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七百二十一章 意外的线索

第七百二十一章 意外的线索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许久之后,杨开的双眸才忽然恢复清明,面上闪烁着若有所思的神色,伸手将自己的丹炉召唤了出来,又从黑书空间里取出几味药材。

神识之火迸发,包裹那几味药材,在灼热能量的烘烤下,这些药材很快便被凝练成药液,有次序地投入到丹炉之中。

神识之火转而包裹着丹炉,那些药液在丹炉内进行着可喜的蜕变融合。

不过片刻功夫,清新的丹香便弥漫在厢房之中。

一声轻响传出,丹炉里一枚滚圆的丹药应声飞出,杨开一把抓在手上,仔细查探一番,面上露出一抹微笑。

灵级丹!轻松炼制了出来,比起以往用真元炼制丹药,更加快捷方便,单在时间上便缩短了很多,而且杨开能感觉到,如果自己熟能生巧,将神识之火运用的得心应手的话,炼制出来的丹药品质也会很高。

用神识之火炼丹,跟用真元炼丹,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整个过程,李老和翟耀也在全神贯注。

翟耀看得啧啧称奇,即便看到无数次老师用神识之火炼丹,但依然不免有些惊叹之感,对于无法具备这种优势的他来说,自然是相当羡慕杨开的资本。

李老也是赞许地点头,双眸中熠熠生辉,杨开的领悟能力和资质,让他觉得自己的经验,所托不虚。

他必定能将自己的经验吃透,在此基础上还会有自己的见解和发展。

“多谢李老指点!”杨开将灵丹收起。正色抱拳。

“呵呵,小兄弟客气了,老夫传授你这些,其实也是有条件的。”李老微微一笑。

“李老请说。”

“老夫想问一问,你的神识之火是如何诞生的?而且,我观你的神识之火的强度,似乎比起老夫都毫不逊色,以你的年纪,我很难想象你能将神识之火修炼到这种程度,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与老夫说说?”

杨开沉吟了下,开口道:“恩,关于第一个问题,其实是不经意间出现的。我曾经有一块玉中真灵,本想吞噬玉中真灵的能量,增强自身的修为和战力,但没想到在那一次修炼中,阴差阳错地修炼出了神识之火。”

“玉中真灵?”李老闻言神色一变,“你胆子可真不小。这东西也敢吞噬。”

“当时没想太多,现在回想下。确实挺危险的。”杨开咧嘴一笑,“幸好那玉中真灵也不算太强大,要不然这条命就算是交代了。”

李老微微点头,沉思起来:“原来吞噬玉中真灵也可以生出神识之火,不过这个方法还是有些太过冒进。”

他问这些,显然也是为翟耀打算,想让他也具备神识之火,杨开的办法,并不适合翟耀。

且不说有没有危险。即便没有危险,也不一定能让翟耀生出神识之火,巧合的成分太大了。

“关于第二个问题……”杨开缓缓道:“我的神识之火之所以能与李老不相上下,我想大概是因为我吞噬过别人的神识之火的缘故,并非我自己苦修得来的。”

“吞噬别人的神识之火?”李老勃然变色。

“李老误会了,不是我强取豪夺,是在某一个地方。有许多具备神识之火的武者死亡,他们的神魂能量保留了下来,我机缘巧合才得以吞噬的。”杨开解释道。

“你的机遇真是让人眼红!”翟耀羡慕死了。

普天之下,具备变异神识的武者纵然稀少。可总是有那么一些的,只能说,具备神识之火的高级炼丹师,恐怕只有杨开和李老二人。

或许还有其他人具备神识之火,但是他们不精通炼丹,只能用之来战斗而已。

“老夫了解了。”李老微微点头:“多谢小兄弟为老夫解惑,这对老夫有很大的帮助。”

“李老客气,晚辈从李老这里也获益匪浅。”杨开连忙道,想了想,开口询问道:“前辈刚才是不是还有事情要告诉我?”

之前李老猜出杨开拜入天霄宗没多久,却没透露原因,这让杨开有些在意。

李老这样的人,不会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他既然这么做,肯定是有些深意的。

“恩,此事或许与你有关,或许没有关系。”李老呵呵一笑,伸手拿出一枚灵丹来,递给杨开。

杨开接过,仔细看了看,愕然道:“这不是我炼制的那枚灵丹么?”

这颗灵丹,正是上次他在客栈中和翟耀比试的时候炼制出来的,上面还有丹纹的存在。

“小友若是方便的话,能不能将炼制这枚灵丹时所用的灵阵刻画出来?”李老和蔼说道,“放心,老夫并不是要窥探你的所学,只是有些疑惑而已。”

“没什么不方便的。”杨开呵呵一笑,对李老这样的人物,他还是很放心的,运转真元,在丹炉里将之前用到的灵阵刻画了下来。

很快,灵阵刻画完毕,杨开将丹炉递了过来。

李老接过,查探一番,面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随手又将丹炉递给了翟耀:“你看看。”

翟耀一脸迷茫的神色,接过查探起来,片刻后,不禁轻咦一声,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怎么了?”杨开被这师徒二人弄的一头雾水。

“有意思。”翟耀笑吟吟地打量杨开,“杨兄用的这灵阵,与我们现在用的有一些微妙的不同啊,似乎是很古老的手法。”

“恩。”李老微微颔首,“确实是很古老的灵阵,是失传的一种,与我们现在所用的灵阵比较起来,无疑更好用一些。”

“我从一本很古老的典籍中学到的。”杨开解释了一句,“李老若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