怔地望着天上那女子。

他没想到对方真的一言不发就冲自己下手了,肩膀上的刺痛感让他有些惊慌。

他虽然流氓好色,也比较鲁莽,但总归不是太愚蠢,从这女人三番两次施展出来的手段来看,即便他是全盛时期也无法招架,肩头上被开出一个血窟窿,勾尺一下变得老实了不少,虽然神色依旧愤怒难平,却不敢再随意说话了,只是怨毒地盯着那女人。

“人类?”女子又好奇地打量了一眼杨开和安灵儿,黛眉微皱:“什么时候魔族和人类都能勾结到一起了?真是有意思!”

杨开神色暗凛。不着痕迹地将安灵儿护在身后,一身真元暗暗涌动,随时准备出手。

“哼!”女子的琼鼻中迸发出不屑地嘲弄声,仪态万千地从虚空中走了下来,甩了甩湿漉漉的秀发,瞥了勾尺和那魔族人一眼:“你们的真元和神识被人下了禁制,该不会是这人类小子动的手脚吧?”

勾尺不做声,另外一个魔族人却是缓缓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是他。我们只是落难在一个地方。被那里的人禁锢了力量,也多亏了这个人类,我们才能逃出来。”

“无能!”那女子神色一冷,“我魔族儿郎居然还要借助人类的手段才能苟延残喘?你们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世上!”

这般说着,修长的手指屈指一弹,几道能量应声激射出去。

咻咻咻……

那魔族人身上立刻多出了几个血窟窿,闷哼声响起,此人半跪在地,大口地喘息着,眼眸中溢满了惊恐和骇然。

女子并没有下杀手。似乎只是不满他们借助了杨开的力量,略微惩罚了一下他而已。

“这么说,你还算有些本事咯?”女子又饶有兴致地看了看杨开,一股阴柔的神识力量,如冷气般拂过杨开的全身,将他从头到脚查探个遍。

“也没有多厉害!”女子不屑一顾,将注意力从杨开那里收了回来。

沉吟了一阵,女子又冷笑着道:“胆敢对我无礼,你们胆子不小啊。该好好地管教下才行,不过今天我心情好,暂且不杀你们。都跟我回去吧!”

说着,玉手一拂,一件车撵般的秘宝凭空出现,那车撵的正中央位置是一张巨大的香床,粉红色帷幔包裹,阵阵幽香扑鼻而来。

女子轻移莲步,走到了那车撵上,又隔着帷幔打出两道能量。正中勾尺和那个魔族人的身体。

下一刻,两人便感觉自身的禁制被解开了,不禁神色一喜。

“那人族的小姑娘,你上来!”女子斜躺在香床上,曼妙的曲线毕露,一副慵懒的模样,冲安灵儿招了招手。

安灵儿警惕至极,看了杨开一眼,迟疑不决。

杨开微微颔首,安灵儿这才走上撵车,拘谨无比地站在那里。

“你们三个抬着吧,需要我教你们么?”女子懒洋洋地说道,声音酥柔,很是动听。

杨开不禁皱了皱眉头。

勾尺怒道:“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想要老子来当你的轿夫?你可知我是什么人?”

“我管你是什么人,不想死就乖乖听话,否则我不介意送你一程!”女子的美眸中一缕寒光闪过,森冷至极,修长的美指间,真元吞吐,似乎勾尺再敢拒绝,她便要直接下杀手了。

勾尺睚眦欲裂,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却不得不服软,闷声走到前方,将那撵车架在肩膀上。

杨开和另外一个魔族人对视一眼,也无奈地走了上去。

顺着女子指引的方向,三个苦力一路飞奔,速度极快。

在那撵车的香床上,安灵儿端坐着,如芒刺背,一边观察四周的环境,一边遵循女子的吩咐,替她揉捏着肩膀。

女子也没有跟她多交流的意思,只是斜躺在那里,闭目养神,惬意极了。

幽香沿路洒落,杨开一肚子恼火,本来还有心借助勾尺的力量安全离开魔疆,可现在看来怕是不成了,这家伙现在自身难保,杨开也必须得令想他法。

半日后,一座巨大的城池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之中,这城池就坐落在沙海附近,高大的城墙完全是由沙砾融化塑造而成,整个城池都呈现出一种土黄的色彩。

在那城池中,无数魔族人来来往往。

撵车飞到这里的时候,勾尺忽然瞪大了眼珠子,失声道:“沙城?原来你是……”

“闭嘴!”女子眼帘未睁,轻轻地低喝了一声。

勾尺脑袋一缩,连忙噤声,看样子怕到了极点,再无之前的嚣张姿态。

杨开察言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