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六百九十四章 绮秀峰

第六百九十四章 绮秀峰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祝各位书友端午节快乐,身体健康.

………………

这座山峰,美丽异常,峰顶上瀑雨纷飞,高山流水,宛若银河倾斜,水雾缭绕,迎面扑来一股清晰自然的感觉武炼巅峰。

绯雨带着杨开穿过那倾斜而下的瀑布,落在半山腰处的一个山洞前。

杨开深深地吸了口气,身心放松,感知一番,却现里面没有一个人。

“这是绮秀峰,是我住的地方,我们四大护法,每人都有一座自己的山峰,他们那边很热闹,不过我嫌吵,就独自一人居住了,跟我来吧。”说着,领着杨开朝山洞内走去。

山洞内部及其宽敞,也很干燥整洁,在那山腹中,一间间石室巧夺天工地被开凿而成,石壁上到处点缀着散光芒的奇石。

这里,甚至连一点异味都没有,反而还充盈着淡淡的香气。

杨开看得啧啧称奇,本以为象绯雨这样嗜酒的女人肯定没什么女儿家的样子,却不想她的住处这般精致。

“小师侄,要不你以后就住在这里陪我好了,师叔一个人,怪孤单的。”绯雨也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忽然来了一句。

“我住这里?”

“对呀。之前把你安排在山谷,是不知道你的来历,既然你也算是我天霄宗弟子,便有权利选择一座山峰居住,而且,你若是炼丹的话,应该需要一个安静舒适的环境吧?我这里不错哦,苍炎他们那边每天人来人往的,肯定会打扰到你。”

“这里的条件确实不错。”杨开点点头,表示赞同。

“好好考虑下吧,师叔认真的呢。”绯雨嫣然一笑,红晕满布的脸蛋犹如熟透的水果。

在山腹中拐拐绕绕。很快,便随着绯雨来到一处空旷的场地。

绯雨虽然嘴上说着苍炎那群混蛋只知道惦记她的千红花酿,但到了这里,还是热情地布置起来,摆放好桌椅,取出几坛自己酿造的千红花酿,又端来珍藏的灵果。

才刚安置妥当,不远处便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旋即,苍炎武炼巅峰。力丸和另外一个身形欣长消瘦的男子大步迈进。

“我似乎闻到了酒香!”力丸两条粗重浓厚的眉毛猥琐地跳动起来,夸张至极地嗅着空气。

苍炎背上背着一只杨开未曾见过的妖兽,雄赳赳气昂昂而来。

待看到桌子上的酒坛之后。两人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舔着脸道:“绯雨果然是好姑娘。”

绯雨脸色阴冷,斥道:“一人一坛,喝完滚蛋!”

“够了够了!”力丸连忙点头,抱起一个酒坛子就不愿意撒手了。

杨开悄悄地在打量那第三个人。这个人应该就是天霄宗四位护法中的最后一位了,同是凡三层境的水准,但杨开敏锐地现,和苍炎的压迫,绯雨的绵柔,力丸的诡谲不同。这个人的气息显得尤其凌厉。

对方似乎也在看他,忽然咧嘴一笑:“这就是新来的小师侄?”

他一咧嘴,杨开险些笑场。

因为这个人。居然长了一口夸张的龅牙。

本来他觉得力丸已经够猥琐了,可和眼前这位比较起来,还是有些小巫见大巫的感觉。

天霄宗的这两位强者,当真是很有特点。

“杨开见过师叔!”杨开一本正经地行礼。

飞箭微微颔,忽然摆出一个拉弦搭箭的姿势。

嗡……

天地似乎有些颤抖。周旁的灵气为之一滞。

杨开本能地眼帘一缩,这一刻。他不禁生出一种被毒蛇盯上的危机感,避无可避。

苍炎,绯雨和力丸都默不作声,只是笑吟吟地看着杨开。

飞箭的食指捻动着,忽然,咻地一声传出,一股无形的攻击直冲杨开奔来。

杨开的眼珠子瞪圆,磅礴的真元透体而出,凶猛一拳朝前方迎去。

轰……

能量紊乱,真元跌宕,杨开身形未动。

四位护法的眼前一亮。

飞箭咧着龅牙道:“还不错啊,苍炎跟我说,你的实力比一般的神游境要厉害很多,我还不怎么相信,现在看来,我天霄宗又多一位栋梁之才。”

“师叔是用箭的?”杨开的目光闪了闪。

飞箭微微颔:“是。”

绯雨凑了过来,小声地在杨开耳边嘀咕道:“这是个阴险的家伙,从不跟人正面打斗,但躲藏在暗处,没人能躲避得了他的利箭,你要是想学怎么阴人的话,多跟他请教请教。”

杨开点了点头,他明白飞箭刚才那一击只是试探,并没有带任何敌意和恶意,但即便是那样的一击,也险些出杨开能承受的范围。

天霄宗这四个人,每一个都不可小觑。

“相由心生嘛。”绯雨忽然大有深意地娇笑着。

“喂,注意措辞。”力丸顿时不乐意了。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我等这千红花酿等了五十年,开喝吧。”苍炎走上前拿起一坛,揭开封泥,仰面灌了一口,面色顿时红润起来,大赞道:“好酒。”

见他这般大快朵颐,力丸和飞箭也按捺不住了,连忙加入其中。

杨开坐在一旁,拿着一枚灵果慢慢吃着,看着众人豪爽奔放的姿态,心中生出一股温馨的感觉。

这四位师叔感情应该很好,偶有争执打闹,那也是兄弟姐妹之间增进感情的催化剂。

酒过三巡,各人丑态百出,再也没有凡境强者应有的姿态。

绯雨的肌肤上泛着红光,醉醺醺瞥了杨开一眼,随手将自己的酒坛丢了过来,娇笑道:“小师侄,你也喝一口。”

杨开接过,看了她一眼,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