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七百七十章 安抚和依赖

第七百七十章 安抚和依赖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小玄界内,日子过的很平淡。

勾尺和另外一个魔族人整日里无所事事,真元神识被下达禁制,也没法修炼,无聊的都快霉了。

安灵儿虽然也是如此,但她毕竟是女子,心性淡然些,大部分时间都在呆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和他们相比,杨开就显得异常忙碌了。

阳族人送来了大量的灵草妙药,杨开一边将这些药材炼制成丹,一边吞入腹中吸收药效,而且每一天都还要去神树那里给它输入几滴阳液,日子过的无比充实。

阳族这里的药材档次非常不错,利用它们来炼丹,杨开将之前的种种感悟付诸实践,炼丹术的水准节节攀升,效果喜人。

阳族人也在无时无刻地监视地着杨开的动静,但他们始终无法彻底弄明白杨开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离奇手段安抚了神树。

而且从他坚持每天都去神树那里开始之后,神树就再也没出现以前那种散不稳定能量波动的情况了。

所有的阳族人都欣喜万分,觉得这个人类果真是有些用处,暗地里庆幸当初没有直接杀了他。

唯一让他们感到不满的是,杨开消耗的药材实在是太庞大了,他就象是一个无底洞,怎么也填不满。

若不是杨开的动静时刻处于他们的监视下,他们早就要问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时间悠忽,三四个月一晃而过。

这一日,当杨开给神树输入完阳液之后,神魂灵体照旧遁入树干中查看,举目望去,眼前不禁一亮。

那树干内的混沌神魂能量此刻正急促而有力地跳动着,宛若一只正要破茧而出的蝴蝶般,充满了勃勃生机,而且在杨开的神识感应下,它内部还传达出一些微妙的信息来。

似乎是想要与杨开沟通些什么,却不知该如何表达。

杨开神色一震,知道神树进化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了,照这样的度下去,用不了一两个月,它的意识便会彻底诞生出来,到那时候,它便是另外一种形态的生命之体。

悄悄安抚了一阵,杨开才将神魂灵体遁出,虚弱至极地从那树干上跳下,休息一会之后,径直来到在底下守候的阳族强者面前:“你们准备下,从明天开始,我要住在这里!”

“住在这里?”那阳族强者眉头一挑,神色有些惊讶。

“恩,有些让我很在意的事,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就不两头跑了,住在这边的话,你们的神树出现什么状况,我也能及时现。”

“住在这里倒没什么问题,不过小子,我怎么觉得你是想耍什么花样啊。

”那阳族强者不信任地望着杨开。

“我很自觉的,身为监下之囚,我可不会自讨苦吃,你想多了。”杨开轻笑一声。

“小子识相,不过这事我得先回禀下领,看看他老人家怎么说。”那人点点头道。

“尽快吧,我等你消息。”杨开说完,便直接朝宫殿的方向走了过去。

回到宫殿处,将自己的计划跟安灵儿说了一遍,这女人顿时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你走了,我怎么办?勾尺他们还住在这里呢。”

杨开不禁皱了皱眉,沉思起来。

勾尺这家伙虽然看着还不错,但谁也不敢保证没有了杨开的庇护,他会不会对安灵儿动什么色心,就算勾尺自觉,可还有另外一个魔族人呢。

魔族都是一群暴戾残酷的人,行事全凭自身喜好,跟他们说道理是说不通的。

“那你也跟我一起好了,我就跟他们说需要个人来服侍照顾,估计他们也不会在这方面为难我。”杨开想了片刻道。

“恩。”安灵儿连忙点头,神色也放松下来。

第二日,那阳族强者来到宫殿中,告知杨开领已经答应了他的要求,杨开趁机将安灵儿的事也提了出来。

那强者沉思一阵,也点头同意了,倒没再需要向领汇报。

与勾尺他们说了一声,杨开便带着安灵儿离开了宫殿。

神树下,安灵儿暂且在此安家落户,阳族并没有允许她如杨开一样飞到树干上,只允许她在神树下逗留。

不过只要离杨开不是太远,她便安心了。她也知道,自己现在之所以能够平安无事,完全是因为有杨开庇护的缘故,若是没有杨开,她要么被血祭,要么沦为阳族人的玩物,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她希望看到的结局。

神树上,杨开输入了几滴阳液之后便开始观察那一团混沌神魂能量的反应,和昨天一样,神树依然想要和自己沟通什么,却始终没办法清楚地表达。

杨开的神魂灵体中传达出安抚的波动,抚平了它的急躁,一点点地诱导着它。

说来也是神奇,经过这么长时间阳液的供给,神树对杨开现在处于一种非常依赖的感觉,被他一安抚,不但立刻平稳,反而还流露出一阵阵惬意舒适的情绪。

时间流逝,一切都古井不波。

杨开每日里除了与神树在神魂上有些微妙的沟通之外,便是下去陪陪安灵儿。

为保证神树能够尽快进化,杨开连真阳诀都不敢运转,免得从它那里吸收能量,延缓了进化的进程。

神树一点一滴的变化,没人察觉到,除了整日与它尝试交流的杨开。

而那一团混沌的神魂能量似乎已经到了一种极限,眼看着便要生些让人想象不到的变化。

在杨开和安灵儿住在神树边一个多月后,某一日,当杨开又一次将神魂灵体遁入树干中的时候,神树的那一团神魂能量中忽然迸出一股欣喜的波动,仿佛是苦等许久终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