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七百四十章 秘闻

第七百四十章 秘闻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冰宗上空,千皓神色变幻,显得尤其的复杂,杨开紧皱着眉头,一霎不霎地盯着他。

“小子,你从哪里找到这东西的?”蓦然,千皓抬起头冲杨开问了一句。

“距离此地大概半日路程,一座冰山内。”杨开随口答道,“怎么了?”

千皓没有回答,神色反而更加凝重不少,忽然,仰天长啸一声,啸声中传达出浓浓的警示味道小说章节。

杨开的目光闪了闪,他发现自己似乎弄错了什么事,或者说无意间牵扯到了冰宗某根敏感的神经。

那冰块被封印的到底是什么人的骸骨?为什么千皓一见到便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他在传出警示的同时,神识也依然锁定了地上的那冰块,似乎不敢有丝毫放松的样子。

听到他的啸声,冰宗内人头攒动,超凡境以上的强者们纷纷出动,在冰主青雅的带领下,齐齐来到这片上空。

“发生什么事了?”青雅一来便急忙询问。

若非重要的事,千皓也不可能这般紧张,她当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你们跟我来!”千皓说了一声,迅速朝下飞去,一身真元悄悄凝聚着,随时都可能会爆发出来。

杨开的面色古怪,也一头雾水地跟上冰宗众人的步伐。

地面上,冰宗所有人都围聚着那冰封了漆黑骸骨的冰块,不少人皱眉打量,面色狐疑,显然也跟杨开一样摸不清头脑,倒是青雅和其他入圣境长老,在看到这骸骨的时候,全都勃然变色。

“你们都远离一些!”青雅连忙吩咐。

那些超凡境强者面面相觑,却也没多问,遵循青雅的吩咐,纷纷退避。

很快,冰块旁只留下了青雅和四位长老。还有杨开六人。

“从哪弄来的?”青雅沉声询问。俏脸凝重。

“是这小子找来的。”千皓指着杨开答道。

“杨开,你从哪里找到这个的?又是怎么发现他的?”青雅连忙仔细地询问起来。

见她一脸严肃的模样,杨开也知道有些不对劲了,连忙将之前发生的种种说了一遍,众人听在耳中,脸色越发沉重。

“怎么?他不是你们冰宗的弟子?”杨开皱眉询问,本是一番好意。没想到给冰宗带来了麻烦,杨开也有些尴尬。

“此等凶獠,怎会是我冰宗弟子?”千皓冷哼一声,面上涌出疯狂的恨意。

“凶獠?”杨开惊愕连连,“额,我不知道他和你们冰宗有过节。我只当他是你们失踪遇难的弟子,这样吧,我再把他弄回去好了。”

“别动!”青雅连忙制止了杨开,冲其缓缓摇头。

杨开哑然失笑:“你们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不管他生前是什么样的人,现在都已经死了,这么警惕做什么?”

“谁说他死了?”千皓冷哼。

杨开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收敛了,皱眉道:“什么意思?”

“他没死。他还是活的!”千月俏脸有些发白。低声喃喃道。

杨开傻眼了,扭头望了望其他人。赫然发现他们竟没有反驳的意思,显然全都认同了千月的话。

“他没死?可是这人不是连血肉都没有了,只剩下骸骨和经脉,怎么……”

青雅轻轻地吸了口气,打断了杨开的话,柔声道:“这世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生命体,都是你未曾听闻过的,谁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诞生的,但是这些奇怪的生命体,却拥有比血肉之躯更强横的力量。”

杨开一下子想起了玉中真灵!

玉中真灵也算是一种生命体,它也没有血肉之躯,但是它如果长成的话,却能具备毁天灭地的实力。

所以青雅这话虽然让他有些难以理解,但他也能很快地接受。

“不过你们也不用紧张,这个看样子不算太强。”青雅微微笑道,听她这么说,千皓等人才放松下来。

“杨开,东西是你带回来的,你得帮忙处理下。”青雅又望着杨开。

“恩,宗主请吩咐!”

“烧了他吧。”青雅指着面前的冰块道。

杨开一言不发,运转真元,一股灼热逼人的能量直接将那冰块包裹。

肉眼可见地,那冰块迅速融化,很快,被冰封在里面的骸骨露了出来。

正当杨开要加把力气,将其一举焚灭的时候,一股及其凶恶暴戾的气息,蓦然从那骸骨中传达了出来。

杨开一怔,旋即面色大变,因为他发现,那具骸骨的两个眼眶中,居然闪烁起两点绿油油的色彩,犹如人的两只眼睛,透着及其危险的光芒,与此同时,骸骨诡异地动了起来。

似乎是在挣扎。

青雅俏脸阴寒,迅速出手,打出几道能量,将那骸骨定在地上。

杨开的真元喷涌的更加狂暴。

耳畔边,似乎响起了嚎叫的声音,一股残忍凶暴的神念游荡在众人四周,渗透进每个人的脑海,企图干扰众人的心神。

冰宗的入圣境强者们无动于衷,杨开同样表情不变。

这让一直关注他的青雅不禁对其有些刮目相看,她还以为杨开多少会受到些影响,没想到他居然也无视了。

那响在耳畔边的惨嚎越来越凄厉,越来越急促,透着一股浓浓的叫嚣感。

渐渐,惨嚎声微弱下来,直至消失不见。

呼……

漆黑的骸骨终于被点燃,一下子烧成了齑粉,彻底消失在这世界上。

望着这离奇的场景,杨开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

他以前可从未想过,没有血肉之躯,也能存活,也有自己的意识。

“宗主,是不是可以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