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六百五十八章 绝望的战斗

第六百五十八章 绝望的战斗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沉寂多年的火山忽然爆发,在那火山口喷出一道道让人心悸的岩浆的同时,天空中忽然闪现出一条条炫目的闪电,那些闪电如灵蛇般轰击下来,密密麻麻,数不胜数武炼巅峰。

一个个古魔族人正在躲避岩浆的,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那些闪电击中,瞬间爆成一团团血雾,竟连骨头渣都没留下,死得及其凄惨。

更多的古魔族人面色骇然,眼眸中溢满了恐惧,连忙将实力展开,下意识地朝四周逃去。

咔嚓嚓,岩浆和闪电双管齐下,整片火山区域刹那间成了一片死域。

天威浩荡!

丽蓉,花墨和楮见三大统领都变得神色凝重至极,不敢多做停留,纷纷朝后掠去,他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怎样的变故,但这样的天威,连他们三人都不敢轻易触及。

云霄深处,天雷轰鸣,火山下方,岩浆齐射。

这样的天威震撼了每一位古魔强者,让他们心头战栗。

在这片小玄界中,他们从未遭遇过太大的危险,但今日,他们见识到了。

不大片刻功夫,楮见和丽蓉花墨的两方人马便避开了火山口附近几十里,抵达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双方隔着几十里,遥望火山口的变故,一时无言。

丽蓉面如死灰,如果说刚才她还对杨开和寒菲的生死抱那么一线希望的话,那现在这份希望被现实的残酷无情地剿灭了。

在这样的天威下,丽蓉觉得,杨开和寒菲不可能还存活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混乱不堪的火山口中,蓦然冲出来两道身影武炼巅峰。

在那一道道岩浆和闪电的干扰下,没人发现这两道身影的存在,所有人的心神都已被那浩瀚的天威吸引。

出了火山口的瞬间,杨开和寒菲两人也是面色大变。

他们没想到费尽心思逃出火山,居然迎来了这宛若末日般的一幕,四周尽是死亡的气息弥漫,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惶恐之情。

“快走!”寒菲娇叱一声,到了这里,她便不需要再由杨开庇护了,反而是运转真元,将杨开包裹着,领着他朝一个方向飞出。

杨开没有迟疑,赶紧擎出了骨盾,真元灌入其中,骨盾的兽口狰狞洞开,被他顶在上方,成为两人挡下致命攻击的壁垒。

轰轰轰……

闪电一道接一道地打下,全被骨盾吸收,但才接下三五道闪电,杨开便发现,这件已经被精炼成玄级上品的防御秘宝,竟有些撑不住的迹象。

好在寒菲的身形及其灵活,带着杨开不断地在岩浆和闪电的交错下穿梭,每每总能避开危险的地方。

片刻后,两人总算是脱离了最危险的区域。

“前方有人!”杨开眼睛一眯,冷喝一声,旋即面色微变:“是楮见!”

“坏了!”寒菲也芳心一寒,她没想到楮见居然在外面等了这么久。

她和杨开两人在火山内部少说停留了有半个月时间,楮见这个人居然这么有耐心,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准备跑吧。”杨开神色阴沉,轻声在寒菲耳边道。

寒菲微微颔首。

就在两人发现楮见他们的时候,对方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待看清杨开和寒菲的身形后,楮见不禁面色一喜,狞笑道:“他们居然还活着,哈哈哈,真是天也助我!”

这般说着,遥遥朝火山的另一边望去,根本看不到丽蓉和花墨的情况。

楮见心头大定,他看不到那边的情况,那边的人也肯定看不到这边的情况,也就是说,他完全有机会在丽蓉反应过来之前,将杨开和寒菲擒拿住。

只要擒拿了这两个人,楮见就有了和丽蓉作对的筹码!

丽蓉似乎在意这个人类超出了对寒菲统领的关心,楮见很想知道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对面不远处,那个人类和寒菲在逃离最危险的区域后,已经变了一个方向,正朝侧面掠去,显然是想逃出自己的视野。

楮见冷笑一声,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施展出魔神变。

狰狞的面目迅速被漆黑的魔纹覆盖,显得越发恐怖,超凡两层境的顶尖修为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一身气血之力和战斗力也飞速上涨。

身形一晃,楮见便已拦在了寒菲和杨开面前,冷声道:“你们倒是命大,但这一次你们就没这么好运了!寒菲,将他交出来吧。”

这般说着,大手便朝寒菲抓了过来。

寒菲冷哼,随手在杨开身上用了点力道,将他朝远方抛去,连忙也施展魔神变,阻挡下楮见的攻势。

尽管彼此的实力差距一个小层次,但寒菲用尽全力多少也能拖延一点时间。

上次被楮见一击重创,只是对方突然展现出隐藏的实力,打了寒菲一个措手不及而已。

杨开当然明白寒菲的用意,顺着她扔出去的力道窜出老远,但下一刻,他便被十几个古魔一族的强者围住了。

这些人全都是楮见的手下,最次也是神游境顶峰,其中甚至有两三位是超凡境高手。

杨开凌立在半空中,皱眉望着四周的敌人,心神沉重,他从这些人身上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人类,随我们走一趟吧,楮见大人要你帮点忙!”一个超凡三层境的壮汉冷冷地望着杨开喝道。

“我若说不呢?”杨开两眼眯成一条缝隙,其间光芒闪烁。

“那你就要吃点苦头了。”那壮汉冷笑一声,大刺刺地朝杨开飘了过来,伸手朝他抓去。

他的那只大手飘忽不定,印入杨开眼帘,杨开却根本看不清他出手的轨迹,只觉得一