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七百二十四章 柳暗花明

第七百二十四章 柳暗花明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从那个方向上,一股凌厉的气势升腾而起,显然是有强者正在飞驰而来。

这个程家在水蓝城也算是一方势力,家族中自然是有超凡境强者的,感觉到花园这边的战斗波动,立刻便要赶来看看。

人还未到,厉喝声便已传来:“谁在我程家撒野?”

杨开扬了扬眉,站在原地静静等待着,并没有要逃跑的意思。

来人有着超凡一层境的修为,与如今的杨开修为相当,虽然人数有两个,但杨开也是丝毫不惧。

同等级的战斗,没人能胜得了他。

片刻后,左右两方,两个老者同时降临,一人穿着土黄sè的衣衫,一人穿着淡蓝sè的衣衫,待看到花园里的惨状之后,皆都是神色一凛。

杨开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这两个老者都是肢体不全,一个断了一只臂膀,一个断了一条左腿,如今那臂膀和左腿的位置上,也不知道是用什么秘宝替换上了,看上去栩栩如生,却透着一股金属的冰冷感。

“小子,这些人是你杀的?”那黄衫老者当即怒喝一声,睚眦yù裂。

杨开微微点头,并不否认。

“你为什么要杀我程家人,我程家与你何冤何仇?”蓝衫老者愤怒地嘶吼。

“无冤,也无仇!”

“那你还下此毒手?当我程家是好欺负的不成?”说话间,两个老者的真元凝聚了起来,显然是yù准备动手,替死去的人报仇雪恨。

杨开的从容淡定,让他们知道对方显然是有些本事的,而且神识探查过去。对方也如无底洞般,根本查探不出什么端倪,这让他们不免有些忌惮,不知这小子到底什么出身,年纪轻轻的实力却如此高深莫测。

“今rì你若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程家便与你誓不两立!”黄衫老者脸sè涨得通红,咬牙吼着。

“誓不两立么?”杨开低低地冷笑着,“也好,先打了再说。我还有些事要问你们!”

死去的那个青年不知道梦无涯和夏凝裳的去处,但是这两个老者可能知道。

说话间,灼热的神识忽然迸发了出来,卷起焚尽一切的意境,已在无影无形之中。轰向那两个老者。

对方的年纪不小,修炼的时rì不短,识海的防御自然不是那么脆弱,而且他们身上也佩戴了防御用的神魂秘宝。

但直到身上的神魂秘宝闪烁起光辉,他们才反应过来,感受到那灼热的气息,纷纷面sè大变。惊恐莫名。

得了李老的指点,对于神识之火的运用,杨开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神识之火,不但用在炼丹中异常好使。在战斗之中也是如此。

这是他晋升超凡境之后的第一战,对手还是两个同等级的武者,自然是有心要好好检验下自己现在的战力。

所以出手也是毫不留情。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两人居然如此不堪。识海的防御轻易地被撕毁,若不是那两件防御秘宝起了作用。只此一击,杨开便能将他们的神魂焚烧掉。

绕是如此,两个老者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纷纷施展手段,守住周身。

杨开的神识之火已莜地收回,身形如电,奔袭到两人面前。

轰轰两掌,两个老者的身体如纸鸢般飞了出去,半空中呕血不断。

跌落地面,还没爬起来,杨开的身影已印入他们的眼帘中,如高山般不可攀越,遮蔽了他们头顶的阳光,让他们的眼前一片灰暗。

毫无反抗之力!

两个老者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杨开也有些不满意,他觉得自己找同等级的武者试手,似乎是做错了。

危险的气息笼罩这两个老者,让他们根本不敢妄动,只能躺在地上,心中泛起一股子凉意,心神如坠深渊,黑暗不见五指。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黄衫老者还算硬气,强忍着心头的恐惧,想探听杨开的来历。

杨开摇了摇头:“我是谁你们不用管,我问你们一些事,回答的让我满意了,我可以放了你们,若是不满意,嘿嘿……你们程家今rì就在这里灭门吧!”

冷酷无情的话语,让他们胆战心惊,连忙点头不迭,从杨开对付他们的手段来看,对方确实有将程家灭门的本事。

“两年前,你们程家是不是接待过一个老者和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杨开直视他们的双眼,沉声询问。

此言一出,两个老者脸sè陡然一白,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般,眼眸里溢满了仓惶之sè。

那黄衫老者道:“原来你跟他们是一起的!小兄弟,程家逆子做错了事,他也付出了代价,就连我们二人,也为此受到了惩罚,如今事隔两年,何必要赶尽杀绝?”

那蓝衫老者也是连忙点头:“我们程家已经得到了教训,这事应该完了吧?”

杨开眉头皱了皱,他发现对方似乎误会了自己。

目光闪了闪,道:“你们的手和腿,是被那老家伙斩掉的?”

两人都点了点头,一脸的心有余悸,有些不太愿意回想起两年前的事。

杨开咧嘴一笑,心中对梦掌柜的不满这才消除不少。

有人敢对夏凝裳下药,以梦无涯的个xìng,确实不会只打断那青年两条腿那么简单,原来程家的两位超凡境,也受到了惩罚。

黄衫老者开口道:“那位前辈似乎与我程家一位祖上有些交情,来这水蓝城,便进了我程家,做客的那几rì,我程家以礼相待,却不想……哎,我程家逆子竟打起了他那徒儿的主意,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