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七百三十四章 冰身锁心

第七百三十四章 冰身锁心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冰山外,冰宗之主青雅诡异现身,不但没对杨开表露出任何不满和敌意,反而还很随和,这让杨开也不好意思再闹下去了。

他本已决定与冰宗撕破脸皮,在这里好好地大闹一场,然后把苏颜给带走的。

但冰主青雅的态度却让他有招也使不出力气,人家笑脸相迎,自己若是在如刚才那样,就显得有些无理取闹了。

“你是来找苏颜的吧?梦无涯之前说过这事。”青雅依然柔声询问着。

杨开微微颔首。

“不瞒你说,苏颜出了点意外。”

杨开的脸色莜地一冷,青雅连忙道:“不过你放心,她并没有生命危险,只不过是冰封了自己。”

“冰封了自己?”杨开皱了皱眉。

“她现在的状况,是她自己选择的,当然,我冰宗也有一些责任,你随我来吧,见到她你就知道了,一两句话说不清楚。”青雅冲杨开招了招手。

“宗主……”千月连忙喊了一声,看那架势是想阻止,却被青雅瞪了一眼,连忙闭嘴,讪讪不语。

“对了,在此之前,你能不能先将我冰宗弟子识海内的那些小虫子收回去?这些虫子既然是你放出来的,应该有办法收回吧?”青雅笑吟吟地望着杨开。

“不好意思,在确认我师姐的状态之前,我不准备将那些异虫收回。”杨开缓缓摇头,他现在只有这一招杀手锏,以两百多冰宗弟子的性命为要挟,才能让冰宗投鼠忌器,虽然感觉这个青雅是可信之人,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收了噬魂之虫,对方忽然冲自己下杀手,杨开可没本事能在入圣三层境手下活命。

“真够小心的。”青雅无奈摇头,“这样的话,我冰宗这些弟子不会出事吧?”

“我说过,半个时辰内,他们没有生命危险。”杨开神色淡漠。

“那行,你先随我来,千月你也来,千皓你们就在外面照看下这些弟子。”

“是。”众人齐齐应诺,态度恭敬,千皓更是冷冷地盯了杨开一眼,威胁道:“小子,你可别耍什么花招,要不然有你好看。”

杨开懒得理会他。

随着青雅往前飞驰,在之前杨开感受到苏颜气息的那座冰山前停下,青雅挥动玉手,那冰山的山腰处,诡异地出现了一扇大门。

这大门也是冰晶雕琢而成,上面流淌着玄妙的能量,还有一道道隐约可见的阵法纹路,显然是可以隔绝神识的查探。

进了冰山内部,一股彻骨的寒意从四面八方袭来,杨开神色微凛,连忙运转真元,驱除周身的寒冷。

感受到他体内炙热的能量,千月大为不喜,俏脸上流露厌恶的神色。

他们冰宗每个人都是修炼的冰系功法和武技,对这种相克的能量最敏感排斥不过。

冰山内部,晶莹剔透,内部的道路也宛若水晶铺设而成,美丽异常,处处点缀着照明用的奇石,将那冰晶甬道印照的光彩夺目。

一路往下行去,杨开的呼吸渐渐沉重不少,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距离苏颜,越来越近了。

约莫走了半盏茶的功夫,三人才来到一间巨大的冰室前,青雅回首看了一眼杨开:“苏颜就在这里面,但是你得跟我保证,等会不要太激动。”

“我知道。”杨开淡淡地应着。

青雅微微颔首,推开了冰室的门,第一个走了进去,杨开和千月紧随其后。

冰室内,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冰床,而在那冰床上,苏颜正紧闭着双眸,周身被冰块包裹,似乎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杨开眼帘一缩,心中升起了滔天怒意,但很快又压制了下去,缓缓地朝冰床边走去。

青雅和千月全都在凝视着他,两人诡异地发现,这个行事张狂作风阴毒的年轻人在见到苏颜的一刹那,狰狞的脸庞便平和了起来,那一双眼眸中也透着一股浓浓的思切之意,温柔的几乎快要滴出水了。

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已,精彩纷呈,似乎有些惧怕,也有些期待,一步步地朝那边接近。

走着走着,他的表情冷静下来。

来到冰床前,凝视着床上的玉人,杨开嘴角弯出一个微小的弧度。

苏颜就躺在床上,生命无碍,但她的全身都被一种异常诡异的冰块包裹,似乎被冰封在其中,对杨开的到来没有丝毫反应。

杨开伸出一只手,却触碰不到她。

静静地观望着,苏颜的神态平静,两只手自然地搭在自己的平坦的小腹上,她在冰封之前好像就有了相当高的觉悟,并没有丝毫痛苦。

而且此刻,苏颜体内的真元依旧在迅速运转,她所修炼的功法依然保持着运行的状态,比起平常时候还要迅疾快速。

知道杨开现在心绪起伏,青雅和千月都很识相地保持了安静,没有打扰他。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着,青雅表情不变,倒是千月有些不耐烦了。

两百多冰宗弟子逢遭大难,若是半个时候后杨开不将噬魂之虫收回的话,他们就死定了,忍不住催促了起来:“小子,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你再怎么看,也唤不醒她,她不但冰封了自己的身体,连自己的意识都冰封了。”

杨开蓦然回首,冷冷地盯了她一眼。

千月不自觉地移开了目光,似乎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这是一招武技吧?”杨开又看向青雅,开口询问道。

青雅微微颔首:“不错,是我冰宗不传之秘,冰身锁心!施展之后,凝结全身真元,将自己的身心冰封,会在一瞬间失去所有的感觉。”

“那我师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